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暙杶/《如果30歲還是處男》:日本BL劇的冬季暖心魔法術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 本文有雷,斟酌閱讀。)

近年日本流行文化對台灣的影響力看似不若以往,然而2020年10月至今,是少見日本電影和電視劇相關話題,爆炸性並廣泛延燒超過兩個月的日子。最顯著的,無非是漫改動畫電影《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在疫情下已於台灣院線上映超過八週、票房超過5億台幣,目前仍持續熱映。

然而2020年聖誕節要做什麼?對許多台灣網友來說,或許是否要跟情人朋友共度不是重點,這一天更重要的是,日本漫改BL深夜劇《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30歳まで童貞だと魔法使いになれるらしい,下簡稱《如果30歲還是處男》)即將迎來大結局——

個性自卑、因30歲仍保有童真,而(被迫)擁有觸碰他人便能讀心魔法的主角安達清(赤楚衛二飾),究竟能不能順利地和優秀完美的同事兼同性戀人黑澤優一(町田啟太飾)順利走下去?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讓「男子愛」拯救世界?

這部名字超長的作品官方簡稱叫做《櫻桃魔法》(チェリまほ,Cherry Magic),日文以「チェリーボーイ」(Cherry Boy)代稱處男,是改編自漫畫家豐田悠於2019獲得日本全國書店店員票選最推薦BL漫畫第一名的同名作品。

這部內容基於寫實、佐以奇幻的Boy’s Love(BL)的職場戀愛劇,讓全台粉絲自稱「姨母」,看劇時忍不住為兩名主角的戀情發展癡笑;而在等候下一集的體感時間,都像戲中角色黑澤暗戀安達七年這麼漫長。「同性愛」在疫情第二波襲來的寒冷年末,似乎成為許多人的求生慰藉。

電視劇開播以來的熱度無疑超越了原作的話題性,近一個月來連續四週登上日本指標性網站Oricon的日劇滿意度調查的第一名。此外,在Oricon網站的一則快訊也特別提到,本劇在台灣開播以來已超越了《半澤直樹》、《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在台的高人氣。在網路大數據分析網站「網路溫度計」的日劇項目中,《如果30歲還是處男》更以26,967篇(統計至2020/12/21)的網路聲量攻佔影響力第一名。

「BL劇」是以描繪男子同性愛為題材的戲劇類型,自2018年朝日電視台推出《大叔的愛》劇集成功之後,逐漸發展成日本電視圈的熱門劇種之一,BL劇更成為男演員翻紅的關鍵作品類型。這樣的BL劇潮流,似乎在這兩年間,隨著日本逐漸於各地區設立「同性伴侶條例」的社會風氣中,在大眾影視文化上發展起來。

有別於一般同志影視作品多是聚焦於社會壓迫、現實處境等面向,BL劇更在乎如何在架空的故事中,體現男性之間愛情的美好面向。出櫃與否的掙扎只是主角心境上的擦邊球,有時或者是痛且快樂著的虐心題材,但總會跨越現實阻礙的藩籬。不僅角色的戀情能獲得身旁眾人的支持,這種建構於戲劇中的可能性,也讓「同性愛」突破了現實困難的本質,反轉被視為「禁忌之愛」的不幸色彩,成就一段鼓舞人心的羅曼史。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寫實才是「魔法」所在

《如果30歲還是處男》的爆紅,除了兩位主演赤楚衛二、町田啟太登對的高顏值以及演技,故事以東京的文具商社為舞台,不僅描繪兩名「普通」的「工薪族」(サラリーマン)主角如何透過意外的魔法而開啟一段戀情,更側寫了兩人周遭友人們的生活故事。

一幕幕辦公室及公司食堂的日常場景、下班後愛去的平價居酒屋、購買連載漫畫的連鎖書店;主角身邊圍繞著愛坑人的前輩、總是面帶微笑其實不想談戀愛的OL同事、看似莽撞本心卻非常細膩的業務後輩、同是不擅與人群相處的處男戀愛小說家、擁有街舞夢以快遞為業的時下青年等人……。若拿掉BL的感情戲元素,這部劇完全稱得上是一部職場群像劇,寫著30歲上下的迷惘與掙扎,也讓廣大上班族觀眾群,能夠輕易地將自身帶入角色的生活當中。

此外,擁有「觸碰他人便能讀心」的魔法設定,使觀眾聽見角色的「心聲」之後,更了解角色最鮮活細膩的一面(或者也有妄想與腦洞大開的一面)。而這個設定也凸顯了角色性格的立體感,觀眾因深入了解角色的心境後,更能夠隨著故事情節的進展,一同感受劇中角色的成長與關係的轉變,增加了劇情推進的層次感與觀戲時的趣味性。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珍視人心的能力

日本雜誌特別採訪了《如果30歲還是處男》的製作人本間かなみ小姐,本間小姐表示一開始也有考慮製作其他類型的戀愛喜劇,但只有這個企劃展現出以「人的心聲」來深入探討「人與人的接觸」「為人著想的心」「人的多樣性」等面向,以及展現出「不讓心意與存在的事物化為烏有」的珍惜之心,因此希望這份企劃能夠通過並展開製作。

然而,劇情來到第11集有了重大轉折,能夠聽見另一個人的心聲,真的是件好事嗎?主角安達因為這份被迫中獎的魔力,讓他得以理解他人的內在,卻也彰顯了他的膽小。因為魔法,他瞭解了黑澤的心意,對他產生理解與認同,進而勇敢地接受與付出自己;但同時,他也害怕失去魔法之後的自己,是否仍然擁有與人交流往來的能力?如果沒有魔法,他還有辦法順利理解一個人嗎?

在《如果30歲還是處男》中,所謂聽見一個人的心聲,總讓我想起日本社會人際交往的潛規則——「閱讀空氣」(空気を読む)——一個人的社交能力,被以「是否懂得察言觀色進而妥善應對」來判定。這份如何在交談互動時讓他人感到舒服的能力,也成為了兩位主角安達清、黑澤優一兩者之間最大的區別。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沒有自信不善應對的安達清,選擇以各種退讓的方式來維持自己在群體中的角色,總是維持低限度的社交生活,也不期待能夠被他人理解;因姣好外表而容易受到能力輕視的黑澤優一,則選擇敏銳地體察周遭人的需求,並優先為他人服務來獲取肯定,但仍渴望有人能理解自己的內在。

劇中我們可以看到安達對魔法的依賴與抗拒,但更多的是害怕,害怕自己會出錯,會失敗,會無法在互動中給出「正解」,也是對自我價值的搖擺與不確定感。即便兩人戀情的起始,也許可以說與魔法無關,但如果不是不擅言詞的安達在更早之前,就發現了黑澤的真實與脆弱;如果黑澤從未壯士斷腕般鼓起勇氣向安達告白,而安達也願意思考黑澤對於自己的意義……。

正是有這些前提,《如果30歲還是處男》才擺脫了許多戀愛作品中的命中註定與宿命論,讓安達在11集末對黑澤的坦承與慌恐,以及黑澤的成全與放手顯得真實,這都是體現在這部作品中,對於對方心意過於珍視的實在反應。

小結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的結尾將會怎麼走?原作漫畫仍在連載中,沒有人能夠預測到電視劇版的結局。然而我們可以相信的是,這部以發覺人心、珍視心意的話題BL劇集,將會在這個聖誕節凌晨一點半播出之時,如同製作人本間小姐在採訪中說的,不會有人因為看了此劇而受傷,且能夠意識到喜歡上一個人、想要跟誰走下去,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期待日本的同志婚姻平權,能夠於本劇的下一季或劇場版的推出,在不遠的未來到來。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劇照。 圖/《如果30歲還是處男》官方推特

  • 文:暙杶 Goli Chen,本名陳柏均,曾任金馬影展第五屆亞洲電影觀察團成員,關注藝術與社會間的交互影響、文化與性別平權、文創產業中的勞動等議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