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腐化社會的三個心態,在當兵階段都學得到──我們還認為它有助社會化!

新兵接受訓練(圖中人物與文章內容無關)。 圖/聯合報系
新兵接受訓練(圖中人物與文章內容無關)。 圖/聯合報系

我的孩子因為健康因素,被認定不用當兵。雖然少吃一點苦,但我也憂慮,是否他這樣就學不到社會化?沒當過兵就不會成為真正的男人,我擔心我的孩子因此心智不夠堅強。不只是我的孩子,全部男性當兵也愈當愈短,之後甚至全募兵,會不會對社會整體素質有不良的影響?不當兵之後,年輕人要如何學社會化呢?

最近收到的提問之中,這個問題頗為有趣。關於當兵帶來的「社會化」影響,我本身有個小觀察。

▎在軍隊中學到的領導統御,是什麼樣的品質?

以前在大學的時候,和一位朋友交情還堪稱不錯,我和他同時當兵,我當一般兵,他當預官管我們這種一般兵。

我們差不多同時退伍,為了慶祝,我開父親的車,載幾個久不見的朋友一同出遊慶祝,他是其中之一。多年來他一直提到他自己多會開車,因此我請他坐副駕駛座,給我一些指導建議。上路之後,他竟然開始罵我。

不是嘮叨,不是碎念,不是提醒,不是指導,而是辱罵。是帶髒字的罵,是帶很多髒字的罵,是惟恐用字不夠尖刻傷人地罵。打方向燈稍晚要罵,偶爾壓線要罵,過彎不夠漂亮要罵。

我感到他不停的責罵已經嚴重干擾我駕駛,於是請他來開,我來學習。結果,他開始展現他「高超」的駕駛技巧,一路超車、行駛路肩、搶黃紅燈;在衝過某一個路口的時候,差一點點就和一輛連結車相撞,大概只差半秒。

當時,這個朋友完全沒有對當天發生的事表示抱歉或是後悔,渾然認為那時他做的是應該的、恰當的,後來也沒有再提起。我也就慢慢和這個人疏遠了。

這個朋友當時的行為,是因為一年多當預官管兵罵兵習慣了嗎?我無法百分之一百確定,但他在軍中接觸的「領導統御」是什麼樣的水準,我已經深刻領教。

根據我自己當兵的經驗,以及訪問過許多年輕人的經驗,都顯示了兵役歷程即使有時候是一種「社會化」,即使有時候確實讓人學到獨立、臨機應變……但它的代價,對人或深或淺的影響,往往相當負面醜惡。

圖/聯合報系
圖/聯合報系

第一,對下屬和資淺者的輕視與粗暴

有人說過,「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說這句話的人一定沒有到台灣的企業、公務部門、學術研究場域深入參與其中。尤其是顯然沒見過台灣的軍隊。

一個學妹曾經在教授的實驗室工作,她告訴我,即使在學術界,這麼應該講理性、彼此尊重和平等的地方,位階和年資之間的不平等卻是驚人的嚴峻──所有最苦最髒最累的活都由最資淺的人來做,而且得不到一聲感謝。這是什麼道理?她從資深博班學長得到的回答是:「菜不是該死,菜是千該萬死」──當過兵的人,應該都覺得這句話很耳熟。

大部分的男生,都有當兵的經歷,而且是他們第一次「社會化」。無可避免地,他們將當兵時學到的規則,套用在他們日後工作的場域,而且綿延流傳。這樣的社會化,對台灣是好的嗎?

第二,對長官毫無底限的畏懼與馬屁

在軍隊中,士兵對軍官絕對服從,軍官對士兵的威權沒有限度。長官交代的事,除了「報告是!」之外,不能有別的回答,沒有商議,沒有辯解,沒有討論。如果上級對下屬不滿意,下屬就要站直挨罵、聽訓、受精神(甚至有時候受肉體)的折磨。

我自己的經驗,在退伍後第一份工作,接到長官打來的電話,竟然會緊張到手略為發抖;甚至在多年之後,仍然覺得和長官討論,陳述意見時,有莫大的壓力和恐懼,即使當時的長官是溫和善良的人。我才察覺,當兵時期受的階級教育,影響如此之大。

許多人經歷了這一套,之後竟然習慣這一套,還喜歡上這一套,將它搬到學校、政府、企業,成為毒害台灣最深的那一套文化:官大學問大,以及無限的奉承與馬屁。

第三,徹底的陽奉陰違與表面工夫

最糟的是,我們從當兵經驗中學到的,偏偏又不是徹底的嚴肅認真負責,不是真誠地想把事情做好,只是應付長官的表面工夫。

我的朋友經歷過這樣的當兵經歷:

  • 許多老戰車有甲板已經鏽蝕得不堪使用,每年裝備檢驗前都用厚紙板噴漆打混過關。
  • 為顯示綠化的績效,在長官到訪的前兩天去營區附近砍樹,種在長官會巡視的路線兩邊,巡視完之後任其全都枯死。
  • 裝備檢驗時,把彈藥槍枝放成一長排供長官數點,當長官走到中間時,士兵將已經數點過的裝備快跑搬到長排後端,湊出帳冊上的數量。

對於台灣社會中,許多基層人員奉主管之命做假帳、混假油、加假料很意外嗎?和年輕人在軍隊中所目睹、所經歷過的一切相比,所有社會上的扭曲也許只是小兒科。

成功嶺新訓(圖中人物與文章無關)。 圖/聯合報系
成功嶺新訓(圖中人物與文章無關)。 圖/聯合報系

▎軍隊能教出勇敢的真男人,還是懦弱的暴戾者?

不要再相信兵役能教我們「社會化」了,不要再以為軍隊能讓我們成為「真正的男人」。常常,兵役確實可以讓我們看到、體驗到社會上卑劣的那一面,但倘若我們竟然以為那是應該的、正常的,竟然以為社會化就是習慣它、參與它、擅長其中的小手段,那就是墮落。

當兵教人堅強嗎,或者,是教人在威權面前毫無理由的臣服乖順?當兵教人勇敢嗎,或者,是教人在體制之中無限度的屈服與懦弱?當兵把我們教成社會需要的人嗎,或者,當兵讓我們對腐敗與墮落見怪不怪,甚至順利適應成為其中一分子?

正是對下屬和資淺者的輕視與粗暴讓許多職場扭曲人性,正是對長官毫無底限的畏懼與馬屁讓職場中有權力的人忘掉自省,正是徹底的陽奉陰違與表面工夫讓台灣的行政、服務、商品難逃三點五流的水準。

從軍隊學習的社會化,也許會讓一些人可以在劣質的職場中生存下來(像是吳郭魚可以在極度汙染的水中存活),但是對台灣整體而言這是一種慢性自殺。了解社會、學習在社會上生存的方法很多,當兵絕非其中最好的方法──還有可能是最爛的。

其實,兵役縮減甚至推行募兵制之後,台灣的職場風氣可能終於有機會改善。將會有更多還沒有「適應汙染」的年輕人進入職場,他們會逃避那些管理方式拙劣落後的職場,主管為了吸引人才,不可避免地需要調整企業文化。

等到下屬對上司不再只說「報告是!」,而能勇敢提出自己的創見,台灣的職場會愈來愈平等自主、溝通順暢,愈來愈不像令人窒息的成功嶺。

也許到了那個時候,台灣產業進步的速度還會稍微快一點。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