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重擊者(六)吳元春分屍案・柳永哲殺人事件・下車

吳元春,1970年生,國籍中國,犯下驚動韓國社會分屍案「吳元春人肉事件」。 圖/...
吳元春,1970年生,國籍中國,犯下驚動韓國社會分屍案「吳元春人肉事件」。 圖/取自뉴스zum

吳元春殺人事件,於2012年4月1日被韓國警方宣布破案,而警方於當日吳元春的自宅內,抓到犯下分屍案重大嫌疑犯的中國人——吳元春

吳元春,1970年生,國籍中國,2007年入境韓國之後,居住在有將近一千名女性的鄉里,尋找下手目標。他為了做生意(走私人口及人體臟器買賣),隨身攜帶四支電話,一方面接洽生意,二方面則是躲避警方查緝。

吳元春時常往返中韓,根據警方調查,在他們逮捕吳元春時,發現他在2007年到2012年這段期間,匯款給在中國大陸的妻女金額高達五千六百萬韓幣(折合台幣約180萬元左右),而銀行帳號內還有將近七百萬韓幣的存款(折合台幣約20萬元左右),可見吳元春的生意做得相當成功。

此外,吳元春每週至少買春一次,且每天至少瀏覽色情網站三次以上,在他犯下驚動韓國社會分屍案的當天,甚至瀏覽色情網站高達三十八次。在犯案時,他總是香菸不離身,在犯案現場地上,都可見到他抽完丟棄的眾多煙蒂,可以推想,他最後一次性侵二十八歲女性上班族被害者的時候,邊抽著煙,邊用尖刀把被害者的屍體大切365塊,分裝進十三包黑色塑膠袋毀屍滅跡的過程,是有多麼享受分屍的快感。

韓國人把這樣駭人聽聞的分屍案,稱為「吳元春人肉事件」(오원춘 인육사건),或稱「水源分屍事件——吳元春」(수원 토막 사건 오원초)。

但說到駭人聽聞驚動韓國的分屍案,韓國人心目中最深的痛,莫過於頭號變態殺人魔——柳永哲(유영철,1970.4.18-2004.12.13)殺人事件,甚至2008年,韓國電影公司還以這一位真實存在於「我們」社會內的連鎖殺人事件為底本,改編成電影「追擊者」(충격자),轟動了韓國社會。

柳永哲於2003年9月24日開始犯案,當日是星期三的清晨,他隨機在首爾富人區——江南新沙洞(신상동)附近,殺害了兩位老人家。被害者分別是淑明女子大學名譽教授李真秀(이진수,73歲,音譯),以及他的夫人李肅貞(이숙진,68歲)。

兩人的死法如出一轍,頭部遭到重物攻擊而死,兇手手法殘忍,不僅只重搥死者頭部一次,根據法醫採證,男性頭部至少遭受了五次重擊,打到頭蓋骨崩碎,腦髓外流致死,而女性死者頭部至少也遭到異物攻擊三次以上。在案發現場,還可以看到死者與兇手在室內打鬥、掙扎的情況,住宅亂成一團。

當然這樣的推斷,是從死者身上、脖子與手臂上被兇手畫出的刀痕,以及死者因打鬥而弄斷的多處骨折得知。但案發之後,柳永哲並沒有帶走被害者家中任何值錢的財物。

2003年10月9日,星期四,擔任停車場管理員的高尚秀(고상수,音譯,61歲),傍晚下班回到家時,家中沒人來開門,也沒有家人的應答聲。迎接高尚秀的,是躺在玄關處早已斷了氣的高姓孩子(34歲,弱智人士)屍體,以及躺在玄關旁洗手間門口,頭部慘遭重擊,血流滿地的姜姓母親(85歲),在房內李姓妻子(60歲)冰冷地趴躺在地板上。

2003年10月16日,富人區三成洞(삼성동)住宅區傳出兇殺案,在警方破門而入時,發現女性被害者游智慧(유지혜,音譯,69歲),疑似在兇手一進門便遭受攻擊,她被打得頭破血流,奄奄一息地躺在家裡玄關廁所處被警方發現,儘管警方緊急呼叫救護車,但游姓被害者頭部遭受到重物屢次重擊,受傷極為嚴重,在送醫途中,終究因血流過多,不治身亡。

兩件慘案發生將近一個月之後,2003年11月18日,於鐘路區惠化洞(혜화동)又發生一起兇手闖入民宅,並殺害宅內主人金鍾石(김종석,音譯,87歲)與裴姓女管家(53歲)事件。

起初,警方推斷,就地理位置而言,惠化洞與江南區仍有一段不算近的距離,就地緣來說,發生在惠化洞的此一事件,應該跟發生江南區的連鎖殺人事件沒有太大關連,但根據法醫的解剖報告來看,死者身上、頭部所受到的重傷,以及檢警採證到的兇手侵入民宅的足跡,跟江南區發生的三樁命案一致。

換句話說,柳永哲不再像前三起犯案一般,僅僅侷限在富人區犯案,他開始流竄在首爾市內,隨機攻擊「我們」的社會。

而在當日,警方也公佈CCTV影片,揭露連鎖殺人犯柳永哲的身影。

透過CCTV的影片,警方模糊地描述兇手為「身高約168公分,二十歲後半的男子。」(키가 168센티미터라는것과 20、30대 후반의 남자)

然而這樣的指稱太模糊,就像柳永哲剛開始犯案的手法一般,模糊且粗糙。柳永哲初期的犯案手法,多以侵入民宅,看到人就打、就撞、就殺,誤導警方疑似冤家上門討債,所形成的滅門血案,但情況並非如此。

此外柳永哲愛用重物敲打被害者的頭部,不是一下,而是兩下三下四下,咚咚咚的敲打,打到死者斷氣,聞到死者抽搐地從嘴巴吐流出的唾液味,見到死者血肉模糊,染上從死者頭蓋股噴灑出的白色溫熱腦漿後,才能平息熱氣騰騰殺紅眼的他。

這樣的手法太粗糙了。

隨著CCTV影像的公開,柳永哲自己也體會到,他的手法必須要進化了。

 


 

經過漫長的行駛,車子終於放慢速度,停止下來。

但是,圭雅在心中只想著,如果這是場惡夢,她最卑微的要求,只期盼在夢境中的這輛車子繼續行駛,永遠都不要停下來吧。

更何況,這不是一場夢。

「轟轟轟……」圭雅聽到車子等待著車庫鐵門向上拉的聲音,不到半分鐘,車子開進車庫內,「轟轟轟」的車庫門聲再次響起,只是這次鐵門不是拉起,而是密不透風的重重碰觸到地,「砰!」的一聲關起來了。

車子完全靜止下來,前座的男子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一根煙緩緩的抽著。男子似乎不太喜歡開窗,總讓煙霧瀰漫在車內,後座的圭雅藉由煙味體會到她即將發生的事情。她的身體仍不由自主地抖動著。

煙抽完了,男子下車打開後車門,一把抓著圭雅的頭髮,力量之大把她帶的長髮片也扯掉了,露出隱藏在長髮之下的短髮,也弄痛了她的頭皮。

「嗚嗚嗚」從貼著膠帶的嘴巴,發出的哀嚎聲也無濟於事了吧?

男子扯著圭雅的頭髮,讓圭雅連滾帶爬難堪地摔下車,由於雙手被綑綁著,圭雅只能順著男子的力氣,像一隻即將被屠宰的狗,以跪地的姿勢被拖著前行。

「嗚嗚嗚」。圭雅被男子拖入一間房內。

(待續)

點圖看更多「重擊者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