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警察局兼營行銷公司?談地方警局的「中秋露出企劃」

今年中秋連假前,警界傳出不少地方警局開始進行檯面下的「大內/外宣」業務比賽。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台中市政府警察局提供
今年中秋連假前,警界傳出不少地方警局開始進行檯面下的「大內/外宣」業務比賽。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台中市政府警察局提供

我國警政高層靠著「速食式」的政績與數字,滿足淺碟思維的民眾,並以之升官的文化,在警界早已不是秘密1。這套不肯務實、自愚愚人的文化,在「小編治國」以及與媒體相互為用的網路時代,越演越烈。

今年中秋連假前,警界傳出不少地方警局開始進行檯面下的「大內/外宣」業務比賽。各地警察除了處理法定警察本業以外,還必須充當行銷專員,使出渾身解數發新聞,佔據媒體舞台,好不熱鬧;警界上級舉辦各類行銷比賽、要求媒體曝光度的指令,在警界引起議論,再度淪為茶餘飯後的笑話。

警局高層的「新聞露出」以及「包裝鋪陳」指令

中秋連假期間,首先是台南市警局傳出公共關係室的指令,要求各分局與單位在連假期間「加強行銷」各項警政作為,並要求有發布新聞的單位,在9月19、20日晚間八點前,將「新聞露出情形」上傳到台南市警局的「南警破案績效及新聞輿情」LINE群組,以彙整陳報上級。

接著,各地警局也傳出要求在中秋連假發布警政新聞增強新聞曝光度的指令,也有分局上級表示「連假第三天了,分局尚無新聞露出」,「新聞曝光」彷彿成為地方警局高層掛念的要務。不只基層員警焦頭爛額,不少警官其實也頗有微詞,甚至懷疑自己的職業究竟是警察,還是行銷人員?

在中秋連假結束後,台北市某分局9月24日週報「主席指(裁)示事項」出現以下內容:「局長非常『重視新聞發布』,不僅單純發布刑案,更應有『多元素材』;尤其同仁各項優異表現或為民服務及『特殊才能』、處理案件的過程『均可包裝鋪陳』,請業務單位、承辦人特別留意。面對記者媒體,勿欺騙、勿消極不回應,如有問題可與公關室聯繫,請各單位『戮力遵循、確實辦理』。」

這張白紙黑字的指示,在警界引起議論,亦有不少警員與警官質疑該指示的正當;畢竟,警察只能行使依法規範的職權,而不是服務業;警察的專業是依照警察法規進行刑事案件調查、治安預防以及法定的其他行政工作,而非在媒體前大秀「特殊才藝」等「多元素材」;處理案件的過程,如有發布新聞必要者,應在法定範圍內據實說明,而涉及刑事案件者,更應遵守偵查不公開的規範,豈可「包裝鋪陳」?

警察只能行使依法規範的職權,而不是服務業;警察的專業是依照警察法規進行刑事案件調查、治安預防以及法定的其他行政工作,而非在媒體前大秀「特殊才藝」等「多元素材」。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警察只能行使依法規範的職權,而不是服務業;警察的專業是依照警察法規進行刑事案件調查、治安預防以及法定的其他行政工作,而非在媒體前大秀「特殊才藝」等「多元素材」。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作秀也要比賽績效?

對於前述意圖明顯的指令與要求,舉凡明眼人應該都可看出:「這不是在作秀嗎?」。沒錯,就是做給全國「觀眾」看的秀,而且這些「秀」早已成為媒體與社群網路上司空見慣的「置入」。在民眾法治教育、媒體識讀、審慎思辨等能力不足的情況下,追求的並非評判事實真相,而是跟著執政者公布的數字、偵查影片、媒體渲染的英雄主義叫好,「速食式」的政績於是成為上位者最好的愚民手段,也是警官升官路上打鎂光燈的舞台。

為了升官的舞台有鎂光燈,警政高層關注的重點就在「美化數字報表」、尋求媒體「曝光度」(也就是警方高層口中所謂的「新聞露出」)中打轉,甚至不務正業地包攬或要求下屬進行各種不在警察職權範圍內的「服務」,動輒推出「暖警」或「帥哥/美女牌」,撈過界地承包衛政、社福等本屬於其他行政機關專業領域的業務,並與特定記者相互利用,進行各類「好人好事」宣傳,博取欠缺深思熟慮的民眾關注。

至於警察本業的刑事案件證據保全與精緻偵查、正當法律程序,反而不再是警政高層在意的;他們眼中所謂的「破案」,不是案件移送地檢署的品質、也不是證據是否足夠、更不是檢方偵查與法院判決的結果,而是開場記者會,在媒體面前「作秀」,再把案件丟給檢察官善後。如果因證據不足而不起訴或被法院判決無罪,還時常與特定記者「喬好」在網路上操作一波「與檢察官見解不同」、「恐龍法官」等相關報導。

他們在意的,是讓自己任內「數字」的形式犯罪率下降、破案率上升、可以提供給媒體作秀的戰績,好為下一步高升鋪路。這便是為何各地警局與分局想方設法比拚粉絲專頁按讚數、媒體曝光路的原因。問題的癥結,在於警方扭曲的升官文化。

警政高層關注的重點就在「美化數字報表」、尋求媒體「曝光度」中打轉,甚至不務正業地包攬或要求下屬進行各種不在警察職權範圍內的「服務」,動輒推出「暖警」或「帥哥/美女牌」。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警政高層關注的重點就在「美化數字報表」、尋求媒體「曝光度」中打轉,甚至不務正業地包攬或要求下屬進行各種不在警察職權範圍內的「服務」,動輒推出「暖警」或「帥哥/美女牌」。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用人唯才才是正道

文官體系的選材與拔擢之道,影響的是公部門的運作品質。為了督促公部門的效能,必須建立公平的評核機制,鼓勵有能力與勤奮的優秀公務員並使其適才適任、督促懶惰的人至少要達到平均水準。然而我國警政體系的警官升遷之道,卻是反其道而行,注重的不是務實辦案的品質,反而是各種奇技淫巧,例如:媒體曝光率、人脈鑽營能力、以及曖昧難言的各種利益交換。這些檯面下的運作,使得警官的升官圖堪稱公務體系的「百慕達三角洲」。

警察身為執法的公務人員,理論上,警徽與制服代表的應該是法治國的榮耀。然而長期以來,警政體系在結合媒體作秀、英雄主義的升官文化,以及歷史與制度下欠缺思考的僵化訓練之中,被打造成一個墨守沒有法律明文依據的「潛規則」、把績效和升官看得比法治國與警察生命還要有意義的醬缸。

扭曲的人性,製造扭曲的升官文化;而扭曲的升官文化,又使得在體系中為升官利益而迷失的人們思想更加扭曲。他們不再記得從警初衷,滿腦子想的是如何在用人不唯才的官場中以畸形的方式「脫穎而出」,為自己打造神壇,讓不知內情的人們迷醉在行銷與包裝中。於是,前文所稱的各種要求與指令在外人看來儘管匪夷所思;但對這些警政高官而言,他們可能不以為恥,甚至還覺得理所當然。

面對這樣的亂象,我國的警察教育體系、當前的執政者,以及手握選票的選民,都應該要好好的思考,用人唯才才是王道,而這個「才」,指的不是不務正業的包裝行銷,而是回歸警察學理的警察專業。

我國警政體系的警官升遷之道注重的不是務實辦案的品質,反而是各種奇技淫巧。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我國警政體系的警官升遷之道注重的不是務實辦案的品質,反而是各種奇技淫巧。示意圖與本文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