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真心香與黑心油:台灣不在乎風景與人美不美

圖/嘆剩金製
圖/嘆剩金製

發現了嗎?行天宮不再燒香,無形的「心香」取代道教傳統千百年來看得見、摸得著、聞得到的線香,代表台灣此刻已開始不再在乎「看得見」的有形風景、了解何為不依賴有形外物的安心之道,並開始重新思考「存在」的意義、與真實的意義。

又發現了嗎?看得見、摸得著、聞得到的「香豬油」,外貌濃郁、漂亮,以為可以放心信賴,其實原料是地溝油、餿水油、獸屍油,經過臭蟲爬、掃帚攪,最後再進到你我的身體裡。古早人相信原料一旦被作成食物後,都是可以吃的,但如今不是,這代表了原來現在是一個眼見並不為真的時代。

看不見的是「真心香」,看得見的反而是「黑心油」,弔詭吧?

有句話糾纏了台灣幾年——「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台灣對此語沾沾自喜了蠻久,但這又弔詭吧?因為台灣太多人討厭「四二六」(死阿陸),卻又太多人深愛著這句「Made in China」的頌語,一下覺得自己真是億民景仰的對象,台灣民間任何事都是美的好的,非常安心,自我感覺良好,可以安心擁抱小確幸的小日子

但是,聽得見的,真的就是頌語嗎?這句頌語說的又是真的嗎?終於到今年(2014)九月黑心油爆發之後,台灣被這個慘案嚇到了,心裡偷偷想:原來我們跟大陸一樣?大陸竟然要嚴防我們的油、下架我們的食品?並且,世上最美的人類風景怎麼會去欺逼店員吃餅?怎麼會有人偷偷摸摸想多退貨揩油?怎麼會有人說出想退貨「像我這樣鬧就對了!」的話?

於是這一陣我們可以看到,社會裡愈來愈多聲音開始質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在此語一竿子打翻一島人後,終於大家決定要開始「放下」這句話了。就算是好話人都不說第二遍,任何一句話重複久了,難免像餿油餅一樣有點嘔心。

只有在人的心底還在乎表面的外在美時,才需要尋找、看到、抓住一個可以掛在口頭讓自己安心的「最美風景」,才需要把內在美比作外在美來稱揚。如果壓根不在乎甚麼美不美,也就不再需要這句話了。

行天宮用果決的實際行動,放下了過往燒香的外在美風景,這才是對台灣做出的真正讚頌,因為如果不是台灣的人心有能力願意接受這種「放棄」,那麼行天宮也做不到這一步、並影響其他宮廟跟進。不燒香對世俗道教所有場合、禮儀等等,長久以來即是如登天一般的困難,因為道教信徒比佛教徒更加依賴拿香祈禱的傳統儀式。而已不燒香行之有年的佛光山、法鼓山等等佛教廟宇也同樣值得敬佩。

同時間,同樣是佛道信仰,大陸從平地到深山的各大名剎還在比賽「燒巨香」,香愈大表示愈虔誠,不管那香燒起來有沒有毒氣,看到、摸到的「大」就是好,有這麼「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就是好。至於台灣這邊,則終於發現沒有香居然也可以很虔誠。

台灣其實不在乎風景和人美不美。包裝完善的食品,看不見的製造過程藏在背後;平日體面的大老闆,滿臉憨厚的跪下來泣訴他什麼都不知道;首善城內,穿著火辣時髦的帥哥美女,站在兇殺現場的血跡旁,面不改色地照舊等著進夜店歡樂。食物包裝很美、人也打扮很美,但我們真的在乎它們美不美嗎?

看不見可是依舊「存在」,這是小蔣總統引自《荒漠甘泉》的名言。看不見的虔誠,存在;看不見的黑心,存在。如果是這樣,我們終將不再依戀、相信那表面看得見的最美風景。

台灣沒有被逼著跳過忠字舞、扭秧歌這些表面榮景(「人肉風景製造機」),也沒有崇拜過活雷鋒,這是我們的幸運;加上平日也很少看央視與人民日報,所以我們的語言裡天生本不會出現樣板的「風景」用詞,在社會思想中也終於走到開始放下外在美的地步,更重要的是,放下外在美,才有機會看見內在心黑不黑、空不空。這應該可以視為一種反璞歸真——行天宮不燒香,台灣人不在乎風景與人美不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