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防疫讀書札記(下):當順民不再恐懼,走向自由的窄廊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至今,全球死亡案例已逾千例。 圖/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至今,全球死亡案例已逾千例。 圖/美聯社

▍上篇:

防疫讀書札記(上):災難與日常的政治,使中國漸成孤島

發展民主是否會犧牲經濟?或者套句郭台銘的話,「民主到底能不能當飯吃」?艾塞默魯與羅賓森兩位作者在《國家為什麼會失敗》這本書中給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答案,他們針對全球175個國家,從1960年到2010年的民主進程和平均每人GDP,進行了長時間的跨國比較。他們發現長期而言,一個國家民主化之後,其人均GDP可能可以增加約20%。

若想要享受長久穩定的民主與自由,艾塞默魯與羅賓森進一步在2019年出版新著《自由的窄廊:國家與社會如何決定自由的命運》(The Narrow Corridor: States, Societies, and the Fate of Liberty,中譯本於2020年衛城出版)強調,你既需要一個強大的政府與官僚體制,同時也需要一個強大的社會和民間力量,而這兩件事情表面上看來是互相矛盾、背道而馳的,只有在一些難得的時刻,這兩邊才會達成一個微妙的平衡。

一旦國家機器太弱,便難以維持社會秩序,人們很容易陷入你爭我奪、弱肉強食的境地。相對來說,要是國家機器過於強大,乃至壓倒了整個社會,同樣也無法保障公民自由,比如中國對其境內NGO社會組織的強力監控與扼殺。

艾塞默魯與羅賓森在《自由的窄廊》一書如是宣稱:

自由需要國家和法律,卻不是由國家或控制國家的菁英賜予,而是由一般人和社會爭取來的。社會需要控制國家,以便國家保護和增進人民的自由,而非像2011年阿塞德在敘利亞那樣摧殘自由。自由需要一個可以動員人民參與政治,提供必要保護,可以用選票把政府趕下台的社會。自由源起於國家與社會之間的微妙權力均衡中。

簡言之,「國家機器要強,民間社會力量也要強」,彼此互相制衡,才能獲得長久而穩定的自由。此即艾塞默魯與羅賓森在《自由的窄廊》這部新書力作主張的微言大義。

「中國沒有單純的天災,背後都是人禍。」 圖/美聯社
「中國沒有單純的天災,背後都是人禍。」 圖/美聯社

虛構的真實:小說作為現實的預言

2006年,以SARS肆虐期間中共開始大規模控制網路言論為背景、發表了長篇小說《如焉@sars.come》而遭到查禁的湖北武漢作家胡發雲,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中國沒有單純的天災,背後都是人禍。」

小說《如焉》寫的是在SARS爆發前後,在華中某城市發生的故事,主人公茹嫣是位寡居多年的中年女性,她在同事兼好友江曉力的介紹下與本市的副市長相識並戀愛。同時,茹嫣又在網絡上認識了以達摩為代表的幾個知識份子。SARS的爆發引發了原本隱藏的多種矛盾。在這一突發事件中,不同的人表現出不同的態度。小說深入細緻地刻畫出當代中國的社會生活,並且揭示知識份子的複雜心態和整個社會的精神面貌。

據聞,《往事並不如煙》的作者章詒和讀過《如焉》之後大為驚艷,並給予高度讚譽:「六朝無文,惟陶淵明《歸去來辭》而已;當代亦無文,惟胡發雲《如焉@sars.come》而已。」

無獨有偶,2012年由中國作協成員、曾在非典時期深入北京一線採訪、與病毒有過近距離接觸的心理學家畢淑敏,也發表了類似題材的長篇小說《花冠病毒》,近日更被網友譽為「神預言」。

該小說描寫一個擁有上千萬人口的大都會「燕市」,於20NN年某日突然被一種極其罕見的嗜血病毒「花冠」所襲擊,一時之間城市封鎖、民眾出逃、搶購成風。擁有心理學背景的女作家羅緯芝臨危受命,成為前往抗疫第一線的採訪組成員。在抗疫小組內,羅緯芝深入瞭解了各色普通人面對恐慌和毀滅時的心理困境。無意中,羅身染瘟疫,命懸一線,卻又不可思議地獲救,成為病毒「刀」下唯一的倖存者。其後,事件發展不斷失控,官方急救藥物卻遲遲研發不出,各方勢力都想從這場病毒虐殺中獲利……。

作者畢淑敏在書中寫道:「我相信人類和病毒必有一戰……我們能活著,本身就是一個奇跡」、「病毒讓人意想不到,非常精巧,充滿生命和運動氣息,面對這樣歷史悠久的生物,我們要致以尊崇與敬意」。

過去,人類總將病毒視為敵人,我們總是想盡一切辦法去消滅它。然而,畢淑敏卻指出,病毒並不是我們的仇人,它出現得比人類要早,資格比人類要早得多,而且病毒是無知無覺的,是人類襲擾了它的生存之地,從這個層面上來說,病毒其實是很無辜的。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和世界萬物和平共處的心態,即使這一次戰勝了病毒,以後還會有各式各樣的病毒來造訪,最後誰輸誰贏,不得而知。

2013年上海傳出H7N9禽流感。 圖/法新社
2013年上海傳出H7N9禽流感。 圖/法新社

八面來風,天下無聲

舉凡從2003年廣東爆發SARS,2013年上海傳出H7N9禽流感,2018年遼寧瀋陽爆發非洲豬瘟,乃至今年初同樣肇因於官方屢屢隱匿造假武漢肺炎疫情,進而將集權體制缺陷暴露無遺,導致其統治正當性遭受空前危機。此番災厄不僅給周邊世界各國帶來了巨大的風險,更對國內人民造成嚴重的人道危機,破壞中國的國際聲譽。

長此以往,有鑑於中共統治集團每每不思政改,拒絕以立憲民主政體為現代中國改弦易轍,就連一向隱忍的中國知識分子也不禁義憤而發聲,誠如自云「因言獲罪」而被降級停職的清華大學教授——中國著名法學家許章潤,更是嚴厲譴責習近平這一幫「獨裁匪類」,乃「四十年來最為不堪的一屆領導」。

此外,許章潤亦在另一篇名為〈哪兒有先生不說話的〉文中悲慟道:「值此八面來風時節,欲令天下無聲,惟剩諾諾,何其愚妄,何其滑稽。」

觀諸許章潤這些儼然置個人生死於度外的絕命之言,現下的中共統治者早已是「嚷嚷初心,實無理想,只剩『保江山、坐江山、吃江山』的赤裸裸實用主義與粗鄙機會主義,骨子裏既無道義自信,亦無基於文明的崇仰意識方可深植於心的文明優越感」。

當憤怒的中國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旦機會降臨,該是要調整跪姿、繼續做個逆來順受的順民?抑或起身反抗、替自己爭取民主自由呢?

民眾獻花悼念李文亮醫生。 圖/法新社
民眾獻花悼念李文亮醫生。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