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作者對談》韓國酒色文化的「自辱」書寫?

點圖看更多「韓國酒色文化專題」

鳴人堂專欄作家陳慶德所發表的系列專文「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已告一段落,不少讀者也留言表示這系列十分有意思,並成為他每週期待的專文之一。因此,鳴人堂特別與旅韓作者陳慶德進行對談,透過以下羅列指出的問題,我們可以進一步理解作者撰寫此系列文章的動機為何,是單純的想聊韓國的情色產業,或者有其它寫作上的企圖?

另外,相信許多讀者也相當好奇,慶德介紹了這麼多情色產業的職業類別,並一一點名韓國當地的紅燈區所在地點,彷彿深入其境的寫作視角,領著讀者感受這亦飄渺亦真實的感官體驗。那麼,作者真的去過嗎?

鳴人堂(以下以鳴代稱):一開始包含編輯與作者最感好奇的提問是,慶德為什麼選擇了「酒色」,或說是「情色」這個主題做為韓國文化觀察的書寫主軸?台灣人對韓國的印象包含韓國民族是個嗜酒的民族,因此酒我們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是「性」與「性產業」呢?有什麼原因以及最終希望可以達至的目的?

陳慶德(以下以陳代稱):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相較臺灣人而言,韓國人愛喝酒,甚至下午五六點在韓國的街道,就可以看到有人醉倒在路邊。但是,就如同之前與編輯討論設計的專欄名稱為「再寫韓國」一般,或者是在此系列文內提到,越是大城市,人越是孤單,酒除了當作韓國人平常練習死亡的儀式之外,也同時開啟了一道觀看韓國暗黑面的可能性。

之所以選擇「性」來書寫,除了它作為動物本能之外,「飽暖思淫欲」,在酒精的催促下,我思索著是這樣本能之下,會在韓國產生怎麼樣的面貌?當然,讀者藉由這系列的閱讀,也可以反省臺灣、日本或者是自己熟悉的國家,來思索當地的暗黑街道、場域。

而藉由「他者」的反省,我也希望有著一位後來者,也許可以書寫出臺灣的「情色文化系譜學」,以及對於情色領域的描述。

鳴:這系列在編輯的過程中,內文隱隱約約讓我察覺到在某些地方有些保留,但那原因說不太上來,這是否跟韓國當地懂中文的社群如何看待這系列文章的想法有關呢?

陳:的確,在我書寫的階段,也曾經接到韓國讀者來訊,他們當然是從擔心的角度給我建議,怕這樣的書寫,會對我的形象有所損害,以「自辱」一詞,來形容我這一系列的書寫。

可是,「哲學沒有什麼不能談的」,在我自己閱讀資料的經驗中,尚未看到這一方面的相關考察,而這系列的書寫,其實眼尖的讀者都可以發現到,裡面的主角都沒有名字,男生為「歐巴」,酒吧為「無名」,老闆娘為「歐膩」,唯一有名字的是「圭雅」,但是,也許有機會在下一系列,我們可以看到「圭雅」她將帶領我們察看韓國社會更為殘忍與黑暗的面向。

事實上,我也一直好奇,同時反覆受到編輯的鞭策,因為我算是比較純文字創作者,其中我還刻意用了陰性書寫(ecriture femine)角度,也許該說這系列沒有主角,但在慾望之下,每個人都是主角,每個讀者透過裡面的說話者,看到的是自己的慾望。

而我也十分感謝,有機會透過這樣的「平台」,且在當今幾乎要求「速度」的讀者(甚至評論也是如此?),能夠定期鎖定每週的udn「再寫韓國」閱讀敝人文章。

韓國上千名性工作者抗議政府打擊性交易。 圖/歐新社
韓國上千名性工作者抗議政府打擊性交易。 圖/歐新社

鳴:韓國因為情色產業並非合法化,九月份時亦有上千名性工作集結抗議政府打擊性交易的政策,慶德對韓國爭取性工作權權,以及韓國女權的發展有什麼看法?

陳:這個問題我們在酒色文化系譜學在第十回將會提到,當時盧武炫總統為了他人的目光,強制性的掃蕩情色行業,只為了不要讓來到韓國的外國人看到韓國陰暗的一面。

但基本上,要完全使這種性服務者消失,是不可能的。以韓國為例,它雖然脫離了紅燈區,但卻以另外一種變形流散(如流鶯、援交女、酒店小姐、出差、按摩女等),而我們也透過這一系列的考察,陸陸續續探討到;甚至我們在下一系列的暗黑寫作,也會揭露出我們尚未考察到的首爾郊區……

鳴:從第七回提到的梨泰院觀察,韓國當地的情色產業的發展是否與美軍的駐紮有關?而這樣的後殖民文化如何影響了韓國當地的性產業發展?

陳:這是一個大問題,如果從酒色系譜學內,我們在第五回就可以看到日本人對於首爾區的「赤線」的考察,如果時間往前推,我們可以看到「伎生」的存在,時間往後推,我們可以看到韓國現今演藝圈(諸如第三四回的考察),似乎很難直接把韓國當地的情色產業發展直接與美軍駐紮相連結,也許可以說,美軍駐紮(梨泰院)也只是形成韓國情色產業發展另外一個樣貌(相較於清涼里、永登浦,以及彌阿里等)。

換句話說,系譜學之所以為系譜學,它沒有一個主要的因果發展路線,它是從一堆偶然、繁雜、大量性的現象內,進行一個考古的動作,同時也看到它的發展。而連結也只有靠著敏銳的觀察者,來構成論述的架構。

紅燈區彌阿里一隅。 圖/取自 http://cafe.naver.com
紅燈區彌阿里一隅。 圖/取自 http://cafe.naver.com

鳴:系列文章中提到韓國的情色職業類屬包含了酒吧小姐咖啡外送小姐、酒店小姐、馬殺雞店小姐,傳播妹,以及紅燈區裡玻璃房小姐,最後又提到了古代韓國的伎生,試著把古代伎生的形象與現代情色產業做歷史上的嵌合與比對,慶德對這樣的比對有什麼心得嗎?

陳:一般描寫情色行業,大多會以場所、價錢、服務時間為主要描寫,而這方面,當然透過強者朋友(?)取得這方面資料,這很方便的。

但最根源的是,在這數十種與情色有所關連行業,甚至如同裡面提到的四大私娼街,「人」的樣貌與特性才是我所關注的。

若此系列真的收集成書的話(這一系列應該也將近有四、五萬字,我們幾乎描述了首爾的情色領域、行業),讀者還可以在書內看到一刀未剪(?)的文字書寫,諸如韓國人身體知覺、敏感的性感帶、最喜愛的姿勢等描繪,但因為限於udn為優良網站,非18禁,所以,比較「深層」的文字,忍痛被編輯割掉了!嗚嗚嗚。

鳴:這樣子啊,那我真好奇你媽是否知道,你在專欄寫情色文化的文章?

慶:這這這……如果這系列未來能集結出書,等書寄到老家,她簽收就會知道吧?XD~(媽咪!我在這裡~XD!)

回過頭來,「再寫韓國」的「再寫」,意味著我們不是建立在批難(批難跟批評為兩不同概念)對方的詮釋,畢竟「詮釋沒有對錯,而只有高低」,但就目前我所理會到的,我在詮釋眾多的文化社會現象時,盡可能不以「概念式」或「歷史回溯法」來論述之。

若一言以蔽之,我的觀看角度,就是「原初性」,為什麼,這個現象偏偏是出現在韓國,不是日本、臺灣?為什麼?

它是一種動態的觀看,如同早期法國的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其1949年出版的《第二性》(The Second Sex)一書中說道,「人不是生為即為女人,而是『變』成一個女人」……那麼,同樣的,「人不是一生下來即為韓國人,而是『變』成韓國人」,而這裡的「韓國人」不是指國籍的韓國人,而是在此生活世界內生存,歷史、文化性的人。

鳴:最後一個問題,我想也是讀者最好奇的,所以我們要放在最後一個來提問。本系列韓國酒色系列文章的敘事手法圍繞在一位「無名」地下室酒吧的女子——圭雅,請問圭雅是真實人物嗎?有Twitter可伸嗎?

陳:圭雅,哈!你確定要她的照片嗎?恐怕看完下一個系列,各位就會改口囉XD~最後,謝謝鳴人堂編輯以及讀者,謝謝大家的收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