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四)——挑戰裸露極限的演藝圈文化

敘述必須穿插最詳盡的細節…因為些許的細節,往往足以左右我們從妳的故事中獲得的那種感官刺激。
——薩德侯爵

圭雅又從冰箱拿出瓶啤酒,但這次她並沒有走回櫃臺內,而是並肩地坐到我左邊位子上。

「可是,歐巴,你還是第一個幫我調整好肩帶的男生呢!」圭雅拿起開瓶器,打開了啤酒,繼續問著我:「你不喜歡『露出』(노출)的女生嗎?」

「怎麼會呢?只要是男生都喜歡啊!但我覺得最近韓國露出風未免也太過了吧?但男生就是奇怪,喜歡看別的女生穿輕薄衣裳,卻不喜歡看自己的女友穿太露啊!」我拿起酒杯接過圭雅的倒酒。

「哈,男生都一樣」,圭雅笑笑的對我說,「歐巴,你知道最近有個團體,叫做Stellar嗎?」

「Stellar?我知道啊」。

由默默無名到暴紅的女團「Stellar」

Stellar於2011年出道,當年雖然陸陸續續發表了許多可愛單曲,如《Rocket Girl》、《請好好唸書》(공부하세요)等,但都未引起關注,在歷經3年沒沒無名的演藝生活後,於2014年的主打歌《Marionette》MV內,團員們大膽地穿上兩側直逼腰部的高衩泳裝,且配上透膚絲襪露出渾圓臀部來吸引他人的目光,此主打歌一問世便廣受大眾歡迎,也引起韓國社會大量討論,甚至之後Stellar的19禁服裝造型,以及撩人舞蹈設計都更將Stellar的聲勢推向高峰。

儘管如此,《Marionette》之後,Stellar又出了《Mask》和《Fool》兩張單曲,但其銷售量以及市面討論度都相當冷淡,甚至還有人在她們宣傳這兩首單曲時問她們:「怎麼妳們在《Marionette》之後就沒有新作品了?」……原因只在於,這兩張單曲作品露得不夠多,無法吸引到他人的目光。

▲Stellar於2011年出道,當年雖然陸陸續續發表了許多可愛單曲,如《Rocket Girl》,但都未引起關注。

在韓國「間差社會」內,不管你多有實力,多有內涵,先把自己的外表搞好再說吧!在大多數的韓國人心目中,連自己外表、身材都管理(관리)不好的人,又怎麼吸引他人去瞭解你的內在呢?誰會相信這個人的內在會有多充實?

先別說在之前提到的歌曲房小姐、商業酒店職業級小姐,甚至是「出差女」,如同坐在我身邊的圭雅,在這種talking bar純粹跟客人喝酒、聊天的吧台小姐,倘若沒有出眾的外貌,恐怕會讓一進門的客人倒頭就走,反正韓國酒吧多的是,客人不怕沒地方可以買醉,「連自己店家的小姐都找這樣子,就可以知道這間店的老闆沒心經營了」。

換言之,店家若想要客人心甘情願的掏錢買醉,就得好好挑選好自己店內的吧台小姐。

因此,2015年7月Stellar在經紀公司的安排下,以性感的裝扮強勢回歸宣傳新單曲《Vibrato》,在預告宣傳照上,乃是四位團員穿著高衩旗袍側露丁字褲的裝扮一字排開,再次挑戰觀眾的尺度。不過日前她們接受韓媒《No Cut News》專訪時,吐露了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表示萬一她們放棄走這樣「性感暴露」的路線,根本就無法繼續發片。

團員孝恩無奈地表示:

我們並非自願走上此性感裸露的路線,但是基於先前的失敗經驗,現在已經了解(韓國社會)現實狀況,要想受到人們的關注,就只能製造出能讓大家感興趣的話題來。

另一團員侑莉則更顯失望:

我們不裸露的話,就沒有人知道我們出了新歌,所以如果我們不夠色情挑逗的話,大眾就對我們毫無反應。

儘管韓國政府於2013年下令,為了不讓韓國青少年受到韓國演藝圈近年興起的「裸露風潮」的負面影響,南韓國會正式頒布《禁露條款》及《青少年保護法》修正案,限制以後登場表演的「未成年」女藝人都不得公然穿熱褲、開腿跳舞及做煽情動作,否則將依照「成年人」的開罰標準,處以韓幣5萬到15萬(折合台幣約1400到4400元上下)的罰款。

但是,這樣的法令有效嗎?未成年不得公然穿熱褲、開腿跳舞及做煽情動作,但等到成年就可以大解放?但若是一個社會的「裸露」程度持續增加,或者對於「裸露」的定義不明時,這樣的法令形同虛設,現今的韓國演藝人員幾乎每個人都在挑戰「裸露」這個曖昧定義,能裸的部分盡量裸,能露的區塊則挑戰該區塊的極限,如果不裸、不露及不突破(?),別說是在舞台上的演藝人員,甚至是在此社會內生活的女性,根本就無法吸引到他人的目光。

因此,可別小看Stellar女團心聲,因為只要一打開韓國電視節目收看,能登得上檯面的男女藝人,幾乎都是在強調「看」的韓國社會風氣下所誕生,每個人的外表都有著不想輸在起跑點的壓力,而這樣的裸露風氣,曾有外人以「下半身失蹤」(指褲子、裙子短到不能再短)一語來形容韓國藝人或當地女性。

除此之外,以現今韓流幾乎風行全世界的現況來看,螢光幕上光鮮亮麗、得意風光的演藝人員成為年輕人的流行典範,只要來到韓國街道一看,諸如夏天韓國年輕人幾乎清一色的全是踩著白色涼鞋,只因為這可能是某位演藝人員、歌手帶起的風氣;又如在秋天,流行起刷破、撕裂的牛仔褲,或者是捲褲管的下半身打扮,無疑也可能是某位韓流明星帶起的風潮,更明顯的是,在販賣如耳環或項鍊的小攤商店內,老闆最常用的銷售手段就是掛上某齣韓劇或電影男女演員的照片,告訴消費者這款可是某明星御用款,做為兜售店內同款飾品的行銷手法。

▲Stellar2014年的主打歌《Marionette》,團員們大膽地穿上兩側直逼腰部的高衩泳裝,且配上透膚絲襪露出渾圓臀部來吸引他人的目光。

韓國是一個「外貌複製」的時代

只因為每個人都在他者觀看下建立起自己的自信心,也才能成為韓國人。這樣的焦慮,則是來自於他們發達的被害意識。

在韓國社會「看」的文化之下,演藝圈裸露的現象越趨蓬勃,藝人特別有不想輸在起跑點的壓力,觀眾也想看到更新奇(?)的表演,兩者就像在火車上互相搶著駕駛把手,加速列車,急速地往懸崖駛去。

究竟未來表演者會裸露到什麼地步,而觀眾又會看到怎麼樣駭人驚俗的表演,這還值得我們繼續觀察下去。

此外,韓國演藝圈的裸露文化對表演者及觀者雙方也形成制約關係,舞台上表演者擔心自己露的不夠多、身材不夠好,就無法吸引到台下觀看者的人氣;而同樣的,台下的觀看者期待的是台上會有怎麼樣的表演,能吸引到他們的注意,讓他們大開眼界。太平凡、太醜根本就沒有票房。

在韓國當然也有以歌聲取勝的「歌手」,但是在這樣的社會風氣內,歌手有了名氣之後,回收到的通告費,賺取到的第一桶金,除了還給經紀公司在他們「訓練生」栽培的費用以及分紅之外,我想更讓他們著急的是,要趕緊「整修」一番,不論是上健身房,或是直接動刀等,好讓自己的(外在)級數再上一級來面對觀者。

而這也就是韓國演藝圈另類肉體市場的裸露文化。

 


 

「圭雅,妳今天穿的太短了,上下階梯要小心點 」我望了坐在我身旁圭雅雪白大腿一眼,紳士地說著。

「放心,我都會遮。」圭雅笑著回我。

突然放在櫃臺上的手機響了,她起身,拉一拉往上傾的連身短裙,之後走回櫃臺看了看來電號碼,「歐巴,我接個電話喔。」

基本上,根據「潛規則」,吧台小姐的「職業道德」是不能在工作時間接電話的,畢竟店家不希望造成客人有著「這間店的吧台小姐上班怎麼只顧著自己講電話」的印象,因而忽略到上門花錢買醉的客人。

但是,我想圭雅會接電話,表示有重要的人士打電話過來吧?

「啊,歐巴,你還沒有見過我們這間店的老闆娘吧?」圭雅掛斷電話後對我問著。

「老闆娘?我來了七八次,好像都還沒跟老闆娘碰上面呢,怎麼了?」

「等會老闆娘會過來喔!」圭雅笑著,重新把充電器輕輕地插回手機底部,「喔,來了!」

話才剛說完,在我背後的店門被推開。首先,竄入我耳窩的是外面的雨聲,雨越下越大,連在地下室內都可以聽到外邊嘩啦嘩啦的雨聲。

跟台灣「遇水則發」的習俗不同,在韓國的下雨天,往往被人認為是有重要的賓客來到,天空才會下起雨來……

「無名」酒吧的老闆娘推開門,走了進來。(待續)

點圖看更多「韓國酒色文化專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