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九)——老鴇回憶錄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就算要出賣靈魂,也要找個付得起價錢的人。
——歌德,《浮士德》

沒錯,我是位妓女,古韓語稱做「伎生」(기생),英文叫做hooker1,現代中文叫做「性服務者」。

我開這間「無名」酒吧,也將近有十七、八年的時間了,問我為什麼要選在永登浦紅燈區開這間酒吧?還不是這裡熟客多……

在我20歲初時,曾在清涼里打滾過一陣子,問我那時怎麼會誤入紅塵,下海靠皮肉討生?好好的女生怎不找份工作來生活,反而賺起皮肉錢?我大可編個故事跟你說,是因為家裡貧窮沒錢繳學費,我為了繼續求學不得已下海;或者你要悲慘一點的,我大可蒙混編個故事,說我爸爸在我兩三歲就過世,只剩下媽媽有一天沒一天的打零工,扶養我們家四個小孩,生活壓力大,所以我才出來賺皮肉錢。

咦?我家是兩個小孩而已?隨便啦!

反正跟尋歡客講的故事,越可憐越悲慘,他們給的小費越多啦。

會讓我下海靠皮肉錢討生活,真正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物欲」。

你看看現今的21世紀的韓國人,有哪個人不是愛名牌?不是愛「正品」(정품),現在每個年輕人手上,哪怕是月薪88萬韓幣(以最差匯率1比30換算,折合台幣約三萬元上下)年代來臨,大家手上拿的一定是新型的智慧型手機,背的一定要是LV、Gucci等名牌包,不然你以為韓國街道上,一間又一間開的手機行是開高興的嗎?或者,你以為現今社會出現這麼多的欺騙男人感情,為得只是男生錢包的「花蛇」(꽃뱀)、「泡菜女」(김치년)是假象嗎?

我們國家,每個人都沈醉在名牌的誘惑下,終日操心著他人的目光,怕的就是被人家瞧不起,怪不得有人說韓國是注重「體面」(체면)的國家,這不是沒有道理的,人當然要賺錢啊,錢才是王道啊。

當年我這種剛成年的小妹妹,也沒考上什麼好學校2,與其每個學期花上大量的註冊費3去念那二流、三流學校,倒不如趕緊出社會來賺錢,但沒有一技之長的我,能靠的當然就是我外貌。

別跟我說什麼內在、內涵最重要,「外貌也是實力啊」,不然你以為我們女生減肥、保持身材是幹嘛?特別是我們做這一行的,要想賺錢,先決條件就是要能吸引男生的看,想接近、認識我們,最後掏錢給我們。內涵?別說笑了。還是多趁年輕的時候,多賺點比較實在吧。

而想要到這種「娛興場所」(유흥장소)工作,還不是我們想要就有的,還要經過第一關老鴇的審視咧,看看妳胸部大不大,屁股翹不翹,身材好不好,萬一不合格還讓妳進來,店家還要花錢幫妳治裝、職業教育,甚至帶妳上醫院健康檢查,這都要錢啊;更別說讓客人傳出這間店連這麼醜的小姐都敢請的風聲,讓店家名譽受損,這可是貪小失大。

但是說到底,做這一行的,自己身材不保養好、外貌不夠亮眼,最倒楣的還是自己,因為,根本沒有客人會挑我,我怎麼賺錢呢?

記得我20歲剛去上班的時候,還是認識的姐姐介紹的地方——「清涼里」,當時我們這種年輕貨色、新面孔的小妹可是搶手的很,一天晚上一個客人,上床辦事20分鐘,之後加上清潔、沖澡時間,算一算,從晚上九點開店,忙到半夜兩點好了,接五個客人,扣掉老鴇的抽成,一晚下來,也算是不少收入呢。

那時候,我幾乎買得到我想要買的東西,衣服,鞋子,包包,每次跟以前的同學見面時,幾乎沒有一個不羨慕我的,因為她們總是看到我又換了新衣、新鞋,燙頭髮,甚至我還是我們那一輩,第一個拿BB Call的人啊,多麼時尚時髦,又是多麼高人一點啊。

但是,她們其實不知道,我穿新衣、新鞋,燙新式流行的頭髮,那又怎麼樣呢?最後在床上,還是要被客人脫光、卸下、弄亂,買了BB Call又如何?反正,又沒有人會Call……

但,就是那個讓她們羨慕的眼神,成為我做這一行業最大的慰藉。

圭雅跟那個外國人到底去哪裡了?上個廁所那麼久?不管她們了,我還是先喝。

但是,可別以為我今天收錢明天就把錢花光,我也有儲蓄、投資的習慣,對女生來說,最好的投資就是自己,現在人家都說韓國人喜歡整型,整型手術在我們這個社會特別盛行,這也不能怪我們啊,外人是否瞭解我們這個「看」的社會呢?是否曾深入瞭解我們,怕被別人瞧不起的眼神呢?

早在我年輕的時候,除了盡可能的在我自己身上裝扮,奪取尋歡客的目光,噴上最名貴的香水,最後企求的,說起來也可悲,就是希望每天晚上有絡繹不絕的尋歡客,用他們的汗臭、體液來取代我身上的香水味,因為表示那晚我有生意可做,有錢賺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23歲那一年生日前夕,還差到10萬韓幣(台幣約3000元上下),就可以去割個最時髦的雙眼皮手術來慶祝,那陣子我真的是死命加班啊!終於在我生日那天,湊足錢去動了刀,事後我可是紅燈區第一位有著一對明亮大眼的小姐唷,瞧瞧,當時同事的姊妹,是多麼羨慕我擺脫了單眼皮小眼睛呢。

喔!當年姊妹看我的那羨慕的眼神、表情,多麼讓我感到我高高在上、心情愉悅啊,且這對雙眼皮,也讓我在那時特別得到尋歡客的熱愛,他們還以為我是混血兒,那一季的業績還真創下新高。

但現在,說起割雙眼皮的手術,在現今韓國社會應該沒什麼了吧?要是我再年輕一點的話,我也想去江南區狎歐亭「削骨」,整個全韓國女性認為最完美的女性臉龐——金泰熙(김태희)的瓜子臉。

而我待在清涼里的時間,大概直到我25歲左右吧?後來,因為年紀漸大,自然也就被淘汰下來,真是可惜啊。90年代的韓國漸漸開放,來到韓國觀光的人漸多,還記得我在清涼里最後那幾個月,老鴇突然想出攬客新招,要我們穿起傳統韓服來吸引外國人,從那天起,晚上九點店面一開張,我跟幾個姊妹,三人一組,身穿起韓服,像個玩偶蹲坐在一個兩坪不到透明窗之內,老鴇在外用布簾遮住玻璃房,等著尋歡客拉開前來觀看。

現在回想起來,那老鴇真有先見之明,首創韓服接客,造成紅燈區的一陣仿效風氣,迄今誰會想到,韓流吹到全世界,搞得這一行的不穿個韓服,來象徵一下韓國風味,怎麼能吸引到外國尋歡客的目光啊?現在幾乎在「清涼里」上班的小姐,全部都穿上韓服來上班了,且現今前來韓國買春的外國觀光客,可是不少!

在清涼里上班的小姐,最喜歡的就是國外尋歡客了,當然喜歡西方人士大都跑去梨泰院上班了,但是我寧願留在這。原因?倒也不是排斥外國人,畢竟在語言不通、美麗的誤會下,搞不好還可以敲他一筆反正客人爽我也爽,不也是件好事嗎?反正男生還不都是一樣?

說到這,之前看新聞,2015年3月不是在台灣也傳出,有我們國家的女性過去那邊應召站「度假打工」嗎?聽說一次服務的費用,大約是50、60萬韓元(換算成台幣1萬5千元),超好賺的4,而且還絡繹不絕,聽說6月又有兩位過去臺灣「度假打工」啊5

說到底,還不是經濟的關係,現在韓國經濟多慘啊!「88萬韓幣的年代來臨」,天啊!88萬韓幣怎麼活一個月吶?

現在一杯咖啡就要韓幣4千元(台幣約130元上下),1頓飯至少也要5千韓幣(台幣約160元),三頓1萬5(台幣約500元),加上手機費一個月低消4萬(台幣約1300元),而交通費,省一點每天來回也3千韓幣(台幣約100元),一個月也要花到韓幣70萬(台幣約23000元),這還不包括房租費6,韓幣88萬怎麼活啊?

若我再年輕一點,也要學她們到國外度假打工,一夜接一次就賺夠7。且跑到國外「度假打工」,對著客人叫句「歐巴」(오빠),薪水馬上漲個7、8倍,有錢好賺幹嘛不賺?

但說到這,我真好奇為何全世界的男人突然對韓國女性產生好奇、興趣?是因為最近韓流的歌手穿著曝露嗎?還是韓國連戲劇的影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2000年之後,當我們國家挺過國家金融風暴、破產危機之後,而2002年世界杯韓日一起舉辦,之後來到我們國家的外國觀光客越來越多,不信,你到明洞、東大門走一趟,看聽到的是講韓語的本地人多,還是操外語的國外觀光客多呢?

25歲的我,在踏出清涼里之後,尋找下一個工作場所,那就是我剛剛沒跟那個外國人說的,位於首爾地鐵4號線吉音站(길음역)的十號出口,城北區的「彌阿里紅燈酒區」(미아리 텍사스)……(待續)

點圖看更多「韓國酒色文化專題」

 

[1].

有關於「伎生」一詞的曖昧性,請參閱筆者〈淫亂書生與伎生〉一文。

[2].

請參閱筆者〈他人即地獄——韓國人的「出世」教育〉一文。

[3].

如2015年的韓國研究所註冊費,以國立南韓首爾大學人文學院為例,一學期註冊費約380萬韓元(折合台幣12萬五千元上下),而私立的人文學院註冊費用,大約落在550-600萬韓元(折格台幣18-20萬元上下)左右。

[4].

資料來源:雅虎新聞(2015.03.18)。

[5].

資料來源:雅虎新聞(2015.06.07)

[6].

請參閱筆者《韓國人入門》(五南出版社)一書內的租屋房價介紹,以及〈住在地下室的人〉一文。

[7].

早在韓國《朝鮮日報》2012年6月19日的報導,就指出約有10%的韓國性服務者前往日本、美國,以及澳大利亞等地賣淫,當然最多的還是在日本當地,而當年湧向杜拜的人數,也有增加的趨勢。而這些韓國性服務者,多拿兩個月的旅遊簽證「度假打工」,一個月下來,將近可賺到高達2000—3000萬韓元的薪水。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