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東大資優生的挑戰:宮台康平文武兩道的職棒路

畢業自東京大學的宮台康平,是日本職棒史上第六位東大職棒選手。 圖/作者自攝
畢業自東京大學的宮台康平,是日本職棒史上第六位東大職棒選手。 圖/作者自攝

甫過舊曆新年的台灣社會,正在迎接新春。而與此同時,日本職棒的春訓如火如荼地展開中。對日職來說,2月1日才是他們的正月初一,從這天起,就要馬不停蹄進行春訓。

日本火腿隊則在延攬台灣職棒巨星王柏融入團後,注目度更勝以往,火腿球團今年將全隊拉拔到美國亞利桑那州進行第一階段春訓,王柏融在春訓的打擊表現也大受關注,面對投手宮台康平選到一次四壞球保送。回到日本後,宮台康平於2月16日再度登板兩局無失分,王柏融則敲出春訓首轟,兩人持續躍升中。

來自頂尖學府的ACE

宮台康平何許人也?筆者過去在〈日本「文武兩道」的野球人生〉文中提到,他是畢業自日本第一學府東京大學的資優生。2017年的選秀會上,以第七指名加盟火腿隊,展開他不同於東大畢業學生的野球道。

東京大學不用說,不只是日本一流,也是世界一流的學校,在2019年的世界大學排名評比中位居42名,出了11位優秀諾貝爾獎得主與無數政治家、企業人才。不過翻開棒球史,至今以東大畢業生身份進入職棒的只有6人(包含宮台),頭腦第一的人才,未必通用在這個殘酷的職棒舞台。

加入火腿隊一年,宮台在2018年只在一軍登板一場,就是寶貴的先發,主投4.2局,面對24名打者,被敲出4支安打失2分。這樣的表現卻是東大投手睽違51年的壯舉——畢竟已有半個世紀以上,沒有東大出身的投手上過日職一軍。

2019年春訓,宮台康平被列入一軍,隨隊前往美國進行移地訓練,還用英文在球場自我介紹,隨著宮台的狀況愈來愈穩定,季賽開幕被列入一軍也是指日可待。而去年秋訓時,筆者就造訪了位於沖繩縣最北端國頭村的球場,對這位文武兩道的棒球人進行一對一訪談。

在沖繩北部國頭球場,宮台一人做著自主訓練。 圖/作者自攝
在沖繩北部國頭球場,宮台一人做著自主訓練。 圖/作者自攝

從最後指名持續奮起

當時在秋訓的烈陽下,國頭球場海濱吹著涼風,宮台在附屬球場內不斷地做自主訓練。跟一旁「超級新人」清宮幸太郎相比,宮台受到的矚目也是不遑多讓;其實從大學時代開始,宮台受到媒體的注目就相當可觀。

2014年進入東大唸書的他,在2016年對戰早稻田時,投出單場13次三振,刷新1946年來東大投手山崎諭的紀錄。隨後當年被選入大學生代表,更是自1983年來再有東大生被選入國家隊,並在第三戰對戰美國飆出150公里的快速球,讓媒體無一不用「職棒第一指名候補」來稱讚他。

不過就如前面所言,宮台最後是被第七指名加入火腿隊,這位大學王牌與資優生,在職棒界卻從相對後面的評價起步,宮台對此表示:「我是最後一刻進入職棒的,反而有一種從最後起步,我的實力更要被大家認同的感覺。當然會有點不甘心,但是換個想法,能夠進入職業的世界,我是很感激的。」

「知道自己不是第一指名的料,差不多就是五、六、七點順位遊走。第五、第六後,我其實是有點不安,覺得沒希望了,最後感謝火腿隊的指名。」他補充說。

又是什麼讓他興起打職棒的念頭呢?「被選入大學國家隊,還擔任先發。當時受到柳(裕也,現中日)、佐佐木(千隼,現羅德)等隊友刺激,讓我想跟他們一起奮戰。」宮台認為,這是他想進入職棒最大的原因。

在牛棚內練投的宮台康平,持續調整自己步調。 圖/作者自攝
在牛棚內練投的宮台康平,持續調整自己步調。 圖/作者自攝

文武兩道的自然兩立

在進入職棒前,就讀東大法律的他,曾經一度想報考律師或司法官,甚至父親也鼓勵他「律師、司法官跟職棒都試試」。不過宮台最後選擇了職棒,父母親也跟他說:「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就好。」宮台對父母的體諒滿是感激。我跟宮台說,在台灣社會,普遍來說,成績好的學生如果棒球也打得好,父母還是會希望他去當律師、醫生。由此看來宮台父母相當明理、並且也願意尊重孩子的選擇。

談到打棒球的初衷,宮台笑說其實是因為爸爸喜歡打棒球,小學就把他送到當地軟式棒球隊訓練。不過小時候,宮台都把棒球當作不計輸贏的娛樂。高中時宮台進入當地升學高中湘南高校,那是間升上一流大學的著名公立高中。他回憶:「高中學校也不是進得去甲子園的名校1,所以我一半唸書、一半打球。不過真要說,還是唸書多些,我唸書是還蠻擅長的,國語、社會科,特別是歷史覺得很有趣;台灣的歷史唸起來一定也很有趣。」

求學與棒球的路上,宮台都是自由發展,「父母並未反對我打棒球,加上我爸爸本就喜歡棒球,所以我打棒球時他也不會不高興。同時,他也不會盯著要我唸書,所以我對唸書一向也不排斥,於是我從小就是打球跟唸書兩條路並行,很自然地『唸書、棒球、唸書、棒球』這樣交替著。唸書就在學校跟家裡,想玩的話就去打棒球,當時沒想到哪邊要特別努力,就是很自然,也沒什麼壓力。」進入東大4年,宮台大學成績6勝13敗,創下123次三振,讓各校對上東大,一看見宮台先發,都不免壓力湧上。

體驗職棒世界的現實

進入職棒第一年,宮台幾乎都在二軍調整。2019年,宮台說目標很單純,就是登上一軍成為真正戰力。上一次在一軍拿下勝投的東大投手,已是1967年的井手峻。宮台說:「好好在一軍投出成績,不只是輪值、中繼,只要是我被交付的,都要好好達成。」當被問到自己適合什麼位置時,宮台說任何位置都會想嘗試看看。筆者向宮台說,他的冷靜與精神層面,擔任後援會蠻不錯的,宮台則笑回,後援其實更靠(捕手)信賴跟勝負力。

宮台以往比賽時,冷靜的眼神與撲克臉般的表情也是觀賽重點,他認為,任何優秀的投手都是好捕手的正確引導。我跟他提到東大前隊友喜入友浩(現TBS播報員),宮台贊同地附和:「我以前當學弟時,他的溝通技巧就非常好,每個打者都會仔細地跟我確認戰略,事前還會一對一開會討論,很實在地一個配球前輩。我真的很感謝他,我的冷靜其實是他給我的。當下心態就是『交給喜入配就穩了!』」

職棒賽場上,投手是很注重精神力的,如果想東想西,就會被打者牽著走,他大學時期能有好表現,正是與捕手信賴無間的結果。進入火腿後,球團注重自主性的一面更讓宮台有所感觸:「球團會先激發你的優點,讓選手變得容易訓練,我們選手都偏年輕,所以只要好好努力,都能實現目標,這是我覺得很棒的地方。」

不過在進入職棒後,就是個實力拚勝負的環境。「你第一次感受到職棒是如此殘酷的時刻是何時?」筆者問道。「殘酷嗎?就是首次看到隊友的戰力外通告吧。昨天一起打球的同僚,突然要求他脫下球衣的那刻,我真的覺得很殘酷,可能未來也會有我也說不定。但這也是沒辦法的,有新人來就會有舊人出,只能在這天來臨前,讓自己去投出好成績。」宮台說。

從小唸書跟打球都是自然兩方進行,宮台康平感謝父母的寬容。 圖/作者自攝
從小唸書跟打球都是自然兩方進行,宮台康平感謝父母的寬容。 圖/作者自攝

讓體育變成國家的DNA

以一介「東大生」之姿挑戰日本棒球最高殿堂,外界紛紛投以注目眼光,隨之而來的壓力無可避免地如影隨形,宮台則說,能代表東大挑戰職棒,對他來說就很高興了。回答得如此泰然,也看出宮台抗壓的底力十足。

即便如此,「文武兩道」在現今亞洲職業運動中依然罕見,瀰漫升學至上與文憑主義的台灣社會,筆者不免詢問宮台能否給予台灣熱愛棒球的資優生一些建議。

宮台認為,體育對日本人而言是一種DNA,因此讓體育成為國家的DNA是很重要的,這正是日本與台灣不同的地方。他也強調,「棒球在日本大受歡迎,如果你又在這項運動中拿出好表現,人們對你的尊敬會更高一層。」

他坦言換個層面,日本職棒是以超高壓力在工作,「在台灣的話,如果棒球是小眾菁英運動,未來出路一定有限。要有什麼答案都是很困難,但是環境真的很重要,與其說日台環境不同,不如說勉強去做什麼事,都是不對的。像我的話,讀書也好、棒球也好,都是發自內心喜歡的,喜歡的話就會自然去做。努力在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上是很辛苦的。當然唸書或是打球也有辛苦的地方,但也因此會期許自己有成功的體驗,一旦有一次小小的成功,就會讓我想一直努力下去。」

去年春天歷經肩膀舊傷,不斷調整,一直到8月登上一軍,宮台表示,每天都有比賽,但每天的情緒都要重新開始「一直保持戰鬥的心情是很重要的」,在比賽時,他也會觀察所有比賽選手,吸收學習,期盼自己能夠早登上一軍,拿下睽違已久的「東大第一勝」。回想2017年進入新人宿舍時,宮台還帶了本口袋版小六法進去,宮台笑說現在當然沒再看了:「比賽一定最重要,文武兩道當然很酷,但現在要專注在自己的選擇上。」

東大的戰友畢業後,紛紛到各大商社、銀行、證券業去就職,有的也考上公務員,但都沒有忘記跟宮台聯絡。他說,「我還是常常收到他們的Line喔,登上一軍時還有人傳『今天去球場看你喔』」、「加油啊你這傢伙之類的」。在2019年的春訓練習,宮台調整也漸入軌道,期待這一年的他也能在龍爭虎鬥的職棒圈中,拚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文武兩道野球路。

(本篇內容為2018年11月採訪)

對於2019年的目標,宮台康平想在一軍穩定出賽,拿下自己生涯首勝。 圖/作者自攝
對於2019年的目標,宮台康平想在一軍穩定出賽,拿下自己生涯首勝。 圖/作者自攝

  • 湘南高校1949曾拿過夏季甲子園冠軍,歷史上春甲出賽過兩次。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