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二)——咖啡外送小姐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有必要對鈔票進行一番描述性分析……再也沒有比紙鈔更能讓資本主義天真爛漫地展現出本身的莊嚴價值。在鈔票的貨幣單位之前,印有與數字嬉戲的純真小愛神、手持法典的女神,以及收劍入鞘的偉岸英雄,它們組成了自成一格的世界:地獄門的裝飾」。
——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單行道》(One-Way Street, 1928)

「歐巴,你剛剛去哪裡?」圭雅笑問著我。

「剛剛?跟朋友看完電影順便喝了杯咖啡,心想好久沒過來看看妳,時間也還早,就順路過來囉。」

「嘿嘿,喝咖啡?歐巴喝得不會是那種咖啡吧?」圭雅笑笑的對我說,雙頰上的酒窩在昏暗的地下室內若隱若現。

我想圭雅可能想歪了,因為來到永登浦這著名的紅燈區場域,即使是韓國人日常生活用語的「咖啡」(커피)一詞,恐怕聽在圭雅耳中,也另有弦外之音。

「咖啡小姐」,意指男性客人如在家,或者是在旅館內,打電話外叫「咖啡」(커피배달),然而,此「咖啡」非彼「咖啡」。因為外送咖啡過來的小姐,雖然手提著保溫瓶,把在店內煮好的廉價熱(冷)咖啡送到房間內,規規矩矩幫客人倒上一杯、聊天,之後就看對方意思,大多提供半套,以及全套性服務。

在我的印象中,描述韓國當地「咖啡小姐」現象的電影,以2005年9月23日上映的《妳是我的命運》(너는 내 운명,或另譯為「你是我的未來」)為代表,但是這部片子的劇情可不是火熱的床戲,反而是外送咖啡小姐的羅曼史。

劇情描述在韓國鄉下地區以養牛為生的36歲的羅漢腳——旭正(黃政民飾),對住在同個村莊內美麗的咖啡店女服務生——銀荷(全度妍飾)一見鍾情,即使旭正知道「咖啡小姐」除了賣咖啡,也提供男性顧客性服務,但是他不顧外人的異樣眼光,對銀荷展開熱烈的追求。

《妳是我的命運》電影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妳是我的命運》電影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女主角銀荷之所以來到鄉下地方工作,在於前夫經常對她拳腳相向,在毅然提出離婚之後,為躲避前夫的糾纏而遠走他鄉,輾轉來到這個村落以肉體換取生計。對於旭正所嚮往的男女之間的純愛情,銀荷一開始只是當作兒戲,根本就不相信,但在旭正持續溫柔的呵護以及追求下,銀荷也漸漸打開心房,,而正當銀荷開始投入旭正的懷抱,想與他兩人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時,前夫卻突然出現了。

前夫一見到銀荷,除了對她言語騷擾、更再度被虐待,更進一步獅子大開口索取巨額的金錢供他花用,旭正得知此事後,為了能讓銀荷真正脫離前夫的魔掌與糾纏,私底下跑去跟她前夫商量,為了解決此事,旭正以自己生平的積蓄與銀荷前夫交換銀荷的自由。

當銀荷得知此事實,自覺有愧於旭正,且她也發現,因為之前從事複雜的賣咖啡工作,遊走在許多恩客中,不小心染上愛滋病,為了不想拖累真正愛她的旭正,銀荷決定偷偷地不告而別,離開了旭正。

面對不告而別的銀荷,癡情的旭正為了尋找她,走遍韓國南北,甚至到最後旭正的癡情事蹟也引起記者的關注,並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事件;而另一方面,遠走他鄉的銀荷,重操舊業以肉體換取生活的溫飽,但一次的突擊臨檢,警方發現她偽造健康証明而將銀荷拘捕,並經審判判監兩年,此事件經新聞報導後,被依舊尋尋覓覓的旭正看到,儘管旭正一得知銀荷的消息便趕去探監,但都被銀荷拒絕。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最終,當銀荷得知旭正曾經為了失去她而自殺,她才恍然大悟旭正的真誠,決定重新回到旭正的懷抱。

但是,「咖啡小姐」在南韓首善之都首爾市內亦為罕見,反倒是在南部地區的許多大城市或者是鄉村還存在著,畢竟首爾身為國際都市,都市人想要喝咖啡,來到街道可以說是三步一間咖啡廳,而跟首爾人提到「喝咖啡」,恐怕沒有人會想到是要去「外叫小姐」這種事。

當然,「咖啡小姐」的另外一個樣態,即是「茶坊小姐」(다방아가씨)。顧名思義,「茶坊小姐」也就是男顧客來到「茶店」場所時,美其名是喝茶,但是一入室就有小姐坐在你身邊,哪怕你點的是簡單的綠茶、紅茶,也沒關係,她們都知道你來茶店喝的不是這種一杯三、四千韓元(折合台幣約一百元上下)的茶,而是在店內深處隔間裡的另外一種「茶」服務。

同樣的,「茶坊小姐」也如同「咖啡店小姐」,多出現在韓國中南部,或者是首爾郊區,漸漸消失在首爾這個大都市內,而咖啡小姐、茶坊小姐則是輾轉以另外一種型態出現……

「呵,圭雅,我是跟朋友去Hollys coffee1那種『健康』場所喝咖啡,別想歪囉。」我答道。

即使我知道,能在永登浦酒吧打工的酒吧小姐一定都有著豐富「就業經驗」,圭雅也如是。

「歐巴,我知道啊,我開玩笑的!呵呵。」圭雅用塗著火紅色指甲的左手,遮掩住她大笑露出的白齒,對我說「我們再喝一杯吧」。

我們倆酒杯「噹」的一聲,又喝了口酒,酒杯已空,我習慣動作,用右手食指比個「一」,圭雅馬上轉身從櫃臺走出,讓人一覽無遺看著她S曲線的姣好身材,來到設在櫃臺外的冰箱,徐徐扭動著她的臀部,隨著香水味越來越清晰,圭雅已拿了瓶啤酒走回來櫃臺內,「謝了,歐巴」。

兩人倒滿酒。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可是,圭雅啊,我們認識也快一年多了,妳在這裡打工單純多了吧?」我吃了口下酒鹹餅乾,一邊問著圭雅。

「當然了,雖然韓國人都認為永登浦為紅燈區,但是,這裡的客人客氣多了,大概在外面就有供男人抒發的地方,而我們這種酒吧,也就相對單純些。來到這喝酒的客人,雖然年紀稍大點,但也不太會對我毛手毛腳,不像我之前在歌曲房(노래방, 類似台灣KTV)的那些客人般,一進來就毛手毛腳。」圭雅說著她在這裡工作近一年的心得。

「是喔,那就好!」

我記得,應該是我來這間酒吧,跟圭雅第三次聊天時的事吧?

那天也是如同今日一般,店內都沒有客人,且她應該在我來之前,已經跟客人喝了一點,臉紅薰薰的,有點醉意,就這樣,她突然跟我吐露她的過去。

她曾經在歌曲房打工過一年半,也就是當過「歌曲房小姐」(노래방 아가씨)。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妳是我的命運》劇照。 圖/CJ E&M Film Division

越夜越美麗的首爾街道,來到有酒吧的胡同、地區,在酒吧間總會穿插著歌曲房的存在。韓國「健康」的歌曲房計費方式不像台灣多以歡唱人頭計算,韓國多為包廂式計費,且視包廂大小價錢也不同,如兩人房的小包廂,便宜的如同在學校附近的歌曲房,一小時下殺到韓幣5000元(折合台幣約150元上下)的也有,大一點的可以容納5-6人的包廂,一個小時約為韓幣2萬元左右(折合台幣約650元上下)。當然,有些如同有名的連鎖店,如「秀」歌曲房,因為室內的氣派裝潢與豪華設備,且收錄著最新流行歌曲,歡唱價錢當然就比較昂貴。此外,韓國歌曲房不似台灣KTV有著宵夜吃到飽的自助歡樂吧,多為提供簡單的礦泉水,若是顧客想要吃點東西,或者是想要喝點小酒,就要自掏腰包掏錢消費。

而這種歡唱文化連韓國人也頗為自豪,他們的夜生活乃為「飲酒—歌—舞」(음주-가-무,喝酒、唱歌以及跳舞),晚上吃完飯、喝完酒,來到歌曲房高歌一曲,這種行程可是在夜生活中不能或缺的一環。

但是,「遊興場所」(유흥장소,也就是「聲色場所」)的歌曲房還是有的,但與「健康」的歌曲房相較之下,可是讓外國人難以辨識,除非在韓國當地住上一段時間,才有可能分辨出來。

想像一個畫面吧,如有人跑到好樂迪或錢櫃等知名KTV店內,劈頭就問櫃臺服務人員說:「你們這邊可以叫小姐嗎?」,這情景多麼尷尬啊?韓國也是這般。

聲色場所歌曲房,晚上九點之後開店,以地下室,粉紅色招牌,店名多以「美人」、「女」、「村」、「歐巴」或者是「數字」為名居多,且店門口招牌一定畫有女體圖案,配上「廉價消費、高級享受」等字樣,門外一定站著面帶口罩,或者是帶頂黑帽的男服務生主動詢問來往的行人:「大哥,在找歌曲房嗎?」。

如這樣的歌曲房,當然就是有著小姐坐陪的「聲色場所歌曲房」。

當然,這種「聲色場所」歌曲房的計費模式也與「健康」歌曲房不同,若是後者是算包廂錢的話,前者算得就是人頭錢,因為老闆要看前來包廂的客人數,好安排數量足夠的小姐來伴唱,務必使每一位顧客身邊都有位小姐坐陪,一台以兩個小時為一節,低消一人約為15萬韓元(折合台幣約5000元上下)起跳,而店內提供的多為一瓶洋酒,以及6到8瓶不等數量的瓶裝500c.c.啤酒(或者是無限量的啤酒),雖說店家無限量提供啤酒,但進來坐陪的小姐心裡都有數,進來絕對不喝啤酒,保持清醒好幫客人倒洋酒,讓客人不斷追加,這樣就可與店家分洋酒錢了。

當小姐進入聲色場所的歌曲房此場域,韓國人的被害意識在這裡開始發酵了……(待續)

點圖看更多「韓國酒色文化專題」

 

[1].

韓國當地咖啡連鎖店店名,正直、健康、乾淨、安全且明亮的場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