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罵倒一個玖壹壹,我們還有更多陳文茜

玖壹壹近日因MV〈Oh My God!〉因涉及宗教敏感議題而引發爭議。 圖/大大...
玖壹壹近日因MV〈Oh My God!〉因涉及宗教敏感議題而引發爭議。 圖/大大國際娛樂提供

與其擔心玖壹壹扮演阿拉會為臺灣帶來恐怖攻擊,不如盡力改善臺灣與東南亞的內外關係,以及臺人對伊斯蘭與東南亞的淺薄認識和媒體的淺碟化趨勢。

馬華歌手黄明志因當地伊斯蘭教團體報案,指控其新歌〈Oh My God!〉的MV有觸犯馬國刑法295條嫌疑,因而在21日回國時立即遭馬國警方逮捕,拘留5天。這則新聞,原本只是臺灣媒體聊備一格,極少人關注的國際新聞花絮之一,卻因英籍居臺人士瑞門等人製作「Oh My God! 玖壹壹國際玩笑開大了!」短片而掀起宣然大波。

瑞門等人在短片中指稱:玖壹壹成員在MV中扮演阿拉,又涉及賭博飲酒,觸犯伊斯蘭教禁忌,恐引起ISIS恐攻。這樣的質疑幾乎被臺灣的媒體與不少評論者照單全收:褻瀆宗教的指控、招來恐怖攻擊的質疑與玖壹壹過往的爭議言行相結合,一時之間,玖壹壹頓成眾矢之的、過街老鼠。

但,這樣的指控是真的嗎?

扮演阿拉觸犯伊斯蘭教禁忌?

任何一個對伊斯蘭教有基本認識的人,都清楚伊斯蘭教不鼓勵描繪生物,而真主阿拉沒有形象,更不可描繪。伊斯蘭教因此發展出獨特的藝術取向,以多變的幾何、花草紋與藝術字體為主。雖然在伊斯蘭教歷史上與不同流派中,對動物、人類與先知穆罕默德的形象是否可以描繪有不同見解,因而也有直接描繪穆罕默德形象的圖畫存在。但對於真主阿拉,就筆者所知,基本上沒有任何存世描繪。

這是瑞門等人批評玖壹壹所觸犯的伊斯蘭教禁忌,因為他們描繪了不可描繪的存在。

問題來了,一個從來沒有被描繪形象的存在,人怎麼能夠去扮演呢?

答案很簡單:

「不能。」

MV中出現的,不過是一個阿拉伯人形象,而不是阿拉。單就影像來看,除了代表基督宗教者似為耶穌以外,代表道教、代表佛教、代表伊斯蘭教的三個形象,都很難單從影像中確認他所扮演的是哪個特定人物1。更別說是根本不知形象為何的阿拉。

瑞門等人的批評,顯然是受《聖經.創世紀》中「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的敘述影響,誤以基督宗教的人神關係來理解伊斯蘭教。但在伊斯蘭教信仰中,神雖是人的創造者,可祂並非依自己的形象造人;而神作為超越創造物的存在,其形象也無法描繪。因此,認定「扮演阿拉」,不僅在具有基本伊斯蘭文化常識的人看來匪夷所思,即便是真正信奉伊斯蘭教的馬來西亞當地穆斯林團體,在向檳城警方報案,也不曾有「扮演阿拉」這樣的指控。相關的中文報導英文報導,則列出報案者五種略有差異的原因,但其中並沒有扮演阿拉一項。

描繪阿拉固然是伊斯蘭教義所禁止,但MV中,顯然沒有出現無具體形象的阿拉。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馬來西亞穆斯林於清真寺禮拜。 圖/歐新社
馬來西亞穆斯林於清真寺禮拜。 圖/歐新社

虛無飄渺的國際觀下,只有真實的刻板印象

事實上,瑞門等人的批評不只是對扮演對象有所誤解,其背後「嘲弄、侮辱伊斯蘭教將招致恐怖攻擊」的思維也過於簡化:一來忽略各國伊斯蘭社群在社會中的處境不同,二來其影片也近乎將伊斯蘭教與恐怖份子劃上等號。儘管瑞門等人強調不是所有伊斯蘭教徒都是恐怖份子,但其影片傳遞的訊息,與其說是冒犯伊斯蘭教禁忌並不尊重,不如說是無論這個冒犯有心無心、是真是假,都可能遭遇恐怖份子的報復攻擊。實際上仍把伊斯蘭教與恐怖份子聯繫在一起。

這樣的概念,幾乎與影像中伊斯蘭教徒的形象傳達了「相同」的訊息。完全無視於極端主義、原教旨主義存在於各種宗教之中,並非只有伊斯蘭教;而恐怖攻擊活動的滋生,並非僅是信仰問題,更與各國少數宗教群體的社會處境息息相關。

然而,多數的臺灣媒體、評論不僅對於「扮演阿拉」這種荒謬的指稱幾乎毫無懷疑;對於背後這種「觸犯伊斯蘭教,將引來恐怖份子」的簡單思維也照單全收。這些評論、指責看似帶有多元主義與國際觀,實際上不過是意圖強化玖壹壹不入流的觀感,以及再製伊斯蘭教的刻板印象。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不被看見的宗教教義與世俗國家之爭

主流媒體與評論不僅在批評之餘再製了對伊斯蘭教的刻板印象,其淺薄扁平的報導,更忽略了MV爭議背後的馬來西亞宗教、族群複雜情勢。馬來西亞雖有世俗國家的形式,但仍有伊斯蘭國家的性質。伊斯蘭教在馬來西亞享有國教地位,也與馬來族的身份認定緊密結合。在馬來西亞,政府以拉近馬來人與非馬來裔之經濟地位差異為名,以族群扶助政策,給予馬來人各種福利與優待,而為數不少的華裔與印度裔居民則無此待遇。

伊斯蘭教信仰與馬來人身份的結合,以及馬來人的優惠政策,使得馬來西亞的宗教問題與族群問題緊密糾纏,遠比一般的宗教問題更加複雜,更不是瑞門等人影片簡單的「宗教多元國家」可以說明。

雖然其他宗教在馬來西亞並不受到禁止,但近年來馬國的政治發展,被認為有向馬來族與伊斯蘭教保守派傾斜的傾向,相關的爭議也層出不窮。如非伊斯蘭教徒與馬國宗教局之間為死者生前是否為伊斯蘭教徒,是否應以伊斯蘭禮俗下葬的「搶屍」案件、非伊斯蘭教是否能以阿拉一詞指稱其信仰神祇的爭議、乃至反對黨聯盟「人民聯盟」因伊斯蘭黨欲於執政州施行伊斯蘭刑法而產生的分裂。

這部從歌曲創作到影像攝製皆由黄明志主導的〈Oh My God!〉MV,顯然有意對此趨勢加以挑戰。而黃對此MV可能的爭議也心知肚明。在7月16日黃明志上傳的短片「玖壹壹台客逛大馬」中,黃便表示這可能使玖壹壹未來「無法入境」。同一部短片中,也顯示玖壹壹確實對劇本內容知情,也對可能的爭議有所理解。

就MV而言,〈Oh My God!〉歌詞描寫人對神祉的倚賴;影片中雖安排一位持槍的阿拉伯人代表伊斯蘭教徒,但他並未真正發起攻擊,反而與其他三位一同暢遊檳城,互相玩鬧。影片中持槍的阿拉伯人可以是複製刻板印象,但也容許「雖然看起來是恐怖份子,但實際上與大家沒有什麼不同」的解讀。

黃或有意遊走於歧視與反歧視的邊界,操作深度解讀的可能;又或者只是覺得好玩,無須嚴肅看待。這種挑釁、嘲諷的姿態是否有助大馬族群問題,容或見仁見智。無論如何,它確實成功地在馬來西亞引起了關注與爭議。

穆斯林在開齋節這天到清真寺做禮拜。 攝影/記者鄭清元
穆斯林在開齋節這天到清真寺做禮拜。 攝影/記者鄭清元

與其擔心玖壹壹扮演阿拉會為臺灣帶來恐怖攻擊,不如正視移工在臺灣的生活狀況、社會處...
與其擔心玖壹壹扮演阿拉會為臺灣帶來恐怖攻擊,不如正視移工在臺灣的生活狀況、社會處境與收入水平。 攝影/記者林伯東

批判玖壹壹,不如努力改善臺人認識

〈Oh My God!〉MV爭議所折射的馬國社會、族群、文化問題,以及世俗社會和神聖宗教之間如何畫界,確實是在時空壓縮的當代,以及與東南亞各國經貿、人群關係越來越深遠的臺灣無可忽視的文化議題。可惜的是,媒體與評論者一方面高舉國際觀與尊重宗教文化差異的大旗,對玖壹壹的無知大作批評,另一方面卻無視於自己對伊斯蘭教的理解同樣薄弱、無力觸及MV爭議背後馬來西亞複雜的宗教與族群問題,更遑論言論自由與尊重信仰之間的邊界如何劃定。

事實上,在英國人瑞門做出批評短片之前,臺灣媒體對此議題的關注少得可憐;而在瑞門短片之後,媒體也不曾進一步探索查證,更遑論進一步探討相關的議題。當黃明志、玖壹壹遊走於言論自由與宗教信仰間的邊際時,人們隨著兩個英國人的語調,恐懼可能增加的恐怖攻擊風險;但當《查理週刊》恐怖攻擊事件之時,#JeSuisCharlie的標籤與圖像卻廣布社群網站,許多臺人紛紛聲援遠在半個地球之外,法國《查理週刊》的言論自由。這其中的弔詭,恐怕不是《查理週刊》與黃明志雅俗有別,而是臺灣從未仔細思考政治共同體與宗教共同體、言論自由與神聖信仰之間的緊張關係,以及各國如何面對這個問題。

這些報導與批評,與其說是臺灣人對多元文化尊重的反應,不如說是對西方「權威」的盲目跟隨,與對玖壹壹不合政治正確的粗鄙草根性的排斥。玖壹壹並非不可批判,但如果這次玖壹壹的無知可以成為國家安全和國際地位問題,那麼這些不曾仔細思辨,跟風的網民與媒體,乃至時常傳遞錯誤訊息的臺灣國際觀教主陳文茜,早已分分秒秒在製造國家安全與國際地位問題2

媒體與社會大眾與其擔心玖壹壹扮演阿拉會為臺灣帶來恐怖攻擊,不如正視臺灣與東南亞各國緊密往來後所產生的各種問題,如移工在臺灣的生活狀況、社會處境與收入水平,臺灣資本跨國投資在當地產生的影響與爭議(如台朔河靜煉鋼廠、臺灣從東南亞進口的各種木料),乃至如何令臺灣社會對東南亞各國有不同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的了解。盡力改善臺灣與東南亞的內外關係,以及臺人對伊斯蘭與東南亞的淺薄認識和媒體的淺碟化趨勢,方是解決之道。而非不斷複製、傳遞似是而非的國際事務知識。

別忘了,罵倒了一個玖壹壹,我們還有更多的陳文茜。

  • 黃明志在8月2日上傳的視頻「Pengganas 恐怖分子」中表示,四者為耶穌、唐僧、道士與伊斯蘭教徒;但在早前的臉書貼文中,他表示是「耶穌、唐僧、穆罕默德跟殭屍道長」。如果是穆罕默德,確有冒犯伊斯蘭教的嫌疑。
  • 根據深白色的說法,臺灣合作方在看過初剪版後確實認為不當,但初剪版MV後來卻流出。PTT八卦版有網友指稱黃明志曾於7月23日在臉書上批評臺灣方面不讓他公開MV,但筆者查閱黃明志臉書時,並未發現相關貼文。不過,原訂的公開時間確實是7月23日。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