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重擊者(二)韓國人約會course守則

花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把今天約會的狀態調整到最好,我要讓走在身邊的歐巴,會因為我而...
花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把今天約會的狀態調整到最好,我要讓走在身邊的歐巴,會因為我而讓其他男生羨慕。 圖/shutterstock

今天是我跟那一位外國歐巴約好見面的日子,地點約在首爾市內最熱鬧的地區——新村(신촌)。

新村四周有由延世大學(연세대학교)、梨花女子大學(이화여자대학교)、弘益大學(홍익대학교),以及西江大學(서강대학교)四所大學所構成的年輕人街道,在這裡,也可以看到韓國年輕人最流行與最時髦的打扮。

我想我會選在這裡見面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每天晚上都在地下室的無名酒吧上班,放假時就應該選擇在這種人多的地方,看看人群,轉換一下心情。

約會前,不免俗地小至頭髮、指甲油顏色、配戴的耳環、項鍊,到該穿的衣服都要經過搭配挑選:比如淺色系的外衣,要搭上內搭撞色的蕾絲內衣才行,任誰都無法忍受白色外衣內搭上肉色內衣吧?還有噴灑的香水、拿的包包,甚至腳踩的高跟鞋等,都是不能忽略的。最後,出門前讓男生等上三十分鐘的化妝時間,一定不能少。約會時,讓男生等一下女生,這可是韓國人談戀愛的基本潛規則啊。

這倒也不能怪我們女生,因為女生不像男生外出那麼方便,一身輕便即可出門。而且聽說最近戴帽子出門的男生越來越多,特別是在早上,有人說,是因為男生一大早起床,來不及洗頭的緣故,帽子一帶即可出門。可我們女生就不能這樣出門了,在注重他人目光的韓國社會內,女生得多多操心點自己的外貌啊。

韓國社會對女性的注目,可是特別嚴重的。

我把放在化妝台上的假髮,梳理了一下,用護理乳液抹好髮片,再用髮網把自己的真髮豎在網內,戴上了長度及肩的假長髮。我想沒人知道,其實我在工作場合是帶著假長髮的,但我自己為了舒適,私下習慣留著短髮。短髮給男人的印象太過簡潔、洗鍊,沒有女人味,所以為了「他人的目光」,出外或工作的我,總是刻意地準備假髮來。

花了兩個多小時,才終於把今天約會的狀態調整到最好,出門前順手往包包內塞入一件最近剛買的紅色薄針織衫,晚上天氣變冷時好披上。

走出居住的地下室房,我想要讓今天走在我身邊的歐巴,會因為我而讓其他男生羨慕。這就是韓國女生的普遍心態。

 


 

「歐巴,不好意思,電車人有點多,我遲五分鐘到喔。」我在下午兩點五十五分傳了封短訊過去。

「沒關係,妳慢慢來,我在2號出口的Hollys coffee咖啡廳看書等妳。」訊息也很快回傳回來。

當然囉,一定要讓男生等一下的,這就是韓國當地戀愛的「搞曖昧」(밀당, 拉扯),看歐巴也不生氣地回傳短訊,看來他真懂韓國阿,他不會是位「選手」(선수,「高手」)吧?我笑笑地看著他的短訊。

下午三點十七分,我故意遲到,緩緩地走入歐巴他所等待的咖啡廳內。

歐巴坐在人潮擁擠的咖啡廳內,靜靜地看著書。我走到桌前跟他打著招呼,「歐巴,等很久了吧?」。

「沒有啊,呵呵,剛好看些書,妳要喝點什麼?」歐巴露出微笑,帶著我去櫃臺點了我最愛的雪花冰。

說到韓國人約會course(코스)的第一個行程,莫過於去咖啡廳吃冰聊天。

聽歐巴說在他們國家——我記得是台灣吧——連鎖茶飲、咖啡店特別多,但多是露天式的,隨手外帶,價錢也便宜,大約是韓幣一千五百元到兩千元左右(折合台幣約55元上下),幾乎人手一杯珍珠奶茶。雖然韓國最近也有「貢茶」,但是一杯就要韓幣四千五百塊到六千塊韓幣(折合台幣約150到200元上下)。真是羨慕歐巴的國家,哪像韓國最近咖啡廳賣的咖啡,幾乎一杯都四千韓幣起跳(折合台幣約120元上下),有品牌的咖啡,甚至一杯就比一頓飯還貴呢。

一定要找一天去台灣玩一玩。

 


 

雪花冰很快就做好了,歐巴拿著震動的服務鈴來到櫃臺,把擺滿草莓、葡萄和煉乳的雪花冰端到座位上。

員工給了我們兩支湯匙,我跟歐巴一匙一匙挖著冰,吃了起來。

「圭雅,其實我剛來韓國的時候,還真的很不習慣韓國沒有公筷母匙的習慣。」歐巴說著。

「是喔,可是我們都一起吃。」

「對啊,記得我以前跟只見過一次面的韓國朋友出去吃飯,她吃炸醬麵吃到一半,就直接把筷子遞給我,叫我嚐嚐。這種一起吃的習慣,在我們國家,大概只有男女朋友會做出來的事吧?1

「是喔,歐巴。」我撒嬌的挖了一口冰要餵歐巴吃。

雖然歐巴有點靦腆地說了不要,但還是張開口。

想起以前曾經遇過一位日本女性朋友,她跟我說韓國男女生談戀愛時,牽著手在大街上接吻,這在日本幾乎都是看不到的;但在韓國,男女朋友吃冰互餵、牽手散步,甚至在街頭接吻示愛,這都稀疏平常。大概是我們韓國人表現感情比較直接吧,在談戀愛時,男女朋友會經常說「你是我的」(네 거야),把對方呼作為「自己」(자기야)2等,佔有欲極強的告白言語;可是,當情侶分手之後,幾乎都不會再聯絡了,斷得乾乾淨淨。

 


 

「等會想做什麼嗎?」歐巴問著我。

「歐巴呢?」我把這個問題丟回去給他,這是韓國女生的標準回答。

「去看場電影如何?反正時間還早,看完電影之後,我們再去吃飯吧。」

出了咖啡廳,我把我的右手環在歐巴的上臂上,只見歐巴笑笑的,我們兩人一起前往韓國人約會course的第二個場所——電影院。

走往電影院的路上,歐巴看著新村街道上許多掛著「電影館」、「DVD房」看板的店家,好奇地問我:「圭雅,那個『電影館』(영환관)、『DVD房』(DVD방)是什麼地方啊?」

「那種地方啊,嘻!歐巴這種年紀不能去了啦!那是給高中,或者大學情侶約會的地方,就是一個小房間,裡面可以挑選自己想看的電影。」

我沒有跟歐巴說的是,其實這種地方就像少了張床的旅館一般,情侶只要花個五千到八千元韓幣(折合台幣約160-250元上下),就可以買上約一、兩個小時的私人約會空間。很多年輕的弟弟妹妹,都會跑去那邊約會,因為比起上情人旅館便宜的許多。

雖然美其名說是去看DVD電影,但是在裡面亂搞的人也不少。而最近這種少張床,但類似旅館的私人空間,還有房間咖啡廳(룸카페)、Wii遊樂房(밀티방)等,大多是提供給還沒有出社會賺錢的學生情侶約會使用。像我們這種已經出了社會的人,都是上旅館居多。

歐巴跟我來到新村電影院內,挑了部最近上映的電影,買了爆米花、可樂,我們倆在電影院內,渡過兩個多小時的第二個約會行程。

(待續)

 

點圖看更多「重擊者

 

[1].

在這裡,缺乏公筷母匙的習慣,也可以放到筆者文化脈絡詮釋,韓國人發達的被害意識,導致攪拌、急速用餐現象產生。請參閱筆者之前撰文〈別只問韓國食物辣不辣,也要看他為何攪拌?〉一文。

[2].

「자기야」一語在台灣坊間多翻譯為「親愛的」,但是在韓國人思維中,指稱自己、自身也會用到此語,所以翻譯成「親愛的」,在程度沒有如同韓語內「자기야」的強烈。從存有的層面而言,在談戀愛的韓國男女中,呼叫自己的男女朋友為「자기야」,表示她是我另一半一般。有關於韓語語脈分析,請參閱筆者《韓語超短句:從「是」(네)開始》(統一出版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