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灣的資產是「周子瑜們」,請防杜「黃安病」瘟疫

圖/取自周子瑜臉書
圖/取自周子瑜臉書

當某人在臉書上說: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他會被台灣網民罵翻嗎?

在大選前一天,周子瑜因為一張拿中華民國國旗的照片,被黃安舉報為「台獨份子」,因而受中國安徽衛視封殺打壓,周子瑜被迫道歉。這樣的情節,像極了去年五月坎城影展中,《聶隱娘》主角舒淇原來被標為中國人,後來改為台灣人,舒淇因而在中國受到網民圍剿謾罵。

周子瑜不會是最後一個,事實上,「周子瑜」可能愈來愈多。

▎兩百萬人,都可能是周子瑜

全世界人口移動愈來愈密切頻繁,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兩岸之間。現在有數百萬台商和台生長期在大陸讀書、就業。經常因商務往來兩岸之間的人,也許也接近百萬。他們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高矮胖瘦不一,可能長得沒有周子瑜那樣亮麗,但是他們都和周子瑜一樣,辛苦地奔赴異鄉,謀一分生計,或是尋求展現才能的機會。

這些人,都可能某種情境下說:「我是中國人」。或者是因為中共的對台政策趨嚴,或者被商業情勢所逼,可能在行政流程中填某一分表格時的疏忽/無奈,也許是在大庭廣眾前被迫,他們可能為了東家/發展機會/自身安全,也有可能他們自身也並不反對,所以他們表達「我是中國人」。

有時候,當眾逼迫別人選邊表態的,甚至是台灣自己人。

想像自己是這些「周子瑜們」,最可悲的地方,可能還不是在中國被勒索逼迫。最傷心的地方,可能是家鄉的許許多多「黃安第二」,站在台灣這邊,卻做和黃安一模一樣的事:手拿忠誠度的量尺,高聲宣判某些人是背叛者,噴濺唾沫和拋擲謾罵。那種感覺可能類似在某些地區,受到性侵的婦女受盡苦楚之後,卻還被家人排斥、責難,甚至殺害。

在周子瑜受到黃安和安徽衛視打壓的時候,台灣做對了:站在周子瑜這邊,無論她說了什麼,無論她有心無心,我們理解她,支持她,她是我們的一份子,我們理解她無法明說的苦楚。

未來,當我們面對各種背景、歲數、外貌的「周子瑜們」,我們可以一樣地支持他們嗎?我們可以一樣充滿同理地對他們張開雙臂?或者,面對那些「看起來沒那麼無辜可愛」的「周子瑜們」,我們會「黃安病」發作,指著他們友善中國的言論,責難他們的國家認同不夠堅定、不夠忠貞?

▎「黃安病」症狀:你沒資格待在這,請滾回去

不只在中國有許多「周子瑜們」,在台灣也有許多「周子瑜們」。這些「周子瑜們」本身因為各種原因來到台灣,或者父母來到台灣,在台灣出身並長大。他們可能外貌膚色多多少少和我們不同,也許口音有點和我們不同。在台灣這個講究齊一性的環境下,些許的特異有時很明顯。

這些來自中國、東南亞、世界各地的「周子瑜們」,或者「周子瑜們」所生的孩子們,在他們內心深處,也許喜歡台灣的某些地方,也許對某些地方也有不滿。除了台灣之外,他們內心深處也有另一個家鄉,也有感情,對「周子瑜們」來說,那個家鄉也有美好的那一面,也有不美好的那一面。

在「周子瑜們」的心裡,自己可能也是台灣人,也是越南人;也是台灣人,也是英國人;也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我們會怎樣看待他們?舉個例子,如果有人誠實地說,他們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或者他們是中國裔台灣人,台灣裔中國人,我們會不會張開雙臂擁抱他們在台灣學習、賺錢、工作、生活?

隨著世界一體化,「周子瑜們」的身世只會愈來愈複雜。有些人的父母代不在台灣出生成長,但他們本身在台灣出身成長,他們屬於台灣嗎?如果他們在中國出生,在台灣、印尼、美國讀書,回台灣工作……台灣歡迎他們成為一份子嗎?

「周子瑜們」內心有一部分屬於台灣,但是他們的內心也有一部分屬於韓國、屬於中國,或其他國家。有些周子瑜們,因為父母、因為自己成長經歷,甚至對五六個國家有感情。在台灣的朋友圈之中,他們有時候會談到別的國家也很好,可能會覺得大吼「歹丸難八萬」很無腦,有些時候看到台灣的時事,會以他的其他家鄉來做比較,當有人對他們的「其他家鄉」偏見誤解時,他們可能會發言辯護……這時候,會不會有人「黃安病」發作,謾罵周子瑜們「不夠愛台灣」,要求他們「滾回去?」

其實,「黃安病」離我們不那麼遙遠。當我們缺乏存在感、需要被認同的群體感、競奪商業利益、對自己的群體有自卑感的時候,其實就特別容易發作。同樣的病毒,在兩岸在全世界各地都感染了不少人。症狀就是會說出:「你不夠愛台灣/中國/美國/英國……你沒資格待在這,請滾回去。」

▎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可以嗎?

一個在加拿大讀書及工作過的朋友告訴我,加拿大自知是個移民國家,並且把移民視為優勢而非缺陷。大量移民都自稱自己是「是XX人也是加拿大人」,移民二代自稱「XX裔加拿大人」,雙重、三重的的複合認同也並不奇怪。

加拿大的企業,知道移民帶來的文化/語文多元性是跨族群商業機會的資產,所以他們特別愛僱用會多語言的人,通常也是來自各地的移民族裔。在加拿大的公司,會和各種不同族裔的人一起過節(如泰國潑水節、中國新年),讓來自世界各地的節慶豐富他們的文化。

如果台灣確知自己是個移民國家,如果確知我們要發展全世界的商業網絡,我們就要有心理準備,將有更多台灣人會到世界各地當「周子瑜們」。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這些周子瑜們到了世界各地,一定不會再只是單單純純的台灣人,他們有時需要聲稱,或是心裡也慢慢這麼認為,例如:他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或他們是台裔中國人。無論他們怎麼說,只要他們心中留著台灣的眷戀,他們都會是台灣人在世界各地的鬥士與代表。

如果台灣確知自己是個移民國家,如果確知我們要發展全世界的商業網絡,我們就要有心理準備,我們要歡迎世界各地的人來台灣當「周子瑜們」。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這些世界各地來台灣的周子瑜們,即使數十年過去,仍不會是單單純純的台灣人。他們還會堅持,或是心裡暗暗認為,例如,他們中國人也是台灣人,或他們是台裔中國人。無論如何,只要他們相信台灣他們的家,他們珍視的地方,他們就會是台灣的資產與基礎。

▎何不歡迎「複合台灣人?」

台灣不必在意,甚至應該歡迎大量的「複合台灣人」。當我們認知台灣人成功不必在台灣,所有在世界各地成功的人,遲早會幫助台灣更成功。當我們認知,在台灣成功的人不必生在台灣,台灣能吸納世界各地的成功,成為一個孕育、綻放成功的地方。

對台灣的全球化、發展世界商業傷害最大的,就是國內外許多的「黃安第二」控訴他們不夠愛台灣/中國/美國……要他們在台灣和另一個國家之間做單一取捨。我們如果無法阻止在國外的「黃安病」,我們也許可以減少在台灣出現「黃安病」,至少提防自己患上「黃安病」,以愛台灣為名,驅趕和傷害在海內外的「周子瑜們」。

在周子瑜事件時,總統候/當選人蔡英文說:「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認同感到自責。也沒有人應該強迫別人為自己的認同道歉」。未來,若有人說,他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可以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