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搖滾樂《美人》說了什麼?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韓國70年代,「搖滾樂教父」申重鉉(신중현)於1974年8月15日發行了《美人》一曲。《美人》歌詞內容為:

我看她一眼,我看她兩眼,我想要一直看著她,不管是誰,只要看了她一眼,眼光就無法脫離她,我真的好奇,她到底是哪個幸運兒的愛人啊,每個人都愛這樣的他,連我也是……1

而這首歌在當年,以「傷風敗俗」為由,遭到政府查禁。

儘管這首《美人》在當時被禁,但卻無礙於流傳在眾多年輕人口中傳唱。甚至,當時還有年輕人把歌詞改得更為低俗,變成「我操她一次,我操她兩次,我想要一直操著她。」這樣的改歌詞的文化,在世界各國都有,但唯獨在當時,這首歌,把「看」、「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美人」結合在一起的。更別提在年輕族群中,所改的歌詞,表現出當時,韓國男性最深層的性慾。

說來有趣的是,這首歌曲的內容,如今看來倒也沒那麼敗德,但就筆者看來,在上一個世代《美人》這首代表歌曲,揭露的,反倒是韓國人針對女性「看」的偏重,以及物化女性的現象。而這樣的現象,當然也還是遺留到當今韓國社會。

一提到韓國,台灣人的刻板印象就是「整形」。

的確,台灣多年前的《痞子英雄》影集,第一集開始時,就是主角躺在醫療椅上,旁邊有著兩三位醫護人員操著韓語口音,進行著「整形手術」。

韓國當地,對於整形風氣習以為常。就像筆者之前撰文所提過的許多例子之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韓國女性朋友跟筆者說,她不動雙眼皮手術的原因,就在於「韓國單眼皮的人越來越少了」,單眼皮已經漸漸消失在韓國境內,不再是足以代表「韓國人」生理特徵2;別說是「單眼皮」了,連同韓國人的「大餅臉」,也在最近的削骨手術盛行下,「瓜子臉」傾巢而出。筆者的中國友人,光是每個月,靠著接洽來韓進行整形手術的口譯工作,月入韓幣五百萬(折合台幣約十二萬元),輕而易舉。

到韓國街道一看,大大小小的宣傳單上,都可以看到整形手術的廣告,最著名的,就是首爾狎鷗亭那一整區的「整容街」。只要走在那,隨時都可以看到一個個臉上包著繃帶、戴著太陽眼鏡,剛完成手術的韓國人身影(以女性居多)。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全韓國外表最耀眼、最亮麗,然而卻可能是最不快樂的女人。

且韓國整形手術便宜、快速且技術高超,小到開雙眼皮四十萬韓幣(折合台幣約一萬三千元左右),墊高鼻子約八十萬韓幣(折合台幣約兩萬六千元左右),到胸部動工,約三百九十萬韓幣(折合台幣約十萬元)等,應有盡有,同時,韓國整形手術之興盛、風靡,連帶造成前來韓國當地,做整形手術的外國人絡繹不絕。這也算是一種「觀光傳銷」吧?

用「整形時代」一言,來註解當代韓國人對於外貌的操心,也不為過。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特別是在職場的女性,韓國公司人才招聘,彷彿變成一種選美比賽。每個面試者,除了比成績之外,短短十幾分鐘的面試,最重要的還是要吸引主考官的「目光」,比裝扮、比美、比漂亮、比苗條;而這,也讓人常常詬病的韓國當地的選美比賽,怎麼每個人都長得差不多、一模一樣。

甚至,來到整形診所,醫生拿出來的就是一本本功績錄,來告訴顧客,誰是被他重新整出來、獲得「自信」的呢。而在大牌、炙手可熱的整形診所,醫生的珍藏的冊目上,還有幾位顧客名單是當紅的韓流明星呢。

妳想變成誰的外表,都沒有問題的!

但回到上面所說的女性「選美」,其實最為嚴重的,就如同之前撰文過的,韓國夜生活娛樂業的女性,「外表」變成這種夜生活女性唯一的武器,且在她們身上發揮到最大的功效3

又如同韓國人描述自己的社會,為一個「外貌至上主義」(외모지상주의),或者最近興起的流行語——「花蛇」(꽃뱀,意指靠著美貌,勾引男子荷包的女性),甚至我們之後要探討的,韓語系統內,「看」(보다)這個動詞的發達等語言現象,都一再顯示出,韓國人是如何操心他人目光,又如何何將自信建立在他人身上。

所有整形的目的,都只為了呈現在他人面前,沒有人看的話,會打扮的漂漂亮亮出門的人是傻瓜!因為,人總是看不到自己的,即使透過鏡子看到自己,會嫌自己醜、肥、不堪入目的人,應該不多嗎?別忘記,古希臘神話的那西索斯(Narcissus),水仙花「自戀」的起源,乃是他看到倒映在水面上的自己,太美太漂亮,迷戀水中的自身身影(即自己),以致憔悴而死。反言之,他不是厭惡水中的自身醜陋、不堪入目的身影而死。

只有「美」才有可能被看,才有可能被人迷戀,才有可能,因為想要佔有而發生悲劇。「醜」的話,人大不了轉過頭,不看就是了。

韓國正是「看」的文化特別發達、他人的目光特別尖銳,且人們也不會扭扭捏捏的,猶如日本人講個客套話,「猶抱琵琶半遮面」。韓國人要看的、想看的,就如同在文章最前面,提到的那首歌曲的內容一般,想看的只是「美人」,只有漂亮的女生,才有可能進入到我的眼簾,甚至,才讓我對她產生興趣。

換句話說,韓國女生只有選擇「美人」這條路,不論是天生麗質,或者是後天努力整形,才有可能生存在這樣看美人、物化女性、外貌至上的社會內。

但韓國女性也深懂這樣的社會環境,但又如何呢?

如同我們在之前撰文提到的,不論是韓國女性穿著(如:天氣越冷,裙子越短),或者是,當代韓國流行歌詞內所展現出來的現象(如「我穿著的超短裙,路上的人都看著我,為什麼我心愛的人都不瞧我一眼呢?」)等。韓國女性也還在尋找一條逃逸的路線。

申重鉉《美人》,雖為上一個世代歌曲,但美人身影似乎還徘徊在現今韓國社會內,揭露出來韓國人最深層的意識。只有當這個女生能吸引到我的眼光,進得了我的眼簾中,才可稱為「美人」之外,也只有當她吸引到我的眼光,她才有「地位」存在,進之,我才有可能對她是否有「男朋友」感到好奇,想關心她,想佔有她。因為,她是眾人的所愛,當然其中一位的仰慕者,也包含著我。

因為,「美人」是建立在被看才有可能成立的。如果不被人看的女生,不會是美女;要被人家看,才有資格稱為美女,若想要成為美女的話,就唯獨只有被看、吸引他人看。

所以,在韓國看到漂亮的女生,你大可睜大眼看著她,從頭到腳,哪怕是帶有著一種佔有欲望的「看」,看腿、看胸、看臀部,韓國女生也不以為然,即使表面覺得失禮,但在其深層,她們希望被看的。

但請別忘記,帶有點紳士地口吻,稱讚對方:「妳真的是個美人。」

而這樣的美人,在韓國很多很多……

 

[1].

《美人》完整的歌詞如下:「한번 보고 두번 보고 자꾸만 보고 싶네.아름다운 그 모습을 자꾸만 보고 싶네. 그 누구나 한번보면 자꾸만 보고 있네. 그 누구의 애인인가 정말로 궁금하네. 모두 사랑하네~ 나도 사랑하네~모두 사랑하네~ 나도 사랑하네~나도 몰래 그 여인을 자꾸만 보고 있네. 그 누구도 넋을 잃고 자꾸만 보고 있네. 그 누구나 한번 보면 자꾸만 보고 있네. 그 누구의 애인인가 정말로 궁금하네. 모두 사랑하네~ 나도 사랑하네~ 모두 사랑하네~ 나도 사랑하네~」

[2].

從韓國人偏向動雙眼皮的歷史轉變,我們可以看到一些文化詮釋的侷限。諸如若是試圖以一種地理環境,如之前指教筆者文章某位讀者,以人類學角度,言韓國人住地下室,單眼皮,眼睛小的人體器官特徵,在於要抵抗緯度高的冰冷環境、寒風或風沙。但是,這只是「靜態」的觀看韓國人,或者該說,只是處理「單個」現象的論述。

更為危險的是,若是持著這樣「命定式」的環境決定論,如何解釋現今韓國社會,一棟比一棟高的建築物?或者是筆者接下來要言及的整容現象呢?

易言之,這種以環境決定論來論述文化現象,從某個角度而言,全盤抹滅了,生活在此地人的主動性、創造性,或者該說,無視於人的動態「意識」。

[3].

有關於這方面的撰文,請參閱筆者酒色系譜學系列。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