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人的小確幸進化成了:小不幸

圖/嘆剩金製
圖/嘆剩金製

有一位日本作家,叫村上春樹,他提出一個名詞叫「小確幸」,但他可能猜想不到,這個名詞飄洋過海、流傳到南方的台灣島後,島民為之風靡,並且愛上了這種微小而確切的幸福感覺,只要放個小天燈、來杯霜淇淋、多放兩天假,我們就會立刻被一片玫瑰色的幸福紗霧籠罩:「啊,小確幸~的事囁!」

不論天燈是否噎死了海龜、霜淇淋是否可用作長明燈、多放兩天假但之後要多加兩周班,我們都不在乎,只要有「小確幸」就好。小確幸是一種「心態」,它推動我們去執行更多小確幸的「事」。

在族繁不及備載的小確幸事物家族中,尤其「吃」的項目最能讓人覺得幸福——畢竟人生只有三件事重要,就是「好吃」、「好睡」、「好死」——台灣是美食王國,台灣人愛吃,我們真幸福,生在這個島上就已經先天掌握成功人生的三分之一。

這幾年「小確幸」的心理建設又實在特重要,它幫我們持續不斷的吃,撐過了塑膠飲料有毒的各種QQ的食物工業染色的橄欖油、各種「自稱它是但其實不是」的食物(正如「免試」升學但還是要考試)。不論如何,我們相信最壞已經過去,我們懷抱信心。

我們懷抱著信心,在一陣不長的平靜後,迎來了……這幾天更加熱烈、盛況空前的餿水油事件,直如章回小說寫的「烈火烹油」!如果能把小確幸擬人化,相信它的腦殼此時應該也開始發出了輕微的爆裂聲響:「啵!」

好巧不巧就在今天,聽說連零食「乖乖」都不能吃了。「乖乖」!無數人兒時在學校郊遊前一天必須要買的幸福零嘴,多少IT工程師在機房仰賴它庇佑的安心聖品,也不能吃了!不知道以後拜乖乖還有效嗎?舉頭三尺有神明啊!神明不可能沒看到新聞報導吧!

小確幸很慌張,它該怎麼辦!?它突然對自己感到很不「確」定!

所以它決定進化,它火速託阿基師說了出來。阿基師今天在上海(地點選的不俗,畢竟是對黑心食品感同身受的盟地)下跪時,他說:

「我不能夠因為這麼樣一點點的小不幸,然後就說台灣到底怎麼了?其實台灣還是很棒……」

小確幸2.0誕生,新名字叫「小不幸」。行雖改名,坐不能改姓,「小」字要保留,除了「卡哇伊」以外,更說明了當它是小確幸的時候,小小一點,大大幸福;當它是小不幸的時候……就是……小不幸而已。

當我們不知道宵夜吃的香噴噴泡麵是餿水油泡麵時,它是不知道多少個深夜裡的「小確幸」;當我們不慎知道了,它還是它,一模一樣的東西,只是換個名字叫「小不幸」,很小很小,不會剛巧那麼倒楣到致癌,真的沒什麼啦。

真的沒什麼,在人生的「好吃、好睡、好死」中,我們只是失去了「好吃」這三分之一,可能只稍稍……稍稍有影響到「好死」,那我們也只是失去了人生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二,但我們還有剩下的三分之一。記著,不要看自己失去了什麼,要看自己還有什麼。比如看看我們還有什麼……還有什麼能吃的。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