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從桃園球場方位爭議,回顧「賢拜」廣島市民球場西曬史

桃園國際棒球場的西曬與排水問題,近期再度成為關注焦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桃園國際棒球場的西曬與排水問題,近期再度成為關注焦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一座偉大的球場,必有其豐厚的文化記憶甚或歷史教訓。近來再度成為政治人物與棒球迷爭議焦點的桃園國際棒球場,2009年落成時,對長年苦無國際正式比賽規格球場的桃園來說,無疑是新的體育門面。

不過,這座球場在興建之初,因為時任市長朱立倫的堅持,將球場大門與本壘側移到馬路旁十字路口,不顧方位角問題,造成了看球的致命因素——西曬,加上排水設施不良,成為這座球場為人詬病的兩大敗筆。

「方位角」對棒球為何重要?

翻開棒球規則2.01,裡頭清楚寫道:「球場的方位角,是以本壘出發經過投手板,再延伸到二壘方向,以面向東北東最為理想。」為何會選東北東?主要考量在於觀眾的舒適度。棒球比賽開打時,太陽正從本壘後方漸漸落下,對於內野觀眾來說最為舒適。

不過綜觀球場方位角演變,一開始建議的建設角度也不是東北東。以日本職棒來說,1920年開始把球場建設方位角列入規則,1920年到1930年的方位角是南邊,1931年到1935年並無強制規定,而1936年至1949年又改為南邊。

南邊是廣義上對各種運動都公平的角度,舉凡網球、足球與橄欖球等,建設球場的方位角都是南邊。由於這些運動進攻時都是「半場進攻」,方位角為南邊的話,無論攻擊方與守備方都能公平面對日照。

不過棒球的特殊就在於,進攻(打擊區)跟守備的方位都是固定的,也因此方位角是主觀認定,只能對一方有利。建於1924年的甲子園球場,當時就是「遵循古法」,方位角是南邊。直到1950年後,日本變更方位角為西南西,原因雖是考量對投手比較有利,但打者就相對吃力;直到1956年才將方位角定為東北東並沿用至今。

日本現今唯一精準定位在東北東的職業球場,則是跟桃園國際棒球場一樣在2009年開幕的廣島鯉魚主場「MAZDA Zoom-Zoom Stadium 廣島」,其方位精準定位在東北東,避免西曬問題。但在「精準定位」的背後,廣島鯉魚的主場,過去也曾有段50多年的西曬血淚歲月。

廣島鯉魚主場「MAZDA Zoom-Zoom Stadium 廣島」。 圖/取自維基共享
廣島鯉魚主場「MAZDA Zoom-Zoom Stadium 廣島」。 圖/取自維基共享

政治力介入的球場

廣島鯉魚成立於二次大戰後的1950年,當時廣島遭到美軍原子彈無情轟炸、百廢待舉。而日本為了要振興廣島,便將廣島列為棒球復興都市。不過當時倉促成軍的廣島鯉魚,除了經費有限外,也苦無自己的球場,只好暫時將廣島南邊的綜合球場當作主場。然而,該球場沒有照明設備,球員平時打完球賽後,還要在門口送客並抱著捐款箱向觀眾募款。

廣島鯉魚的大贊助商東洋工業(即現在的馬自達)老闆松田恒次,是個古道熱腸且愛棒球的人,為讓廣島鄉親有夜間比賽可看,他從1952年開始發願興建有夜間照明設備的大球場。經過五年集資,廣島市民球場終於在1957年2月22日由當地企業增岡組開工,並奇蹟似地只花五個月,便於同年7月22日第一期完工。球場不只可容納17,422位觀眾,還架設總共230萬燭光、號稱比甲子園球場還明亮的夜間照明設備。

不過,打了幾場比賽後,廣島市民球場便浮現致命缺點——西曬。當時官方在報請球場建設計畫時,原先依規定把本壘側設在球場預定地的西北角,但計畫報上去後卻被建設省(後被併入國土交通省)官員打槍,理由是「建設預定地北方是文化設施預定地1,球場大門在那邊的話會製造一堆噪音,破壞安寧」。

再來是原先計畫中,外野側面臨十字路口,兩條大馬路上都有路面電車奔行,遭到官員以「怎麼可以讓外野大牆面對大街?球飛到大街上怎麼辦?這樣太不雅觀了!」為由責備。最後外行指導內行,中央要求球場修正,市民球場本壘被迫「180度大轉變」,移到十字路口所在的南南東方向。當時急於興建球場的廣島市政府只能照辦,不料此後,竟造成市民球場不可逆的惡夢。

2008年9月28日,廣島鯉魚在廣島市民棒球場進行該賽季最後一場比賽,吸引大批球迷進場觀賽。 圖/美聯社
2008年9月28日,廣島鯉魚在廣島市民棒球場進行該賽季最後一場比賽,吸引大批球迷進場觀賽。 圖/美聯社

西曬問題,選手與球迷不勝其擾

廣島市民球場的西曬問題,和桃園棒球場如出一轍,都是傍晚日落前,左外野的夕陽西下,強烈陽光直射一壘側的休息區與球迷座位區,讓人不勝其擾。甚至到後來,西曬也妨礙到比賽進行,不只左打者與右投手相當困擾,一壘手與捕手傳接球也被西曬阻撓,頻頻抗議。過去廣島隊名將一壘手小早川毅彥曾揶揄:「不如比賽到日落後再打更公平。」

根據媒體報導,當時廣島市政府因此承受不少罵名,但負責該項目審核的官員私下曾不滿地說:「我知道這樣改會讓選手很難比賽,我也不是素人!我當然知道!但是建設省都這樣要求了,我只能照辦啊!」

為了改善西曬問題,廣島市民球場官方在1959年後於左外野設置巨大木造遮陽架,並且掛上大型廣告帆布遮陽。不過遮陽架總有高度限制,頂多延遲幾十分鐘的陽光。廣島鯉魚也以棒球規則為由,要求主場球隊有權選擇一壘或三壘側的休息區,強制午場比賽以三壘側為休息區、夜場比賽則選一壘側,以減少西曬影響。木造遮陽架則在1984年後被改為可移動式廣告看板,配合地球自轉調整太陽日照方向。

中央硬把球場大門改到十字路口,後來也造成交通惡果,包括許多重要球賽舉辦時,門口交通就會因人潮陷入癱瘓狀態。筆者在2008年留學日本時,曾到廣島看球,當時散場後兩條路面電車線立刻被人群擠滿,電車也無法發車,更有許多人不管紅綠燈直接穿越馬路。當時筆者去看的第一場比賽,正好就坐在一壘側,被陽光直接伺候的光景,至今仍歷歷在目。

一壘側直接曝曬於烈日下,或許也讓不少廣島球迷看球看得「上火」。廣島鯉魚史上兩次球迷翻進球場打群架,都是從本壘到一壘間發生的。也因為球員跟球迷距離很近,廣島市民球場也跟舊名古屋球場、甲子園球場並稱三大「公審球場」,球員比賽時會遭受球迷揶揄跟怒罵。已故日職名將金田正一曾說,他在廣島市民球場比賽時,曾被廣島球迷從觀眾席上方小便,還被淋倒便當過。

為了改善西曬問題,廣島市民球場於左外野設置巨大木造遮陽架,並在1984年後被改為可移動式廣告看板,配合地球自轉調整太陽日照方向。
 圖/取自維基共享
為了改善西曬問題,廣島市民球場於左外野設置巨大木造遮陽架,並在1984年後被改為可移動式廣告看板,配合地球自轉調整太陽日照方向。 圖/取自維基共享

新球場落成,傳承廣島棒球歷史

忍受長年的西曬惡夢後,廣島市政府終於從2000年代起著手計畫蓋新球場,並取得位於JR廣島站右邊的東廣島貨物站用地,在2006年開始動工新的廣島市民球場。

這次,廣島市政府與廣島鯉魚球團都記取過去的教訓,將球場方位角設在東北東,徹底解決西曬問題。另外,舊廣島市民球場當年建設時間不到半年,因此排水設施極差,廣島市政府在取得新球場用地後,先在2006年8月編列預算進行排水整備,隨後於9月選中「環境設計研究所」的球場設計案。該研究所設計過東京辰巳國際游泳館,對於排水設施有獨到見解。

當年因為中央壓力不得不變更設計營造的增岡組,再度承接下新球場的建設工作。這次甩開政治包袱,一切以最先進技術優先。新球場以「棒球公園」(Baseball Park)為設計理念,導入新品種天然草皮與新的通風系統,效法大聯盟巴爾的摩金鶯隊的不對稱球場設計,最後在2009年3月底正式完工,並於4月啟用。

MAZDA Zoom-Zoom Stadium 廣島球場以「棒球公園」為設計理念,且效法大聯盟巴爾的摩金鶯隊的不對稱球場設計。 圖/取自維基共享
MAZDA Zoom-Zoom Stadium 廣島球場以「棒球公園」為設計理念,且效法大聯盟巴爾的摩金鶯隊的不對稱球場設計。 圖/取自維基共享

2020年正好是日職球場方位角規定的100周年,縱使歷經變遷,但在多元娛樂的現代,職業運動一切都要以觀眾的滿足為最大考量。雖然東北東方位角的球場也並非完美,例如外野手守備時需要正面太陽、戴上太陽眼鏡比賽,同時也最能考驗野手球感與判斷力,增加美技表演機會;觀眾席方面,外野雖然要忍耐日照之苦,但相對外野門票的價格也可以賣得比內野更低。

新的MAZDA Zoom-Zoom Stadium 廣島球場,至今已經運作12個年頭,2016年廣島鯉魚奪下央聯冠軍時,也創下單季236萬觀眾入場紀錄,至今廣島鯉魚的比賽門票已經是日職最難買的門票之一。

而這座新球場未來也成為一座偉大的球場,它不僅在設計上具有宏觀視野,過去乘載52年歷史教訓的舊市民球場,也給了廣島球迷很多啟發,並在這座新球場中傳承下去。筆者在2008年12月再訪廣島時,看到退役準備拆除的舊球場,也忍不住鞠躬致意。

但可惜的是,同樣落成於2009年的桃園國際棒球場,卻出現和舊廣島市民球場一樣的致命西曬與排水問題。也許台灣還要再等50年後,才能再建成一個不受外力干擾、專注帶來良好比賽體驗的球場。這樣,廣島市民球場的「今生」,或許才有機會在台灣上演。

廣島鯉魚的比賽門票目前是日職最難買的門票之一。 圖/美聯社
廣島鯉魚的比賽門票目前是日職最難買的門票之一。 圖/美聯社

  • 當時文化設施預定地後來建設廣島青少年中心與兒童科學館。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