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教學生「攀關係」!?這樣的老師該打死,還是該鼓勵?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這樣子,那些有資源的家庭、能靠關係的學生,不就有優勢嗎?』

『對。』

『那你覺得課程這樣設計,會不會違反教育的理念和目標?』

「關係」進入課堂,罪該萬死?

某大學要重新設計課程,邀我一起討論、提供意見。我提出的許多建議都得到贊同,例如減少考試,尤是要在考卷上重複課本及老師上課內容的考試,並且以專案實作來替代……。但有一個主意引發了爭辯:

某教授問:「如果是專案,可能很多細節內容,我們老師都不懂,怎麼打分數,怎麼給評語?」

我回答:「當然不是由教授自己打全部的分數,一部分的分數,可以邀請業界專家來評分。」

教授又問:「這也是好……但是,會不會累死我?這麼多業界專家,我哪裡找得到?」這是很有道理的問題。

我回答:「可以由學生本人來邀請,他做哪個領域的專案,他和哪個企業合作,他應該可以聯繫到那個領域的人來給他評語、回饋、打分。」

這個回答引發了好長的討論:要一個專家到學校一兩個小時聽報告打分數,這對學生來說是一個不公平的挑戰。學生的父母有錢有勢有人脈有社會地位,他會比較容易邀請到專家,甚至專家可能會偏坦。如果學生家裡沒有豐厚的社會網絡撐腰,他就不容易邀請到專家來幫他忙。有教授質問:「這不是教學生『攀附關係』嗎?」

當場的爭辯,最後並沒有明確結論。我並不堅持我提出來的方案。不過這個問題值得一想:如果課程中有教學生「攀附關係」的成分,這是不是很壞很邪惡、違反教育理念的事?

教或不教,關係都存在

每一個有點社會經驗的人,若想想我們怎麼生活,怎麼工作,我們可能發現,事實上你我都身處在一個關係交織的社會中。許多人找到工作,是因為有人幫他介紹;有人得到生意訂單,是因為認識人在買方公司;有人找到結婚對象,是因為朋友的朋友的同學。

我相信每個曾經做出一番事業的人,都會有相似的經驗:他們的人生中有大量的貴人,曾經推他們一把,助他們一臂之力;而這分相助常常不是花錢買到,就算花錢也買不到的。這些,某程度而言都是「關係」。

如果「關係」真的很重要,我們可不可能讓學生更早知道、更早體會、更早能用健康的方式看待與經營關係,甚至及早練習?或者,當教育方案中帶有任何「關係」成分,就應該當成致命病毒,在教育環境中封殺革除?

就「教育」的觀點來看,哪一個作法,比較能幫助學生了解世界,做好面對專業環境的準備?

為平凡學生著想

其實,當「經營關係」在教育當中出現,受益最大的,其實是那些家境平凡(或弱勢)的學生。

「關係」是一個重要的資源,這個事實,不會因為學校不教,就從真實世界中消除和改變。即使學校不教不提,那些家境豐厚的孩子,或遲或早,長輩擁有的綿密網絡關係會傳承給他們,他們必然會從中獲益;社會學家說,這也是一種「資本」,和金錢與土地一樣。

反而,是那些家庭平凡的學生,他們無法從長輩傳承到任何既有的關係連結,只能自己去經營。而這件事,愈早開始愈好。學校把「關係」這件事藏著摀著,把「關係」當作罪惡醜陋的,讓學生以為考試高分就足以走江湖,甚至誤以為不用考量「關係」,然而,這樣是幫助了弱勢的學生,還是害了他們?

我就是那種父母不重視社交生活,要兒女全部時間投入讀書的學生;我一直不知道「關係」是要花些時間、心力,刻意去營造和維持。一直到三十歲,撞了很多牆,才開始有意識地經營關係網絡。我常常感慨,如果我從二十歲就學到,是不是後來的發展會順利得多?

如果學校的課程中,可以設計一些環節讓學生及早看到:「關係很重要」,受益最大的其實是家境平凡和貧窮的學生,因為他們最需要及早、積極、精準地為自己的未來鋪設關係。即使他在這門課上的表現,因為缺乏既有關係而得分較低,但從這門課中的領悟和學習,會在日後給他豐厚回報,這比課堂分數重要得多。

不說不談不教,讓關係更醜惡

我們會覺得「關係」是醜惡的,也許並不是它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們不正面看待、討論、思考,所以它常常用扭曲的方式呈現。如果專案課程有要學生用到「關係」這個元素,正好是教育的好機會。

老師也許可以正面和同學討論:如果學生因為家庭有權勢,透過關係找了一個所謂的專家到場「護航」,會發生什麼事?表面上,他的專案會得到高分。但眼光放遠,這個學生沒有把專案做好,沒有學到該學的知識技能,甚至如果被老師、同學看破手腳,形象掃地,長遠來看,真的得益嗎?

同時,也正可以告訴學生,如果他的家庭無法提供「關係」的支援,如何自己去建立關係——其實完全不必要有親族權勢,不必花錢或奉迎——透過臉書、LinkedIn、找老師幫忙,展現積極認真的態度、累積值得欣賞的成果,總可能有人被感動而出面相挺。這時候,就是幫自己建立了新的關係資本。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吧。在課程設計上排斥和忽略「關係」這個元素,「關係」的影響並不會就此消失,而在校園建立的「公平」假象,只會放大加遽日後「關係資產」的不平等。其實,不如在教育中正面討論「關係」,也許可以透過完善的思辨引導,讓學生都及早用更合適的方式建立關係資產。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