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艷舞禁片、冒犯電檢、金馬獎初登場——國光戲院的黃金年代

第二屆金馬獎,於台北國光戲院盛大舉辦。 圖/中華民國外交部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第二屆金馬獎,於台北國光戲院盛大舉辦。 圖/中華民國外交部提供台北金馬影展

▍上篇:

那時陣,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叫「國光」——淺談國光戲院的電影歲月

疫中得知國軍文藝活動中心恐將拆除的消息,海內外友人紛紛捎來「慰問」。想起少年時光,跟著高中學長在此地舉辦迎新、送舊晚會,跟著大學室友冒雨飛車趕來看金馬影展,《愛情萬歲》、《獨立時代》、《飲食男女》,擠在同一年,看完《紅玫瑰白玫瑰》,倚在靠走道扶手的左臂,還被疾步向前接受觀眾掌聲的關錦鵬導演衣袂飄過。

從1957年10月揭幕至1965年7月改組為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國光戲院」的歷史不到八年,但細細數來,僅是電影、話劇這兩項筆者粗略涉獵的環節,故事已經說不完。關於三軍各劇團銀燈氍毹的精采回憶,還有待戲曲界的前輩、老師再來分享。

第二屆金馬獎於國光戲院舉行,大會主席沈劍虹主持頒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第二屆金馬獎於國光戲院舉行,大會主席沈劍虹主持頒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第二屆金馬獎於台北國光戲院隆重登場。1963年憑藉《梁山伯與祝英台》風靡全台的演員凌波,訪台親領最佳演員特別獎。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第二屆金馬獎於台北國光戲院隆重登場。1963年憑藉《梁山伯與祝英台》風靡全台的演員凌波,訪台親領最佳演員特別獎。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華納名片之家

在國光的開幕前導消息裡,載道它即將上映華納公司出品的名片。但在《遊龍戲鳳》(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以及第二檔《壯志凌雲》(The Spirit of St. Louis)映畢後,我們才發現原來華納方面的片源並不整齊,不像同時期的大世界戲院與米高梅、萬國戲院與二十世紀福斯,有如此強烈而完整的黏著度。

也因此,國光算不上真正的「premiere house」(首映典禮特級電影院),遇到超級強片,它也幾乎沒有辦法一枝獨秀,撐起大局,所以在排片方面,片商與院方仍然有一定的互動默契,單獨映演鉅片的機會幾乎沒有。在國光揭幕快滿一年時,華納出品的《櫻花戀》(Sayonara)挾著巨星、金獎、美日風情的威猛氣勢,隆重登台,三家以「國」字為首的戲院——國際、國光、國都,一列排開,同步聯映。中影旗下的西門町國際戲院雖然尺寸較小,但時尚風雅,氣質不凡,而國光、國都在1958年都還是新院,觀眾熱度也高,果然賣出滿堂紅。

只不過,細看國光揭幕後一整年的成績——真正的強片它拿不到,滿週歲之後便改名「介壽堂」,轉入以京劇演出為主、電影為輔的經營模式。1959年夏天的《江山美人》,讓國光「介壽堂」著實風光了整整一個月,從林黛、趙雷隨片登台的特映會,到新生戲院獨家映期之後,由國光「介壽堂」接掌龍頭,率領包括美都麗、寶宮、中央等乙級戲院在內的院線,熱熱鬧鬧好幾個星期,待《江山美人》首輪下片,「介壽堂」才又轉回與劇校繼續合作。

在國光揭幕快滿一年時,華納出品的《櫻花戀》(Sayonara)挾著巨星、金獎、美日風情的威猛氣勢,隆重登台,三家以「國」字為首的戲院——國際、國光、國都,一列排開,同步聯映。 圖/《櫻花戀》於國光上映時的電影本事組圖
在國光揭幕快滿一年時,華納出品的《櫻花戀》(Sayonara)挾著巨星、金獎、美日風情的威猛氣勢,隆重登台,三家以「國」字為首的戲院——國際、國光、國都,一列排開,同步聯映。 圖/《櫻花戀》於國光上映時的電影本事組圖

1959年7月29日,林黛與趙雷相偕於新生戲院及國光(介壽堂)隨片登台,宣傳新片《江山美人》。左為林黛在介壽堂登台表演,右為《聯合報》廣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作者提供。
1959年7月29日,林黛與趙雷相偕於新生戲院及國光(介壽堂)隨片登台,宣傳新片《江山美人》。左為林黛在介壽堂登台表演,右為《聯合報》廣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作者提供。

插映禁片最終釀成悲劇

1962年4月25日星期三,國光推出了一部義大利攝製的集錦片,原片名叫「America di notte」,英文譯為「America by Night」,在香港上映時中文片名還算正常,叫《美國夜生活》,來到台灣則搖身變為《世界女人夜生活》。

這部《世界女人夜生活》的義大利文原版影片還能在網上看到,雖然評價不高,卻是極重要的史料,它真切保留了1950年代後期美國各大城市歌台舞榭的夜場表演,紐奧良、舊金山、紐約、洛杉磯、拉斯維加斯等地,各大夜總會、爵士俱樂部、酒館秀、白雪溜冰團、還有名震江湖的「burlesque」成人表演;影片後半部則是中南美各處的勁歌熱舞。

《世界女人夜生活》在報端刊出的大廣告以「唐人街脫衣舞」、「金魚缸脫衣舞」、「探戈脫衣舞」三大段艷舞為主要號召,從現存版本來看,這幾段演出本身遊走在成人情慾及紓雅優美的氛圍之間,要說毫無邪念是不太可能的,但「性」與「色」在此被當成幽默的調劑,這也是成人表演一貫的做法,情色而不色情,兼具風雅和詼諧的美感。

其中舊金山一折,亞裔舞者身披薄紗長袍,頭戴流線寶冠,在燈火掩映下隱約展現姣好的曲線,是如今早已失傳唐人街夜總會秀的珍貴影像紀實。金魚缸一折攝於紐約格林威治村的cabaret,黑人腹語大師操作人偶與美女對話,同時不住對水晶缸裡的潛水舞者品頭論足;舞者在水中悠游回身,仙袂飄飄,舞衫沉浮,還回身朝向鏡頭拋個媚眼,風流儀態盡收眼底。

只不過對一個尚無分級制度的電影產業來說,這類「曝露鏡頭」(現存影片並無實際露點畫面)確實難以通行普及。如此這般,便發生《世界女人夜生活》在國光戲院公映之際,遭人檢舉「插片」,這樁糾紛更直接導致日後的悲劇。

《世界女人夜生活》在國光戲院公映之際,遭人檢舉「插片」,這樁糾紛更直接導致日後的悲劇。 圖/《世界女人夜生活》英文版、義文版海報組圖
《世界女人夜生活》在國光戲院公映之際,遭人檢舉「插片」,這樁糾紛更直接導致日後的悲劇。 圖/《世界女人夜生活》英文版、義文版海報組圖

1962年4月25日,《世界女人夜生活》在國光上映,次日便於《聯合報》刊出客滿之宣傳廣告。 圖/作者提供
1962年4月25日,《世界女人夜生活》在國光上映,次日便於《聯合報》刊出客滿之宣傳廣告。 圖/作者提供

有此一說,是引進該片的片商自知這些鏡頭無法通過電檢,於是自行修剪送審,獲得准映之後再想辦法。也有報導舉證歷歷,載明當時院方以另外一台放映機加映修剪下來的242呎膠卷,並指出這就是不雅的曝露鏡頭(到底修剪掉的是哪一段,紀錄中未曾明敘)。

國光因此挨罰,且被勒令停業三天。然而依照當時相關法令,除能證明責任在戲院之外,慣例都僅科罰片商,承租國光的金姓經理據此向當時主管電影檢查的行政院新聞局提起訴願,獲准暫緩執行。然而延至同年7月,電檢處再次要求執行國光的停業處份,報端亦刊出措辭嚴厲之報導,表示國光與國防部官兵福利有關,行跡卻近似「招搖」云云。

金姓經理盛怒之下,亦於報上刊出〈國光戲院啟事〉,啟事中一句「本院與電檢處之公共關係未曾搞好」觸目驚心,再加一句「電影檢查處年來貪污案件迭出,各界記憶猶新」,完全激怒電檢處,不但執意嚴辦,處長也堅持狀告金姓經理公然毀謗。

1962年7月16日國光刊出啟事之後,20日國防部官兵福利社便通知金姓經理即行解約,預備將國光收回整理。金於當晚離家出走,21日下午,他任職於高等法院的女婿接到丈人寄自北投的快信,語透消極意念,火速報請警察單位協尋,到了22日終於在桃園找到金姓經理的下落,他已留書明志,並在當天凌晨服下大量安眠藥,撒手人寰。

就這樣,一段長242呎、換算時長不足三分鐘的艷舞鏡頭,沒能換到《新天堂樂園》劇終吻戲大集合的破涕為笑,換來的是喪禮的哀鐘。

1962年7月16日國光戲院於《中央日報》刊出啟事自清,文中一句「本院與電檢處之公共關係未曾搞好」掀起軒然大波。 圖/作者提供
1962年7月16日國光戲院於《中央日報》刊出啟事自清,文中一句「本院與電檢處之公共關係未曾搞好」掀起軒然大波。 圖/作者提供

金馬盛會頒獎典禮

《世界女人夜生活》悲劇發生後,國光戲院沉寂了一段時間,終於重新出發。1962年適逢相關單位將原本「獎勵優良國語片」評選活動擴大舉辦,頒發「金馬獎」,第一屆和第二屆的盛會就都選在國光戲院舉行。

當年國片起飛的跡象已現,但真正的製片實力仍然以香港為主,要到1963、1964開始,台灣方面才急起直追。第一屆金馬獎盛會,香港兩大公司——邵氏、電懋分別派出代表團,分別由邵氏重臣鄒文懷、電懋當時的副總經理林永泰領軍,第一屆的最佳導演陶秦(獲獎作品《千嬌百媚》)、最佳男主角王引(獲獎作品《手槍》)、最佳男配角矮仔財(獲獎作品《宜室宜家》)均親自出席,紅遍全亞洲的兩屆亞洲影后尤敏,以《星星月亮太陽》獲頒最佳女主角,同樣親抵台北領獎。

第一屆金馬獎在國光戲院隆重舉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第一屆金馬獎在國光戲院隆重舉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第一屆金馬獎,左為最佳男主角王引,右為最佳女主角尤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第一屆金馬獎,左為最佳男主角王引,右為最佳女主角尤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第二屆典禮同樣在國光舉行,1963年春天《梁山伯與祝英台》轟動全台,評審團決定授予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女主角、音樂等六項大獎,凌波訪台親領最佳演員特別獎,短短兩天多的行程,如同旋風,讓台北成為「狂人城」。尤其她登上蝴蝶花車遊行答謝觀眾熱愛,國府來台至此約莫20餘年,台灣民間蓄積的實力,如同牡丹怒放般燦爛盛開。

1964年台灣首度舉辦亞洲影展,金馬獎停辦一次,亞展的典禮地點選在台北市中山堂,1965年第三屆金馬開始,連續四年也都在中山堂舉辦典禮。國光整改為「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後,雖與金馬盛會漸行漸遠,在1990年代初也再次回歸成為金馬國際影展的固定放映場地之一,1994年第三度舉辦的觀眾票選最佳劇情片活動,就辦在國軍文藝中心;《愛情萬歲》、《飲食男女》、《獨立時代》、《多桑》、《紅玫瑰白玫瑰》等當代經典,一字排開,筆者躬逢其盛,至今記憶猶新。

▍下篇:

從國光戲院到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見證傳統話劇的最後風華

第二屆金馬獎典禮在國光戲院舉行。1963年春天《梁山伯與祝英台》轟動全台,評審團決定授予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女主角、音樂等六項大獎,凌波訪台親領最佳演員特別獎,短短兩天多的行程,如同旋風,讓台北成為「狂人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第二屆金馬獎典禮在國光戲院舉行。1963年春天《梁山伯與祝英台》轟動全台,評審團決定授予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女主角、音樂等六項大獎,凌波訪台親領最佳演員特別獎,短短兩天多的行程,如同旋風,讓台北成為「狂人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梁山伯與祝英台》女主角凌波在台北市區遊行,短短兩天多的行程,如同旋風,讓台北成為「狂人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梁山伯與祝英台》女主角凌波在台北市區遊行,短短兩天多的行程,如同旋風,讓台北成為「狂人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