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奧斯卡的那些「小獎項」,其實是電影產業的大關鍵

圖為電影《樂來越愛你》,本片入圍2017年第89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
圖為電影《樂來越愛你》,本片入圍2017年第89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原創歌曲等14項大獎。 圖/取自La La Land

又到了奧斯卡頒獎季,相關介紹討論不少,但多集中在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配)角,少人關心其他的獎項,甚至被認為這些功能不重要。

其實,我們所不關心的那些功能,不但都能參與決定電影的風貌,而且程度一點也不低。一般人誤以為電影事業,就是靠一批有藝術氣息的導演、長得帥或美(頂多加上演技)的演員撐起來,這是絕對的錯誤。如果這個錯誤觀念改變,使更多元人才進入電影業,可能比多少資金投入電影業,來得更有意義。

看電影,或是「聽」電影?

「最佳原創音樂」是奧斯卡的重要獎項,我們也知道,宮崎駿電影可以膾炙人口的原因之一,在於配樂大師久石讓,賦予了電影靈魂。

比起影象,電影配樂主導著觀眾的情緒,程度極高而且非常細緻微妙。配樂是一個最直接的方式,將電影的情感注到觀眾的意識之中。例如,愛情戲中的男女對望時,雙方心中是壓抑的?激情的?傷痛的?或是充滿溫柔與關懷的?通常是配樂來定調;主角在暗夜中走路,也是由配樂讓我們知道,主角身處危險,或者是輕鬆有趣的夜間散步。你可以實驗看看,再怎麼恐怖的電影,把聲音關掉,恐怖程度大概只剩兩成。

在台灣,優秀的音樂人才其實不少,許多父母栽培兒女從小學音樂二十幾年,師事名師、最後大學音樂系畢業,功深底厚,最後在中小學當音樂老師。這些音樂高手之中,如果多些人投入電影配樂事業,台灣電影的品質可能大不同。

▲ 宮崎駿電影可以膾炙人口的原因之一,在於配樂大師久石讓,賦予了電影靈魂。

說故事不僅用樂音及語言,還有光影變化

「最佳攝影」為什麼值得一個奧斯卡獎,對部分觀眾來說,不就是拿攝機機把畫面拍下來嗎,為什麼還要有個獎?

在精緻的電影製作之中,光影是非常重要的,專控這件事的人,是攝影指導(cinematographer)。攝影指導控制光影,不僅是「讓角色看得見」,而且可以引導視線、塑造場景氛圍。攝影指導不是演員或編導那樣明顯的角色,但是他們協助讓這個故事更有感染力和說服力。

有時候,只要看一幕場景的劇照,整體劇組的功力深淺就表露無疑,那就是打光的技術差別。用什麼高度、幾個光源、比重多強、用什麼色光、是直接或間接打光、照射哪些物體……這些組合非常細微,但對於一部戲的說服力極為關鍵。

德國著名的攝影指導 Benedict Neuenfels 這麼說:「光源打在物體上的反射,才是我們看到的光影顏色,因此要完整考慮這兩者,才能創造正確的光影顏色。」電腦製圖再厲害,卻不能創造光影變化,而光影變化,創造氛圍。即使是在動畫片之中,光影變化也是極端重要。需要專家才能創造出具說服力的光影。

攝影的技術限制問題,往往是電影表現手法的瓶頸之一。例如,電影界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單純以燭光為光源拍攝夜晚的場景,因為燭光(和日光相比)太弱,照在物體上的光線無法讓膠卷感光。一直到1975 年,導演史丹利.庫貝利克取得了美國太空總署的合作,取得世界最大光圈的鏡頭,讓他能在夜晚,拍攝只以燭光為光源的晚間餐會,讓十九世紀中期真正的晚餐情景得以重現,在當年電影界引發了讚嘆,也造就《亂世兒女》(Barry Lyndon)這部電影在歷史上的重要地位。

《亂世兒女》中燭光昏暗的一幕。 圖/《亂世兒女》電影劇照。
《亂世兒女》中燭光昏暗的一幕。 圖/《亂世兒女》電影劇照。

▲ 影片說明庫貝利克如何使用這支鏡頭。

畫設計圖、做模型、歷史考據是電影中的重要基礎

當觀眾要進入電影所講的故事,不只情節和對白很重要,建築、裝潢、布景,都是故事的一部分;當這些元素合理逼真,我們更能進入故事的情境與時代。而這些則是「藝術設計」的責任。

著名電影《香水》之中的藝術設計,是烏利.翰尼希(Uli Hanisch)。為了重現18世紀巴黎的都市景觀,翰尼希按照當時的城景、建築製作大量模型;當然也包括道具(馬車等)、服裝……。而這件事情不只是需要巧手、工藝技法,更要有大量的歷史知識,並深入考證當時的城市景觀、衣著、器物,才不會發生時空錯置的情況。

翰尼希不只要用陶土做模型,還要做木工和電工,因為他也負責設計視線與場景的互動關係。例如,另一部電影中,有一幕在紐約古根漢博物館的動作片場景。在拍攝前,翰尼希將美術館某一個區域重新裝潢,裝置軌道、懸吊器材。因為,要讓一個視角從半空下降,就要用懸吊臂讓攝影機從天而降,如果要讓視角從泳池中央橫度,或要有一個環繞的視線,就要裝設相對應的滑軌。文學用文字做到的視線引導,在電影之中要用攝影機的移動來達到。

在專業電影界,藝術設計的工作重要性受到高度重視。舉例來說,翰尼希為電影做的場景設計構圖,經典到成為柏林電影博物館的館藏。一場電影開拍前,要畫幾百幅計畫圖,包括場景是什麼樣子,場景中的各種細節,拍攝的鏡位規劃,以及使鏡位成為可能的各種滑軌、懸吊等器材的規劃與裝置。而柏林電影博物館把他的心血納入收藏,作為後人的典範。

▲ 2006年德國電影《香水》。

化妝與特效:不僅看手藝,也要有知識

奧斯卡金像獎之中「最佳化妝與髮型設計」這一項,重要性也常被低估。 化化妝、做做髮型不是誰都會?其實沒有這麼簡單。

在電影之中,可能會出現古代人、異國人物、妖魔仙神,甚至外星人,要讓這些人物栩栩如生地登場,要靠特效化妝。電影化妝大師 Birger Laube 這麼描述他的專業:

要能創造不存在的人物,能夠把人物的內心狀態體現為具象,能夠讓這個人物的存在和表現有說服力。

在電影中,演員有時候要演一個角色的一生,從年輕演到年老,這就是化妝師的魔術:常見的方法是把皮膚拉緊後,塗上矽的化合物,放開就會出現皺紋。

特效化妝需要各種生理學、化學的知識;例如,他需要研究不同的傷疤(燒傷、槍傷、跌傷),也要研究血液在流出後不同時間看得到的顏色、外觀、黏稠度。而且,因為化妝顏料、矽膠面具常常要在演員臉上大半天,化妝師最好確定不會對演員的皮膚、身體產生傷害。

《走音天后》入圍2017年第89屆奧斯卡最佳化妝與髮型設計獎。 圖/傳影互動提供
《走音天后》入圍2017年第89屆奧斯卡最佳化妝與髮型設計獎。 圖/傳影互動提供

魔鬼藏在細節裡,價值來自部分集合成的整體

有許多人想當演員,想當導演或編劇的不少,但要產生最高水平的電影,就需要高手深入鑽研特效化妝、場景設計、攝影打光……等各種專業,並把功能發揮到極致。電影藝術是大規模的聯合創作,需要特效化妝願意研究皮膚和血液的相關學問、藝術設計認真下功夫考據古代地景與衣著、攝影打光深入研究光學、色彩學。每次奧斯卡頒獎典禮,那些我們常常忽略的獎項,就是再次表彰對他們的肯定。

任何產業,或是任何群體共同打造的事業(例如電影),都不能只看「亮點」 ,例如名導演、大明星。整體水準,絕對取決於所有環節的品質,以及之間的聯繫合作。

每年關心奧斯卡獎,可別只看走紅地毯時女明星穿(露)什麼。請多看看那些我們不熟悉、平常不重視的獎項,也許其中有好來塢電影(或任何產業)做到世界頂尖的祕密。

電影藝術是大規模的聯合創作,每次奧斯卡頒獎典禮,那些我們常常忽略的獎項,就是再次...
電影藝術是大規模的聯合創作,每次奧斯卡頒獎典禮,那些我們常常忽略的獎項,就是再次表彰對他們的肯定。圖為2016年第88屆奧斯卡獎,《神鬼獵人》攝影指導艾曼紐爾‧盧貝茲基奪下最佳攝影。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