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再寫韓國】酒色文化系譜學(六)——物化‧異域‧梨泰院

我將桌前的啤酒一乾而盡,接著用眼神與翹起的右食指向圭雅暗示再來一瓶。當啤酒放到我桌前,坐在身旁的酒吧老闆娘說,「我們一起來喝『炸彈酒』好囉」,說完就叫圭雅再拿兩個杯子以及冰桶來,隨即她熟練地混著啤酒跟洋酒比例,幫我們三人各自做出三杯炸彈酒。

看來老闆娘真的有點醉了,自己賣起酒的人,反而調起酒來請客人喝。

有趣的是,韓國人除了用洋酒或燒酒混啤酒,調配出「燒啤」(소맥)喝法之外,最近在當地也興起燒酒加沙士的喝法,而這些混酒被韓國人除了用炸彈酒(폭탄주)一詞來形容之外,也採用中華料理內的一道料理「雜拌麵」(짬뽕,指裡面有肉片、魷魚、蝦子、蛤礪等許許多多食材混成的湯麵)一語來比喻。1

「來,乾杯!」老闆娘豪爽的高舉酒杯,我們拿著她精心調製好的炸彈酒一飲而盡。

不愧是老手,入口的酒雖帶有點火熱刺喉感,但在燒灼刺喉感以外還帶有點快感。

「好喝!」我稱讚著老闆娘的手藝。

只見老闆娘笑笑的說,「當然,大姐二十年前金盤洗手之後,經營這間酒吧也快十七、八年了,在其它酒吧內可是喝不到這種調酒的」,她又拿起我們的空杯,繼續調起她拿手的炸彈酒。

「歐巴,我播音樂給你聽吧」,圭雅看到老闆娘這麼開心,就轉開放在收銀機旁的CD音響,試圖沸騰著店內的氣氛。這時,懸掛在店內天花板上的音響傳出陣陣的樂音。

或許,我與其它來到「無名」酒吧的客人相較之下屬於年輕的一代,圭雅特地選了比較符合年輕人喜好的搖滾歌曲,隨著重低音共鳴著地下室的空間,從模模糊糊尚無法分辨的前奏逐漸清晰起來,我在心中跟著節拍輕敲著吧台桌,這首歌是2014年7月28日泫雅(현아)所發行的《紅色》(빨개요)單曲,之所以令我印象深刻的原因是,韓國友人賀潤(하윤)曾跟我說過,這首歌應該是描寫韓國女性最「下流」(저질)、最「物化」的代表歌曲了。

《紅色》歌詞一開始便唱出:

把我的紅色唇膏塗得再紅一點吧!(레드 립스틱 좀 더 빨갛게)

到歌曲中段,提到女性對於夜晚的想像:

每個夜晚我腦海,就像個火辣的拉麵般,先進來吧,如果喜歡我喜歡的話。(밤마다 내가 생각나 Like 매콤한 라면 먼저 들어와 봐 내가 좋다면)

歌曲內有著(吸吮)「拉麵」及「先進來吧」等,充滿性挑逗歌詞,但泫雅告訴我們,不!還有更火辣的:

猴子的屁股是紅色的~What~火紅的泫雅,泫雅~yeah(원숭이 엉덩이는 빨개 What 빨간 건 현아 현아는 Yeah)

如果看過這首歌的MV,應該都會對泫雅以圓嫩屁股面向鏡頭,做出半蹲騎馬動作,再騎在一根香蕉上的畫面印象深刻吧!認真一想,猴子的屁股是紅色的,會跟火紅的泫雅連結在一起,只有一個畫面,那就是在性交時,女性屁股遭到拍打所呈現出的顏色,我的韓國女性友人把這首歌曲評為描寫女性最物化的原因,也在於定版的yeah呼喊呻吟聲的歌詞,原先是設計成「好爽啊」(맛있다)一詞,因此,原初版本最後結束的歌詞應為:「猴子的屁股是紅色的~What,火紅的泫雅,泫雅~好爽啊」。

上一個世紀,許多文化觀察家在描寫各國文化特色時總愛說:「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住在美國人的豪宅,開著英國的福特萊斯大車,家內有個中國廚師讓我大享口福,而娶一個聽話賢慧的日本妻子。」

但來到我的筆下,寧可再加上一句:「在外,就找個風情十足的韓國女友吧。」

 


 

「可是,大姐啊,妳剛剛怎麼會說外國人多跑梨泰院,或者是清涼里呢?」這次換我開頭,繼續著話題。

「梨泰院?清涼里?呵呵,看來你對韓國真的懂不少?」老闆娘調好了兩杯酒,遞給了我以及圭雅說道,「永登浦其實是韓國當地尋歡客的地盤,不是說這裡沒有外國人,但是相較於梨泰院或清涼里算是少的,像你們這些外國人,萬一來到韓國想做壞事,首先就是直奔梨泰院吧?特別是西方人士。」

梨泰院(이태원),2位於韓國首爾市內,號稱有著「異國風味」的全球村,位置靠近美軍基地—龍山(용산)附近,只要搭乘首爾地鐵,在梨泰院的前幾站,就可以看到搭乘的旅客,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有著黑皮膚、白皮膚、金髮、光頭等異於黃皮膚、黑頭髮的韓國人臉孔的各國人士上車。

梨泰院對於韓國人而言,總是一個「異域」的場域。

在韓國人眼中,白天的梨泰院地區內的餐廳以「異國料理」聞名,在這裡你可以吃到泰國酸辣料理、美國大漢堡、英國下午茶等,除此之外,在此販售的商品也是針對消費力高的國外(西方)旅客,例如皮革大衣、精品包包,換句話說,梨泰院絕對是一個異於韓國的場域,同時,在這也可以看到滿街的外國旅客,在街道旁的小攤及店家內,挑選著如韓國湯匙、筷子,韓國人形小玩偶,以及印有太極旗圖案的韓國T恤等紀念品。

梨泰院對於韓國人而言,總是一個「異域」的場域。

晚上九點過後的梨泰院,本地韓國人的身影就會慢慢減少,除了1997年4月3日,在梨泰院街道上某間知名連鎖漢堡店廁所內,曾發生驚動韓國社會的大學生趙重畢(音譯,조중필)兇殺案,3迄今仍未破案為當地留下治安危害的陰影之外,同樣地,韓國人也知道,當夜幕升起,街道酒吧紛紛開業時,迎接著不是「韓國人」的夜晚,而是「外國人」的夜晚。

「梨泰院啊,到了晚上那邊壞女生特別多,你可要小心喔」,老闆娘說,「正常的韓國女生,晚上十一、十二點,不會想前去那,除非她是有特殊的目的」。

我想,老闆娘指的應該是打臨時工的小姐吧?有趣的是,萬一跟永登浦全身上下動過整容手術,好符合韓國「間差社會」外表至上的小姐比較起來,夜晚來到梨泰院的小姐(指的是打臨時工、非專職從事性行業者,即「流鶯」),她們的臉孔是比較「韓式」的,單眼皮、大臉,因為她們面對的是西方人士,越韓國式的「文化圖騰」,越東方的「古典」臉孔,越能得到西方人士的青睞。

而在靠近梨泰院的龍山區附近,有著美韓聯軍司令部的總部,為數不少的軍人在放假時,總是會來到梨泰院休閒娛樂,在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因素之下,梨泰院幾條位於山坡上的小街道逐漸形成對外國尋歡客開放的「妓女山」(Hooker Hill)。

在白天,妓女山街道兩旁的酒吧及屋房永遠是大門深鎖,店家的看板上,不是寫著「訓民正音」(훈민정음)的韓文字,反而改以英文寫著Bar, House, Paradise等字樣,讓人彷彿置身異國,一台台分離式冷氣的機廂櫛比鱗次的往街道的遠方延伸而去,就可以知道當夜晚的月亮升起,室內呻吟聲響起時,整條街上熱氣奔騰,對來到這裡的尋歡客更是「火上加熱」,大家都得趕緊找個溫柔鄉進去吹冷氣,浸淫在小姐的靈與肉間一解熱感。

而韓國人也知道,妓女山是「專門」接待外國遊客的,但因雙方都「語言不通」,性交易價錢也沒個統一價格,但在情色場域內,這可成了「助力」,除非小姐是遇到「韓國通」的外國人,不然就任由小姐哄抬「肉」價,韓國當地人大多不會跑來這邊玩。

物化的說,妓女山的小姐長年在「大尺寸」的西方異域討生活,所造成的「職業傷害」也讓韓國尋歡客,避之唯恐不及。

梨泰院對於韓國人而言,不論是白天異國餐廳風情,或者是夜晚聲色場所,總是一個「異域」的場域。

 


 

「這種地方,你們年輕人可碰不得,那就像無底洞一般,去了第一次,就會想要去第二次,誘惑可不少,因為那邊可以玩的太多、太多了。」老闆娘晃晃手上的酒杯,在泫雅魅惑的歌曲與撩搔的yeah聲音中,意味深遠的對我露齒一笑,她說,「除了這裡之外,還有清涼里,那裡可是國內外尋歡客通吃的地方喔」。(待續)

點圖看更多「韓國酒色文化專題」

 

[1].

有關韓國飲食的特徵,請參閱筆者之前於本專欄撰文:〈別只問韓國料理辣不辣,也要看他如何攪拌〉

[2].

而說來有趣,其實「梨泰院」漢字地名是有歧異的,因為「梨泰院」地名的,本是為「異胎院」的漢字,剛好寫成韓文也是「이태원」,會有這樣的地名,歷史來源於1592年到1598年的「壬辰倭亂」期間,入侵的日本人在此大規模強姦僧院理的尼姑,而受孕的尼姑把她們的孩子帶到此處扶養,於是這個地區便被稱為「異胎院」,因為生出來的孩子不是純朝鮮半島的「種」,是「異胎」。請參閱筆者《韓國人入門》(五南出版社)一書。

[3].

此事件,被韓國當地被稱為「梨泰院殺人事件」(이태원 살인사건),而被列為嫌疑犯的兩位外國人士,因為互相指控對方為兇手,但是因為雙方所提出的證據不足,紛紛都被釋放,甚至此一殺人事件也在2009年,以《梨泰院殺人事件》為名拍成電影。兇手2011年於美國落網,但迄今尚未被引渡回韓(編按:讀者提供資訊指出,在本文發表的當天,嫌犯亞瑟•帕特森已遭遣返回韓,鳴人堂在此更新訊息,也特此感謝)。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