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影評

《幸福定格》:一部辯證幸福無法定格的紀錄片

《幸福定格》:一部辯證幸福無法定格的紀錄片

沈可尚在《幸福定格》上投注了長達七年的氣力,最早是基於對婚紗照的好奇,想從一張張的婚紗照,去看拍照夫婦之間的權力關係。不過就如今成品來看,電影的格局非常大,所要探討的內容也已經超越了婚禮、婚紗照本身,直搗婚姻和兩性關係的核心。

鄭秉泓
拒絕回憶、顛覆傳統的奇女子——評《WESTWOOD:龐克時尚教母》

拒絕回憶、顛覆傳統的奇女子——評《WESTWOOD:龐克時尚教母》

薇薇安・魏斯伍德在紀錄片《WESTWOOD:龐克時尚教母》開場聲明:「過去的事沒什麼好談的,但是既然已答應了妳的採訪,那麼還是讓我們趕緊把這件事情給解決吧!」歲月的冷暖並沒有讓這名龐克時尚教母多愁善感,反倒越老越有魅力,語不驚人死不休。

李志銘
《殺了七個人之前》:你關心殺人後怎麼判?還是殺人前發生什麼事?

《殺了七個人之前》:你關心殺人後怎麼判?還是殺人前發生什麼事?

《殺了七個人之前》改編自南非的真實案例。1987年,一名19歲的白人少年被控槍殺了7名黑人球員,依法有極大的可能會被判處死刑。義務辯護律師接下辯護工作後,希望能從沉默的少年身上找到犯案的原因,避免死刑判決。

《殺人回憶》:通往冤案地獄的路,是由「正義」鋪成的?

《殺人回憶》:通往冤案地獄的路,是由「正義」鋪成的?

《殺人回憶》是韓國導演奉俊昊2003年的作品。如果以警匪片或推理片的角度去看這部作品,到了片尾一定會感到失望,但如果透過別的角度看這部片,也許可以得到一點收獲。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司法日常的奇異展演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司法日常的奇異展演

《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毋寧是一場司法日常的奇異展演:即使在值得寫成劇本、拍成電影的特殊案件中,訴訟制度先天上就存在的、惱人的性質,仍會如影隨形,在慷慨激昂、感動落淚、義憤填膺的法庭時刻,時不時出來搗亂。

孫健智
非關城市,無涉幸福——評何蔚庭《幸福城市》

非關城市,無涉幸福——評何蔚庭《幸福城市》

馬來西亞出身的導演何蔚庭在處女作長片《台北星期天》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肯定後,直至八年後推出的新作《幸福城市》。本片在台灣上映前已在加拿大多倫多影展亮相,並拿下影展的「站台」單元大獎,也入圍今年的金馬獎四項大獎。

Alfredo
活著就要不斷與藝術創作搏鬥——論紀錄片《草間∞彌生》

活著就要不斷與藝術創作搏鬥——論紀錄片《草間∞彌生》

身為當今國際藝術市場上最當紅的創作明星,年近九旬的草間彌生仍然多產,直教人難以置信。美國當代知名女性導演希瑟.冷次(Heather Lenz)執導的《草間∞彌生》著墨較多的,主要集中於戰後六、七〇年代草間彌生在紐約生活16年間的跌宕起伏。

李志銘
《禁身接觸》:今年最挑釁的電影之一

《禁身接觸》:今年最挑釁的電影之一

這部充斥大量人體裸露與性愛畫面卻不帶情色意味的《禁身接觸》,是羅馬尼亞導演潘提琳的第一部長片。柏林影展的場刊只給它1.5分,是所有競賽片中倒數第三名,但最後受柏林影展主競賽評審團肯定,奪得最高榮譽的金熊獎。

鄭秉泓
從《世上最美麗的離別》與《最後的禮物》看見韓國不同形式的「家」

從《世上最美麗的離別》與《最後的禮物》看見韓國不同形式的「家」

韓國電影與電視連續劇裡,「家」一向是重要的主題,「母親」也幾乎是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很少有電影像《最後的禮物》與《世上最美麗的離別》這二部電影一樣,讓我們看見當代韓國家庭的各種面貌,思考「家」的真正核心。

何撒娜
郭光宇/《延禧攻略》集體嘉年華:宮鬥爽劇的三個重點

郭光宇/《延禧攻略》集體嘉年華:宮鬥爽劇的三個重點

《延禧攻略》這戲好在哪裡?延粉大概都會提到三個重點:選角、劇速、服化道。除了劇速明快,也因為女主的人設大反傳統,看似口無遮攔,其實步步算計,又能全身而退。此外,「服化道」這個複合式概念忽然潮了起來,美術設計一躍而成顯學。

Openbook閱讀誌
以動物為鏡:《馬達加斯加》系列電影裡的「現代方舟」形象

以動物為鏡:《馬達加斯加》系列電影裡的「現代方舟」形象

2018年8月肯亞發生了河馬攻擊遊客的事件,造成一死一傷。河馬雖是草食性,但發動攻擊時造成的殺傷力極強。那人們對河馬溫和憨厚的想像是從哪來的呢?以河馬為要角的《馬達加斯加》或者可以作為探討的起點,讓我們檢視動畫中的動物形象出了甚麼問題。

鳴人選書
《我的嗝嗝老師》:寶萊塢又一省思教育的催淚好片

《我的嗝嗝老師》:寶萊塢又一省思教育的催淚好片

《我的嗝嗝老師》有著典型寶萊塢電影的特色,故事通俗易懂,角色塑造立體,節奏明快流暢,最重要的是,這部電影如同《三個傻瓜》和《心中的小星星》那般,懷著滿滿的良善和誠意去反映並回應社會。

鄭秉泓
一個故事,兩種敘事:《小森食光》與《小森林》的日韓文化差異

一個故事,兩種敘事:《小森食光》與《小森林》的日韓文化差異

從韓版《小森林》與日版《小森食光》,可看出說故事的人有甚麼差異,及不同版本背後的社會與文化脈絡,進一步去思考甚麼是人類的共同處境,甚麼又會因著文化脈絡與社會情境的不同,而有所差異。

何撒娜
「坐立難安」的《粽邪》:斷裂的敘事,生不了的同情

「坐立難安」的《粽邪》:斷裂的敘事,生不了的同情

《粽邪》開場是好的,一個在大喜之日上吊的新娘,本身便是一個謎團,沿著那一條繩索出發,更可以製造出許多懸疑氣氛,然而卻因為太執著於訴說一個「霸凌」的「校園故事」,反而削弱了那一條「繩子」所能夠串起的故事內涵與生命的重量。

陳夏民
面對死亡,學習告別——評電影《生生》

面對死亡,學習告別——評電影《生生》

今年八月的最後一天悄悄上映的台灣電影《生生》(安邦導演),因為都以主角為片名,容易造成觀眾困惑。有心找劇情簡介來研究,又可能誤解這只是大銀幕版「人生劇展」錯過無妨,渾然不知自己將要錯過的是一部很棒的電影。

鄭秉泓
TOP