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送朴迎新」示威聲中,未決的總統大選日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傍晚,南韓人民一如往常地在首爾光化門舉辦第十次的「燭火集會」(촛불집회),當天也是2016年最後一天跨年夜,示威遊行隊伍內的民眾發揮創意,以「送朴迎新」(송박영신)的標語迎接2017年,意指「送走朴槿惠,迎接新希望的一年」。

當地媒體也統計,從2016年10月29日每週六上街抗議國民,以彈劾朴槿惠總統前夕的第六次集會(12月3日),創下歷史紀錄的232萬名最多之外,加上12月31日當天全國110萬示威民眾,全國上下總計十次的抗議崔順實干政的示威人數,已經突破一千萬名。一千萬,在許多示威遊行民眾看來,可謂是一個吉祥的數字,象徵全體國民都熱烈希望國家往更好的方向前進,送走丙申年,迎接新的丁酉年。

2016年12月31日民眾再次聚集在光化門前示威,並舉出「送朴迎新」的標語迎接2...
2016年12月31日民眾再次聚集在光化門前示威,並舉出「送朴迎新」的標語迎接2017年,意指「送走朴槿惠,迎接新希望的一年」。 圖/路透社

在全體國民歡送丙申年之際,朴槿惠總統應該永遠都忘不了這一年——在密友干政風波期間,南韓年輕人紛紛嘲笑朴槿惠政權造成的「丙申年國恥」(병신년국치)。南韓社會對此次的政治風波評價,可是遠勝於上上個世紀1876年,使朝鮮逐漸淪為日本帝國殖民地之起端,簽訂下喪國辱權的「江華島條約」(강화도 조약,又稱「朝日修好條規,조일수호조규」)之「丙子年國恥」。

說來也有趣,韓語體系內約有著73.6%的漢語,「丙申年國恥」前面三個漢字「丙申年」(병신년),另外歧異的漢字即是「病身娘(們)」(병신년),專指身體殘缺、思考有障礙的病態之人,在當地是極為不堪入耳的髒話,此語一出,包准受辱的韓國人一定氣呼呼地想跟對方討公道。

但又如何?在全體國民心目中,朴槿惠「姊姊」真的是「病身」了,把許多國家大政、機密外交、總統職責等等,交給一位非具公家機關單位身份,民間友人崔順實「妹妹」定奪,這不是「病身女」嗎?

在全體國民心目中,朴槿惠「姊姊」真的是「病身」,把國家大政交給民間友人崔順實「妹...
在全體國民心目中,朴槿惠「姊姊」真的是「病身」,把國家大政交給民間友人崔順實「妹妹」定奪,這不是「病身女」嗎? 圖/美聯社

綜觀這次朴槿惠總統引起的風暴,儘管還沒結束,但是不論是在外韓國人,或是當地韓國人,對於朴槿惠總統所造成的大韓民國國際能見度,往往只有一句話作結,那就是:「丟臉死了!」

誰都沒想到,東北亞的第一位女總統,「我們」(우리)的總統竟然會造成這麼大的風暴。更何況朴槿惠總統可是在執政時間,常打著為國家前途發展,不斷拜訪各國,進行國際外交,可說是三不五時往外跑,且四天三夜換了九套衣服,身上穿著華麗的衣裳「時尚外交」(펴션외교)的總統啊,但成果呢?在執政時期,多次訪問美國(2013、2015年)的朴槿惠,實際收穫卻是在2016年11月初,要求跟韓國收取保護費的候選人川普當選總統,在韓國當地仍有許多美軍駐防,川普的當選讓許多韓國當地居民人心惶惶。

「國家真的要亡了!」當地慎姓友人看到那天美國總統結果與韓國現況,無望且悲痛的說出這句話。

朴槿惠在執政時間,常打著為國家前途發展進形外交,三不五時就往外跑,只是美國總統大...
朴槿惠在執政時間,常打著為國家前途發展進形外交,三不五時就往外跑,只是美國總統大選卻選出了要求韓國「交保護費」的川普,引發民眾擔心。圖為朴槿惠參加亞歐會議。 圖/路透社

示威民眾在遊行途中激動落淚。 圖/路透社
示威民眾在遊行途中激動落淚。 圖/路透社

就親身參加第六次燭火集會的筆者看來,不得不對肯定韓國當地這長達兩個多月,且繼續持續的全民文化運動。

首先就時間、抗議人數性而言,南韓竟然能把一場政治活動轉化成全民文化運動,人們每到星期六總是相約會「路過」光化門來到青瓦台附近、特定集會的大街小巷內,總是充滿人潮,把抗議變成一場場的創意大賽,在抗議現場總會有人以當天最新消息做成標語,甚至譜曲做成一首首激奮人心的示威遊行曲,熱鬧不已。

傍晚過後,光化門附近更是封街巷道,嚴禁車輛進出,有的只是示威民眾,只要你在路上高喊:「朴槿惠下台」,隨時都有人應聲呼喚,拍手叫好。集會地點附近的商家更是萬萬沒有想到,遇到的不僅是歷史上最大的示威運動,也喜滋滋地地迎接集會結束的大量百萬人潮,每到星期六夜晚,餐館內座無虛席,一位難求,門口顧客大排長龍。

當然也有些「不肖」業家託朴槿惠姊姊的福,偷偷地用白紙寫上調高的價格,覆蓋上原本的菜單價位表上;而一般烤肉店家,甚至再抗議期間,將原本只經營一樓店面烤肉處,趕緊整修出二樓居家處作為用餐處,以迎接更多的顧客,賺賺「時機財」;至於不收服務費的普通烤肉店家,也開始收起人頭數,每個人多上一筆近三千元韓圓(約台幣85元)服務費,狠狠敲了民眾一筆。

但那又何妨,在示威結束後,帶著激昂奮概情緒的民眾,哪會管這些小錢,大夥只想趕緊找個地方坐下來,喝個幾杯,繼續發表高論,聊聊讓他們丟臉、氣憤的朴槿惠總統啊。

有人說這是政治操作,「我從來不覺得是政治操作,我只覺得朴槿惠總統讓我們很丟臉」。...
有人說這是政治操作,「我從來不覺得是政治操作,我只覺得朴槿惠總統讓我們很丟臉」。 圖/美聯社

有人說這是政治操作,但若是政治操作的話,能操作到將近兩個多月,且人數突破到一千萬名,真的令人好奇,這樣的操作手法是多麼細膩啊?又是如何操作到如此準確,才能讓這麼多的民眾上街?

我從來不覺得是政治操作,我只覺得朴槿惠總統讓我們很丟臉。

朴姓友人如此跟我說。

再者,更令筆者感到驚訝的是,印象中韓國人抗議遊行一般多為暴力、狂熱的,甚至一些流血場面、丟燒酒瓶罐等鏡頭時常可見。儘管在這十次的全國遍地點燈的燈火集會,無法避免零星小衝突,但走在創下南韓歷史集會人數最多的232萬人的第六場集會內,我看到的是卻是井然有序的韓國示威遊行民眾。

每個人舉著小燈火,家裡爸爸媽媽帶著小孩,男女朋友甚至也把這當作約會場合,國高中生也加入其中,不分男女老少,老幼婦孺,都遵照遊行路線一步步喊著口號,唱著歌,拍著照,舉著標語,和平地前進,和平地抗議。

「每個人都想要參與這歷史的一刻!」、「我們希望總統聽到我們的聲音」每個參與遊行的人,都是懷抱這樣的心情。

「每個人都想要參與這歷史的一刻!」、「我們希望總統聽到我們的聲音!」 圖/路透社
「每個人都想要參與這歷史的一刻!」、「我們希望總統聽到我們的聲音!」 圖/路透社

更為重要的是,近幾年國際示威活動不斷,如亞洲香港的雨傘革命、臺灣的太陽花革命等,都是以和平方式收場。韓國人知道,現在是他們的時刻,如果他們的總統讓他們在全世界丟臉的話,在當地示威的「我們」不能再讓國際看笑話。

走上示威人群中,聽著陣陣作響示威音樂,民眾小心高舉著燈火,誰都不希望一個不小心,燈火不小心燙著前方對方。遊行民眾中少見抽煙公害者,少見激情狂熱份子,有的只是高喊口號,懷抱著這個國家未來更好的心,希望總統聽到人民心聲的期盼,走在這百萬人群中。

「學長,你們不丟燒酒瓶嗎?我這次過來,還特地買了四五瓶燒酒,放在我後背包內,嘿嘿。」在集會遊行中,我笑笑地的問著身邊的學長。『是喔,哈!你怎麼知道這一招?但是,這是過往的抗議方式了,這次我們不丟燒酒瓶了,我們用怒吼,取代擲人燒酒瓶,直指人心。』學長說了一段很有哲理的話。

「那,不喊一下警察打人,激起高潮嗎?這樣的抗議未免也太歡樂了吧?」我聽著前方響起的嚮導遊行歌曲,節奏清晰,旋律好聽,的確喜歡。『你從哪裡學來這招的啊?呵呵。』學長也知道我是開玩笑的,但他知道能讓一位外來者、臺灣朋友來到這場集會、關心起他們的國家,對他們已經是種回報了。

學長繼續笑著說,『我們只是路過青瓦台,讓總統知道人民的怒吼,至於她做不做回應,那是她的事情了!』學長牽起我的手,『至於燒酒,等會結束,我們再喝吧。』我微笑著回應。

面對著朴槿惠總統彈劾案表決案以234高票通過,目前由總理黃教安暫代總統職務,南韓憲法法院有180天時間可做出裁定,連帶地,也就打亂2017年表定的總統大選之日。朴槿惠總統的政治風暴尚未結束,而南韓人民還是盼望著下一個總統大選之日,儘管目前還是未定數。

丟燒酒瓶是過往的抗議方式了,這次我們不丟燒酒瓶了,我們用怒吼,取代擲人燒酒瓶,直...
丟燒酒瓶是過往的抗議方式了,這次我們不丟燒酒瓶了,我們用怒吼,取代擲人燒酒瓶,直指人心。 圖/路透社

專題 再見朴槿惠!(點圖前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