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八)——變形的伎生‧清涼里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韓國歷史上著名的「伎生」(기생)來到21世紀的韓國,並沒有消失,只是變形了。

她們已經沒有如同朝鮮時代(조선시대)1的悲劇背景——因為出身貧困,家中父母親不得已把小孩子賣到伎生戶求生計——反倒是21世紀的韓國女性,不管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大多數是自願出來打零工、下海成為「伎生」的,這時純粹就由外貌、肉體來取勝了。

在21世紀「變形」的伎生,她們不需要經過長時間的培訓,也無需伎生戶提供她們關於琴術、書畫等才藝課程訓練,她們只需要亮眼的外表來奪人目光……然後張開大腿。

「我以前也在清涼里上過班,那時候韓國經濟不景氣啊!我們這種沒上過好學校,也沒什麼一技之長的人,來到社會也只能以身體來賺錢,而且在1988年漢城(今首爾)奧運之前,在我們國家這種情色行業都還是合法存在的,雖然好景不常,在1988年前後,政府大量取締情色行業,為的是什麼?就是怕那一年奧運,來自全球的人士來到這裡,看到我們國家的黑暗面啊。但,食色性也,就像我剛剛提過的梨泰院,妓女山,到現在還是屹立不搖,就像清涼里一般。」無名酒吧的老闆娘繼續說道。

「清涼里」(청량리)位於首爾特別市東大門區典農二洞,在上個世紀也被認為是首爾十大私娼街前五名,而「清涼里」地理位置,位於首爾地鐵1號線,和韓國鐵道公社首都圈電鐵中央線的停靠站,往來的人潮眾多。

但是,也不用這麼麻煩要記下清涼里的地理位置,只要國外觀光客來到韓國,特別是想要尋歡的東方臉孔(諸如日本人、台灣人或者是中國人),晚上九、十點過後,一坐上計程車跟司機說明用意,司機大多知道,要把你載往的不是以西方人士為大戶的梨泰院(妓女山),而是前去清涼里「清涼」一下;若要省錢點的話,也找尋編號588號公車,因為這輛公車每天都會通往清涼里,有趣的是,韓國當地人也把此編號588號公車,戲稱為「清涼里588」。

清涼里私娼街整體規模,比起永登浦區、梨泰院大上許多。每到晚上九點過後,這些玻璃房燈火通亮,一排排的小姐打開門,站出來迎接客人。比起永登浦、梨泰院的小姐們,她們更為熱情,也許是因為這裡觀光遊客多,在人群中還看到遊走的老鴇,操著日語、中文來拉客;先前時代的清涼里,並沒有這麼多國外遊客來這尋歡,有的大多為當地客,而連韓國人都認為,清涼里做生意手段高明,若是一個人來清涼里尋歡,可不要帶側背的皮包,不是怕有人搶劫,而是怕老鴇的強硬推銷法,開玩笑地把你側背的皮包扯掉,之後拿著往玻璃房裡面跑,而當你追進去的時候……剛好可以推銷小姐。

而今,來到清涼里私娼街的國外觀光客多了,連日本朋友都說,在這樣的街道還可能遇到來自同一個國家的「同鄉」,兩個人還可以在街上,分享起哪間店的小姐不錯,哪間有特別服務等心得,可見此處全球化與「國際貿易」是多麼盛行。

而清涼里的小姐,多屬年輕輩,但因為這裡的小姐流動快,每天幾乎都會有新人加入,所以年華老去之徒,少出現在此;同時清涼里也與梨泰院保留韓國人單眼皮、大臉面孔「文化圖騰」的小姐不同,清涼里的小姐善於打扮,甚至是不惜動整容手術,除此之外,她們吸引外國人的目光,不是穿上清涼、暴露的服裝,反而是在身上套上一件傳統「韓服」(한복),好與梨泰院做出區隔。

除此之外,在清涼里,有些玻璃房也會搞神秘地在房外以一道大布簾蓋住,客人也只有藉由老鴇引薦,把他們帶到玻璃房前才會拉開布簾,讓客人看到裡面的Korea Miss。而這種以大布簾蓋住神秘的玻璃房,比起老鴇、小姐直接跑出房外拉客的更具規模,因為在大布簾後方房內的小姐數量,大多以三人為一組,好讓成群結伴過來的尋歡客們,可以相約好在同一個地方消費,不用東奔西跑的。

而清涼里針對這些國外觀光客,還有個不成文的潛規則,就是遇到日本觀光客,能把價錢哄高點就要哄高點,反正日本人經濟能力高,皮肉錢當然要賣個好價錢了;遇到大陸人,裡面的小姐、老鴇的態度就比較鄙視之,除了皮肉錢貴上韓幣數萬塊以上,也不管中國尋歡客事前有無酒醉否,辦事前,錢是一定要先收的,怕就怕是被白幹了;至於台灣人,小姐、老鴇就中規中矩地對應之的;而除了國外慕名而來的尋歡觀光客之外,在這裡,還是有些熟客本地韓國人出入,因此,清涼里可以說是通吃國內外尋歡客的場域。

清涼里是21世紀,傳統「伎生」變形後的生存場所。

來到清涼里尋歡,花費跟其他地方差不多,大多是先付款後享受(特別是對中國尋歡客,清涼里小姐更是遵守著這條潛規則),正式辦事的時間為20分鐘,費用約為7萬韓元(折合台幣約2400元上下)左右,當然,這只是參考價格,有時候還得看「國籍」、「尋歡客酒醉狀況」,費用浮動地隨上隨下加減,而客人手頭沒現金改用刷卡的話,還得多付10-15%的手續費。

收了錢之後,不同於其他地方,會直接叫小姐跟客人「肉搏戰」開幹,清涼里的老鴇反而會帶著客人來到玻璃房內室的小客廳坐下,與你所選的小姐一起聊天,陪你喝上幾杯,吃個招待水果,大約是兩瓶啤酒的時間,在雙方互相聊天,或者是愛撫下之後,增進一下彼此的氣氛、感情。

這樣的場合如同伎生宴一般,客人不用親自動手,在旁的小姐會幫你倒酒,餵你吃水果、下酒菜,藉由此席間互動,也有助於老鴇建立與「回頭客」、「熟客」等關係。兩瓶啤酒喝完之後,老鴇獨自告別,小姐就會帶著恩客,來到二樓的房間,脫掉韓服,正式上場交易。

不帶套也行,反正她們都有經過健康檢查。

「我在那邊做到二十五、六歲時,就沒做了,因為我那樣的年紀,在清涼里算是大姊了!後來被陸陸續續新進的十九、二十歲的妹妹們淘汰了。」老闆娘說到這,若有所思的停了下來,且喝了口酒。

這時候,把店外看板燈火關熄的圭雅也回到酒吧內。

「大姐,我去個洗手間。」我離開座位,有點頭重腳輕的暈眩,尋找在酒吧內的廁所。

「歐巴,你不要緊吧?沒喝醉吧?」,圭雅過來扶了我一把,把我帶向酒吧右側角落的洗手間門口。

「沒事……」,我話還沒講完時。

圭雅貼近著我,地下室的酒吧依舊燈光昏黃,夜晚潮濕的氣息裡尚有酒精融入空氣中的味道,幾乎貼在鼻前的圭雅,緊身連身服下的曲線更加曼妙了。

「歐巴」,圭雅輕聲地喊了我一聲。

之後,幾乎在我毫無防備的姿態下,把她的嘴唇湊了上來。

雨夜、地下室、酒吧、炸彈酒、老闆娘,還有圭雅滑嫩的櫻桃口味的唇……(待續)

點圖看更多「韓國酒色文化專題」

 

[1].

雙關語,當韓國人指稱他人思想落後,還停留在過去時代的想法時,也會用「朝鮮時代」(조선시대)一詞來戲弄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