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休息時好好休息,上場就全力以赴——川崎宗則的棒球「悠閒論」

前日職名將川崎宗則,7月時以客座教練兼球員身分加盟味全龍並舉辦球迷見面會。 圖/...
前日職名將川崎宗則,7月時以客座教練兼球員身分加盟味全龍並舉辦球迷見面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你好謝謝辛苦了。

日本職棒一代游擊名將川崎宗則,在2018年因病引退之後,徹底消失在螢光幕前。不過在日前,傳出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川崎將以球員兼教練的身份,加入準備回歸中華職棒的味全龍隊。

在7月底時,筆者有幸與川崎電話訪談,他似乎等可以拿幾句中文出來秀的時刻已久了,大聲說出:「你好,我是川崎宗則,謝謝你,辛苦了。」兩邊一陣笑聲後,川崎才改用日文說「請多多指教」。

「今天跟著4位朋友一起練習,從打擊練習到守備全都做了,狀態不錯。」在電話的另一頭,川崎用自信的口吻對筆者說。2017年9月的二軍戰後,川崎就沒有正式出賽紀錄了,而這次在8月17日味全龍在雲林開訓後,他也將客串下場,球迷們有望看到他的打擊與華麗守備。不過,對一位已2年沒有正式出賽的選手來說,要找回昔日手感確實需要時間;而這段期間,他都待在福岡市的練習場自主訓練。

身為一代游擊好手,川崎從大榮鷹(現軟體銀行鷹)出道後就相當受到注目,加上帥氣的外型與優秀的打擊,讓他短時間內就升為主力先發。在2003年時,川崎跟著大榮鷹來台灣與當時的歐力士藍浪進行友誼賽時,對台灣留下了第一印象。

其實據台灣棒壇前輩透露,川崎引退後是有機會去墨西哥打球的,也有正式合約,但他那時想也不想就問能否來台灣試試看,顯示對台灣頗具好感。

川崎宗則於2016-2017年間效力美國職棒大聯盟芝加哥小熊隊。 圖/美聯社
川崎宗則於2016-2017年間效力美國職棒大聯盟芝加哥小熊隊。 圖/美聯社

我很喜歡台灣人

在7月13日的記者會上時,川崎坦率地表示,他很喜歡台灣的料理,是他吃過最好吃的菜。美食之外,還喜歡台灣什麼呢?川崎說,「我很喜歡台灣人喔。」川崎回憶以前的隊友像是陽耀勳、李杜軒等人,當時身為前輩更是常常帶他們去吃飯,發現台灣人真的很好相處。

加上川崎轉戰美職後,曾在2013年加入多倫多藍鳥隊,並與「台灣之光」王建民當了1年隊友,當時川崎還有不少美技演出,幫助王建民解圍。「王建民投球很厲害,我們在板凳席時也一直聊天,休息室時也一起聊天,還一起接受採訪,他是我的朋友。」說到朋友這詞時,川崎刻意用了中文,顯示對台灣選手真的印象也好,「很期待能跟王建民再見個面,」他補充。

2011年川崎隨軟銀鷹來台灣參加亞洲職棒大賽時,他還在晚宴上載歌載舞一番,相當自在。雖然這次與味全龍是3個月的短契約,但筆者問到3個月合約到期後可能會回日本時,川崎則迅速表示「我想留在台灣打球。」他並說,說到家的話當然還是九州,家買在福岡,老家又在鹿兒島。但是打球的話,現在只想好好在味全努力,「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回去喔!」他反複強調說。

2011年,川崎宗則隨日職軟銀鷹來台參加亞洲職棒大賽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1年,川崎宗則隨日職軟銀鷹來台參加亞洲職棒大賽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悠閒是很好的事

2018年3月當時,川崎以自律神經失調影響健康為由,正式宣布退出日本球壇。在台灣的記者會上,他笑稱目前已經治療好了,「恢復73%左右」。從筆者角度來看,台灣打球的環境相對日本來說較為放鬆,對現階段的川崎來說合適不過。不過當筆者指出,台灣職棒風格可能較為「悠閒」、專注度恐怕也較為不足,因此失誤較多,並詢問他的看法時,川崎則表示,「悠閒是很好的事。」

為什麼悠閒是很好的事?川崎指出,「棒球是很長時間的運動,基本上整個步調都很長,休息也很多,我覺得(悠閒)這是很合的。」他並說,選手若要有好的表現,必須建立在長時間的休息上。棒球不只是下場投打才算數,基本上一天24小時都是棒球的節奏。」他強調,「不是要改變台灣選手的既有步調,而是要想如何在這樣的風格上做出延伸,在比賽時化為真正的專注,我想這會是我的訓練方法。」

因此,休息時休息,但是在進入球場後就是全力以赴;看似簡單的心態轉換,是川崎目前對棒球的看法。

他也認為,光是徹底執行「心態轉換」,本身就是極大的挑戰,而這或許是他在自律神經失調、健康出問題後的深刻體悟。「悠閒在好的方面來說絕對是好事,在活用這樣的習慣後才會有好表現,我是這麼想的。」

川崎認為,休息時休息,但是在進入球場後就是全力以赴。 圖/路透社
川崎認為,休息時休息,但是在進入球場後就是全力以赴。 圖/路透社

找到自己的步調

加入味全後,川崎要面臨人生第一次當教練的考驗。在記者會上時,他開玩笑說:「我會出賽喔!但同時我也是教練,會裝得很有威嚴。」話一說完,引來現場笑聲不斷。對於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教練,川崎坦言自己也還在摸索,但許久沒有參加團體訓練,他直言「好想快點見到選手,我很興奮!」對訓練的規劃,他考量到味全幾乎是年輕選手,因此自己要先帶所有選手在練習時一起大喊,更以身作則,讓每天練習都很有精神。

筆者詢問川崎,他似乎是個很注重找到自己步調的選手,川崎回說「真的真的」。他表示,去過美國大聯盟後,自己也慢慢地摸索如何找到自己的步調訓練。「其實這3個月也是對自己重新要求的時刻。」不論是教球還是打球,川崎說在重回球場之路時,他需留意且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我會教導球隊自律、如何遵守球隊規範,讓他們在這樣的基礎下好好享受棒球。」

就如同當年曼尼3個月來台炫風般,川崎睽違許久的復出,地點同樣選在台灣,驚動不少日媒,九州的《西日本新聞》更是專程派人來台採訪。有在台的日媒跟筆者說,川崎在台灣有名到讓他有些驚訝。

對於復出後依舊有高人氣,川崎始終感謝台灣球迷,曾留學福岡的筆者最後跟他道謝時,也不禁說出2008年當時經常看他打球,他也熱情地提出邀請,「真的很感謝,這麼有緣的話下次在台灣約一下。」

從自律神經失調的疾病中走出健康陰霾,再來到異鄉打球,川崎對台灣抱持期待。

在記者會上,川崎被問到如何做出完美雙殺時,他用「SENSE」一個字就逗笑全場。「暌違一年多回到球場,SENSE調整的如何?」他說,「跟當今的職棒球員比是不知道,但跟很多人比應該好很多,」「至少比我爸好很多。」他不忘幽自己老爸一默,不禁讓現場再度爆笑出來。

可以想見,在正式開訓後,台灣球迷會如何期待川崎獨特的幽默感與棒球哲學,將在這批年輕的味全球員身上,發揮出什麼樣的化學效應。川崎的「悠閒論」是否能進一步提升台灣球員的場上表現?我們拭目以待。

2012年,川崎宗則與鈴木一朗同時效力水手隊。 圖/美聯社
2012年,川崎宗則與鈴木一朗同時效力水手隊。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