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周芷萱/《生活大爆炸》:令人著迷的不只是金髮波霸的幸運

《生活大爆炸》(又稱《宅男行不行》,但我個人偏好《生活大爆炸》這個譯名)是美國情境喜劇,以四個科學家和一位服務生為故事中心,以嘲弄刻板印象和美國文化為主要笑點。這部影集在台灣相當受歡迎,日前的〈《宅男行不行》:喜劇大爆炸如何爆破社會不平等?〉(下稱林文)引起許多討論,本文嘗試回應該文中的分析。

性別權力關係的多重想像

讀完整篇文章,我實在想問,我跟這位作者看的是同一部影集嗎?

以故事主角之一,想打入演藝圈的低學歷美女服務生Penny為例,林文主張,要進行階級流動的方式就是「想辦法嫁給這些傑出的少數菁英。假如你剛剛好是個金色頭髮的波霸美女的話」。更甚者,林文如此比較Penny和其他科學家主角的生活前景:「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跟他們一樣成功、富足、自信?可憐的Penny很長時間沒有答案」。

我的老天鵝,任何人只要多看幾集《生活大爆炸》,都不會認為四名主角是成功、富足、自信吧?而關於婚姻產生的階級流動和主角之間的性別權力關係,若只從第一季角色初登場和結尾的落差來談,Penny的改變也許可說是源於她「幸運地與在名校任教的物理學博士結婚」,但只要隨意接下去看幾個中間季度的片段,就會發現故事的發展和佈局非但不是如此,編劇甚至顯而易見到近乎粗糙地在挑戰這樣的看法。

從一開始四個科學家與一個服務生這樣的階級和性格對比作為起始,編劇陸陸續續安排了許多轉折和鋪陳,一方面讓每一個角色變得立體,一方面也賦予他們相互影響和改變的可能。其中一個我個人最愛的片段是這樣的:

在第四季中,懷抱著演員夢卻只能當服務生謀生的Penny,再次遭逢財務困難,身兼鄰居和前男友的Leonard替他付了房租和飯錢,總共1,400美元。另外兩位物理學家Raj和Howard見狀在一旁嘲笑Penny利用自己的外貌吸引力讓男人替他付錢。Penny在Leonard離開現場後,轉頭問Raj和Howard:「你們兩個怪胎,誰想買我的內衣?只要1,400美元喔。」兩人先是一笑,接著露出認真思考的臉。編劇安排兩人露出考慮中的表情,讓這場戲的意涵完全不同。

類似的情境其實也在第二季出現過,因財務問題而感到煩惱的Penny接受了兩位物理學家鄰居Leonard和Sheldon的幫助,卻因感到羞恥而與眾人發生了一些小衝突。對比於第二季Penny接受幫助時的「羞恥感」,第四季的Penny「長大」了。一樣遇到財務問題、一樣讓鄰居協助他的財務困境、一樣被Raj和Howard嘲弄,這一次,Penny不但先予以反唇相譏,甚至進一步利用提出「誰要買我內衣」這個小小的問題,戳破了兩人的偽善。

這段對白的編排,利用Penny的問句及Raj和Howard的反應,指出了讓男人付錢的女人,之所以可以持續以這樣的方式生活,這當中的父權體系可以持續運作,正是因為有那些願意為這些女人買單的男人存在。兩人原打算嘲笑Penny利用這個父權體制獲得利益,而一轉身,「haha, joke on you.」

上述這種由刻板印象中的喜劇無腦美女Penny演出的高教異男打臉秀,其實在整部《生活大爆炸》中時常出現。當四位物理學家沾沾自喜於自己的聰明才智時,Penny總是會演出一種常民的對比。在《生活大爆炸》裡,Penny並非如林文所描述「之所以能夠抵達專業知識菁英所處身的社會階層,純屬超級幸運」,或是只是「他們的女伴」。Penny協助四位主角成為更社會化的人,同時也運用自己的聰明才智取得改變生活的機會,他的機敏除了在與其他角色鬥嘴時會出現之外,在後續劇情中的職涯發展上,也暗示著觀眾,他並非如此平庸。

Penny轉換職場跑道後,前述的困境不再出現,這個改變怎麼來的?林文中稱之為「她幸運地與在名校任教的物理學博士結婚,然後再從新生活圈中、另一位在跨國藥廠任職的生物學博士那裡,獲得薪水優渥的銷售工作」。但事實上,介紹業務工作的是另一位女性角色Bernadette,Penny當服務生時的同事兼朋友。

對Penny來說,Bernadette並不是來自「新生活圈」。就算Penny沒有與四位物理學家成為朋友,他依然有機會從同事Bernadette那邊得到這個工作。更不用說,劇中也曾演出Penny的業務本領厲害到其他公司來挖角,顯然Penny的業務新工作其實並不是光靠介紹就可以得到高薪,而她也不只是「純屬超級幸運」。

林文把這些結果歸諸於運氣,明顯弱化了Penny和Bernadette之間的女性情誼、忽略了劇中對Penny工作能力的強調,把一切在Penny身上發生的改變,都歸因給這四個男人。也許文章初衷是談論階級流動在美國社會的困難之處,但利用弱化影集中曾明白提到的Penny的工作能力,不停稱之為「幸運」或是「剛好是個金髮波霸」,來證成階級流動之不容易,這種說法把有趣的女性角色扁平化,忽略生活成就背後的努力,令人難以同意。

再說,若要討論金髮波霸在劇中的表現,劇中的金髮波霸可不只Penny一個。具有博士學位且在藥廠上班個性又強勢的Bernadette也是。他不但學歷比丈夫Howard高、賺更多,在影集中的角色也從「天主教傻妹」,變成處處展現女性科學家和職場女性所面臨的生育和職業困境的職業婦女。他反覆在家庭和職業生涯中掙扎,對比於丈夫Howard選擇繼續當個大男孩,這樣血淋淋又赤裸裸的諷刺,就擺在觀眾眼前。

另一齣劇中時常出現的高教異男打臉秀,則是由一點也不金髮、不波霸的神經生物學家Amy擔綱演出。打從Amy在影集中初次出現,他就是一個更完美版本的Sheldon。他對於自己有情慾、有社交需求這些比較人性的一面,比Sheldon更願意正面去面對。而他和Sheldon的第一次螢幕衝突,就是從他質疑Sheldon的學術領域開始。這次衝突之後的結果,是從不妥協的Sheldon妥協了。

小結:文本詮釋的多元空間

我並不是要說這是一部女性主義影集,或是說《生活大爆炸》有多性別友善,當然不,光是三個女性角色當中的刻板印象,或是劇中對同性戀傾向的態度,就有許多值得討論的地方。但如果直接忽略其中明顯到粗糙地對受過高等教育的菁英異男的挑戰和打臉,把Penny看成無能改變命運的底層女子,實在會錯過許多可看之處。

文本分析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同樣一個文本,放到腦海裡裝著不同東西的人面前,往往就會是不同的樣子,文本的詮釋幾乎可以有無限空間。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查到網路上許多人認為Penny是綠茶婊,但對我來說,這個角色顯而易見地利用對比在嘲笑著高教菁英異男的自以為是。這樣的理解差異可能來自於:腦子裡想著高教異男打臉秀就會看到打臉秀,腦子裡滿是對綠茶婊厭惡的人就會在Penny身上看到綠茶婊,腦子裡滿是金髮波霸的人,可能就會不停看到金髮波霸了。

  • 作者為女性主義者。
  • 更多:WebF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